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想過零廢棄生活,可是自備容器好麻煩?「好盒器」打造容器租借服務,讓環保不再是件麻煩事

好盒器」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好盒器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與挑戰。

文:郭潔鈴

 

人們於炎炎夏日出遊時,來杯沁涼的飲料是人生一大樂事,可是旅遊時不方便自備環保容器,又盼望能避免製造一次性垃圾,面對此種兩難的抉擇,有沒有更便利的選項?

被譽為「容器界 YouBike」的「好盒器」團隊,推出「甲地借,乙地還」的容器租借服務,為使用者一口氣解決環保容器攜帶不便、清洗不便的困難之處,使人們用更方便的方式,達成零廢棄生活。

不帶環保容器的 3 大痛點:沒有意識、不方便洗、不方便帶

好盒器的兩位創辦人宋宜臻、李翊禾,皆為工業設計背景出身,大學畢業後,兩人不約而同地進入 3C 產業,卻目睹了令人痛心的產品製造流程。

「我在 3C 產業第一線,目睹了資源變成產品,交給消費者使用後,卻不到一兩年就變成垃圾的整個流程,」宋宜臻表示,「流程中不只天然資源被耗損,更讓我難過的是,人力資源也同樣被耗損。我看著同事沒日沒夜加班,創造出筆記型電腦、手機等產品,但是產品到了使用者手上,用了一兩年就被淘汰。」(同場加映:全球電子廢棄物的反思——荷蘭設計團隊回收廢電器,打造前衛的循環辦公傢俱

由於在 3C 產業的經驗,使兩人深深盼望將資源更有效循環利用,於是她們開始觀察生活中有哪些常見的資源浪費問題。她們發現,人們習於使用免洗餐具,但是在方便的背後,卻製造了大量垃圾。

欲解決一次性垃圾問題,並非製造更多的環保容器如此簡單。兩人持續觀察後發現,一次性垃圾問題背後,始終藏著一個未能突破的盲點。「其實每個人家裡可能都有不只一個環保容器,我們發現大家不是缺環保容器,不使用它們才是核心問題。而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大家不用環保容器?這是我們想要一一破解的難關。」

宋宜臻將消費者不自備容器的行為,歸於 3 大原因:一為「沒有意識」:消費者過於習慣使用方便的免洗容器,未能意識到自己其實正在製造垃圾;二是「不方便洗」:願意嘗試使用環保餐具,卻因容器需帶回家清洗太麻煩最後放棄使用;三為「不方便帶」:平常有自備容器的習慣,卻因臨時忘記攜帶容器、或是容器體積太大放不進包包等理由,而沒將容器帶出門。

「我們想用一套服務解決這 3 個問題,」宋宜臻意念堅定地表示。因此,工業設計系畢業的兩人,不以設計環保容器為創業題目,而是將心力放在設計出便利的環保容器租借服務,解決消費者不願攜帶環保容器的痛點。

打造最有效率的容器租借模式:讓顧客走到哪還到哪

在此願景之下,「好盒器」於 2016 年底正式成立公司,並於 2017 年 1 月在美食林立的台南正興街區,首次推出「正興杯杯計畫」,採用「甲地借,乙地還」的容器租借模式,讓機動性高的遊客可以「走到哪,還到哪」。

因觀光人潮而造成垃圾過多的正興街區店家,與好盒器一拍即合,願意一同以垃圾減量為目標,實踐零廢棄的理想。「當時我們把它當成一場社會實驗,試看看這樣子的容器循環機制,大家會不會使用。」

而容器租借服務若要順利循環運作,包括兩大關鍵角色:店家與消費者。

在店家端,好盒器需擔任容器清洗站與店家之間的物流橋樑,確保容器有效率地在對的時間、有對的數量、被送到對的地點。

不過每家店的容器需求量皆不同,該如何管理?宋宜臻說明道,「我們會用後台管理系統,知道每家店需要的量有多少,清洗站人員洗完容器後,會依據店家需求裝進密封箱,送上運送車後,再由我們送到各個店家。我們一個禮拜會配送一次,但每天都會收回用過的杯子。」

除了物流之外,金流也是另一大難題。「正興杯杯計畫」的借還模式,經歷了三階段的轉變,第一階段採用押金,第二階段改用會員制,第三階段則是暱稱「良心制」。

宋宜臻坦言,一開始採用押金,是擔心無法承擔杯子遺失的風險,可是消費者將押金交給甲店家,卻於乙店家歸還杯子並拿回押金的流程,使好盒器後續盤點押金時,需花費極大的時間成本,因此使團隊開始思考租借模式的轉型。

