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荷蘭設計師號召全球創客,打造居家「迷你塑膠回收廠」,讓塑膠就地轉生為美麗的新品

2018.06.2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當今人們的生活幾乎離不開塑膠製品,然而塑膠卻也被當作垃圾棄置在世界的各個角落,破壞著自然生態。這一切令人匪夷所思,塑膠作為珍貴的原物料,竟然一文不值地散落在各地。」——「珍貴塑料計畫」發起人 Dave Hakkens。(Dave Hakkens,2016)

文:社企流

一位來自荷蘭的大男孩 Dave Hakkens 認為,生活中隨地可見,壽命長達逾百年的塑膠製品,不應被視為用完即丟、廉價的垃圾,而是具有無限潛能的珍貴資源。

因此,他延續自己於 2013 年的大學畢業製作「珍貴塑料計畫」(Precious Plastic),透過網路號召世界各地的「創客」(Makers)成為塑膠工匠,利用自家或社區中的閒置空間,打造一組小型生產線,使用簡易、人人都能「自造」的機具,讓社區中的塑膠垃圾再生為有價值的嶄新產品,更鼓勵創客們進一步創業。

在日常生活中,終止塑膠「從生產到成為廢棄物」的線性模式

「珍貴塑料計畫」希望人們能捲起袖子,親手改造塑膠垃圾,翻轉社會對塑膠的態度與使用方式。多數的塑膠僅在一次性的使用後即被丟棄,例如塑膠袋、吸管和食物包裝等,即便近年來各國政府已開始進行各項限塑的措施,每年仍有逾 3 億噸的新塑膠產生,而其中僅有不到 10% 被回收。

「大部分的塑膠皆流落到了不該去的地方,例如垃圾場、大海和動