「我們發現,不處理押金才會更有效率,因為金流是大家最在意的議題,所以不用押金,就能從根本解決管理上盤點金額的問題。沒有押金的話,我們收兩個杯子跟收 5 個杯子,其實沒什麼差,在運作上就會順暢很多。」

第二階段,好盒器推行會員制,消費者可用手機號碼上網登錄會員,店家用雲端紀錄會員編號和被取走的杯子 ID,既能追蹤杯子去向,又可省去收押金的步驟。

然而這樣的模式實行後,才發現並不適合於正興街落實。由於正興街區多為初次來訪的遊客,大部分遊客到櫃台才會知道好盒器的服務,若在大排長龍的情況下,顧客現場才加入會員,會帶給店家不小的壓力。

因此目前發展到第三階段,顧客不用押金、也不用登記會員,只需要依循自己的良心,用完容器後記得歸還即可。

而看似令人憂心的「良心制」借還模式,虧損金額其實並沒有想像中得多,宋宜臻語帶笑意地說,「有趣的是,不管是哪個階段,杯子遺失率都在 6% 左右。」出乎意料的結果,使好盒器更加相信未歸還杯子的消費者,並不一定是刻意帶走,而是遇到不便利的狀況才沒有歸還,因此不用押金制仍是可行的做法。

吸引使用者的殺手鐧:用玻璃杯讓乾淨「看得見」

在消費者端,好盒器不僅需確保物流順暢,使消費者想用容器時,皆有乾淨杯子可以用,更要先降低消費者對租借容器的疑慮,才能吸引消費者使用。

好盒器認為消費者心底最大的疑慮,是租借容器的衛生問題,對此好盒器除了定期做 SGS 食品安全檢驗,更決定先採用玻璃杯做為容器,讓容器的乾淨「看得見」。

「好盒器一開始在正興街推出服務時,就用了玻璃杯,我們想透過玻璃杯跟消費者溝通『乾淨』這件事,我們要告訴大家好盒器的容器是乾淨的,所以要讓大家看得到『乾淨』。」

而第一步提升消費者的使用意願後,如何讓容器「有處可還」,是好盒器需處理的另一個環節。為了讓提高還容器的便利性,好盒器積極拓點,短短一年間已跟 18 間店家配合,且範圍不僅限於正興街區,更橫跨鄰近的台南市中西區、東區等區域。

找到價值定位,盼提供和一次性容器一樣便利的服務

好盒器成立一年多以來,總計已減少 2 萬 2 千件一次性垃圾。然而儘管在減少一次性垃圾上取得佳績,在創業路途上,好盒器則經歷了一段漫長的商業模式摸索期。

回憶起去年申請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前夕,宋宜臻望著待填的申請表單,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當時還沒有收入,商業模式一直寫不出來。」宋宜臻苦笑道。

不過在同為台南社會企業、又是 iLab 學姊的 1982 法式冰淇淋創辦人吳書瑀的鼓勵下,宋宜臻鼓起勇氣完成育成計畫申請,不僅順利入選,更在與眾多導師跟同學的交流過程中,找出一條適合好盒器的營運之道。(同場加映:吃一口冰、配一個環境故事——台南老冰店第三代創業,讓冰淇淋化身「環境代言人」

「對我影響最大的是,一位導師幫我們找到我們的核心價值,原本我們認為自己提供的是租借服務,但後來她幫好盒器重新定位,她認為我們在做的,其實是服務流程的設計,設計讓大家更方便的服務流程。」

因此宋宜臻認為,在 iLab 最大的收穫,是能從老師、同學、社企流等各路人馬之間,獲得不同的觀點,進而找到好盒器自身的定位。「我們剛加入 iLab 時,只有粗略的商業模式,現在比較明確知道哪些路可以走。」

目前好盒器以在大型活動、市集擺攤,向主辦單位收取費用的方式,做為主要的獲利來源,然而街區的租借服務仍會並行,絕不放棄。

「因為好盒器的終極目標,是希望讓大家在日常生活中買東西時,根本不用意識到要選擇便利還是環保的兩難,我們希望讓你自然而然地在生活中落實環保。」

宋宜臻透露,好盒器的終極目標,是當消費者外帶食物時,店家直接用環保容器盛裝,讓消費者自然而然地接受環保容器,使用完畢後,可將容器放入就近的自動回收站回收。「舉例來說,如果你叫了用好盒器盛裝的便當,用完就可以投進自助回收桶,這樣就完成一次使用循環。」

為了達到終極目標,好盒器將於今年下半年開始建置自助回收站,預計擺在社區中、或辦公大樓的樓下。而長期來說,好盒器盼望將此套模式複製到台南各區,甚至擴及到 6 都。

「如何讓好盒器的服務,跟一次性容器的便利性競爭,是我們希望達到、也是正在努力的方向。我們希望可以很驕傲地說,好盒器可以跟一次性容器一樣便利。」宋宜臻眼神發光地說。

核稿編輯:李沂霖

延伸閱讀
>> 小琉球「無塑島」計畫:旅客自備環保用具,還給當地永續環境
>> 竹牙刷+食物袋幕後推手:當環保像刷牙吃飯一樣簡單,每天都是環保的「好日子」
>> 紙杯其實不環保——德國串聯上百間咖啡館,推出環保又便利的「押金外帶杯」制度

課本不只能裝知識!「美感細胞」改良教科書,讓孩子書包裡多了一座座美術館

2018.08.02
合作轉載

你相信自己的影響力嗎?由 3 名不到 30 歲的男孩發起的「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畫」,結合設計師、出版社與國教署各方人力的支持,撼動體制原本對美感教育的狹隘想像,未來教科書乘載的不再只是知識,更在每一個小孩心中,埋下美感的種子。

倡議家/文:游昊耘

108 課綱明年就要上路,拿到新課本時,你會發現有一個「具體有感」的改變:教科書變得不一樣!教科書變美了!

使用了 14 年的教科書的印製規格,終於在今年 5 月有了調整;認為教科書「填滿正確知識就好」的出版社,也正努力希望和不同設計師合作,做出有美感的教科書。

這小小的改變背後,有一段長長的故事,要從 2013 年、3 個不到 30 歲的男孩說起。

陳慕天、張柏韋與林宗諺是3個交通大學學生,讀著和設計、教育摸不著邊的科系,因為一次去歐洲的交換經驗,心中燃起了澆不息的火苗——改變台灣的美學教育,於 2013 年推動「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劃」,希望從改造教科書設計開始,推廣美學教育,今年初更出版《書包裡的美術館》一書。

「課本是最公平的教育素材,也是學生花最多時間的素材。只要花美術館百分之一的經費,就可以創造美術館一百倍、一千倍的瀏覽量。」陳慕天說。起源於簡單的想法,他們計算過,一個學生從國小到高中,至少要花 1 萬 2760 個小時與教科書相處。由於教科書不分城鄉貧富,學生時期人手一本,是最容易播下美感教育的種子的素材,「教科書再造計畫」就此誕生。

探索夠多元,才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美感

對「美感細胞」而言,每本教科書都是一座美術館,每個設計師都是策展人。他們要做得不單純只是把教科書變美,而是將「設計」融入教科書,真正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為了將資訊整理清楚,改造後的教科書皆考量到閱讀動線、行距排版、色彩運用到圖表使用,讓課本變得更有架構,也更易於閱讀。

陳慕天觀察到,台灣目前市面上教科書的問題是選項單一,當缺乏探索與比較,學生無法分辨好壞差異,不只缺乏對美的認知,也侷限了想像空間。「教科書就像紅酒,我們在做的不是定義哪個酒莊的酒是世界第一,而是喝過全世界的酒之後,你能選擇一個你所愛的。」他舉例了幾本「美感細胞」設計的教科書為例:國文課本封面的「國文」2 字的材質觸感較厚重、自然課本封面設計了刮刮樂讓學生探索、社會課本最後的找尋角色遊戲,這些變化都是培養觀察與美感的養分。

陳慕天及其夥伴決定從教科書的美感著手,從新竹大湖國小的五上國文課本開始,4 年後與多位設計師如方序中、王艾莉等合作改造國英數社自 5 大科目,今年甚至與新北市政府一同進行國中小生聯絡簿改造設計。

但是這 5 年的路途並非一路順遂。透過改造教科書,讓具美感的教科書潛移默化的進入教育現場,帶給「每一個」孩子美感教育。這樣的美好理念的實踐之路並不好走,陳慕天發現,「教科書印製規格」的框架,限制了教科書的改造。但是這個困難也成為了轉機,使得「美感細胞」團隊號召了各方領域投入,撼動體制原本對美感教育的狹隘想像。

從前期的資金不足,設計師馮宇與其他 11 位設計師無酬支持才得以產出的第一本課本,到後來第二次群眾募資金額遠遠超過預期 200 多萬,雖然過程中歷經阻撓,但也遇到許多貴人相助。關鍵的轉折是陳慕天 2015 年TEDxTaipei 的演講,不只提升計畫的知名度,也讓更多設計師、媒體業投入支持。「教科書再造計畫」更因為 TEDxTaipei 創辦人許毓仁成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因緣際會之下結識了文化教育委員會的立委吳思瑤、黃國書等人,最終吳思瑤帶著課本走入立法院,並承諾將推動鬆綁教科書審查,一同改變台灣教科書的未來。「美感細胞」的影響力正無聲聲息地擴大著,種種的教科書規範也真正開始鬆動。

體制像大象,動得很慢,但一步就跨很大

2015 年,主管教科書審核的國家教育研究院主動和「美感細胞」交換想法,2016 年因為許毓仁,「美感細胞」第一次真正走入體制內、接觸政治,2017 年國教院召開了有史以來第一次的美術編輯教科書會議,緊接著,2018 年 5 月已放寬字體限制,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署長邱乾國更允諾,2019 年 12 年國教的新課綱將放寬教科書封面材質限制,並調整教科書的計價方式。陳慕天難掩喜悅,嘴角帶著笑意地說:「體制就像一頭大象,雖然動得緩慢,但只要跨出一步就是一個很大的躍進。」

不只立法院,教科書出版社也看到他們的努力與理念。眼見 2019 年 12 年國教的新課綱即將上路,已有出版社決定採用他們的建議,邀請「美感細胞」合作過的設計師,攜手做出一本本不僅乘載知識,更富有美感的教科書。

這起溫柔而堅韌地改變就像升起一團篝火,幾年的星火燎原,越來越多人被吸引,圍繞在篝火邊而讓彼此有了連結,也讓烈焰在黑夜中顯得更加熾熱而明亮。無論是出版社協助取得課本內文作家授權、全國教師總會積極推廣美感教科書,抑或是許毓仁的牽線,陳慕天與美感細胞團隊因為鍥而不捨地堅持,讓理念與想解決的問題不只被更多人看見,更多的是有形無形的資源不斷投入,龐雜的教科書問題也有了改變的契機。

我們是倡議團隊,不是設計團隊

「美感細胞是倡議團隊,而非設計團隊。」陳慕天受訪時強調。如同美感細胞的名稱一樣,旨在推廣美感教育,改變體制,讓美成為日常生活的理所當然。「教科書再造計畫」只是開始,台灣作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實驗教育的地方,同時擁有諸多大學培育出的設計新秀與國際知名的設計競爭力,美感細胞接下來希望轉型成這兩個領域的中介者,變為研究教育設計的研究單位。

在設計面,「美感細胞」走入大學,讓設計系學生知道未來工作與教育並非摸不著邊,相反地,「教育設計」更是一處充滿商機的市場;在教育面,「美感細胞」希望建立一套因應不同時期學習狀態的教育設計流程,讓設計不只融入教育,更能實際提升教育成效,成為教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從學生時期人手一本的教科書開始,一步步找尋設計師、走訪出版社至步入國教院,原本不被看好的計畫最終成為可能,也讓美感教育的種子在台灣各處遍地開花。「就像現在設計之於荷蘭,以後想到教育設計,希望可以想到台灣。」似乎眼前已經有了通往這未來的康莊大道,陳慕天用他始終堅定而自信的語氣笑著說。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找回台灣人美感 先救救我們的教科書吧,了解更多請上倡議家

延伸閱讀
>> 這所大學全世界高中生擠破頭 他卻選擇休學
>> 家庭經濟陷困境 哭著想讀書的他決定下田
>> 只賣「有機」不賣書 這間書店要激活老街
>>「我不是完美學生」 破解實驗教育神話
>> 瓶裝水較乾淨?全球每秒消耗2萬個寶特瓶
>> 用遊戲探索世代 城市浪人挑戰賽啟動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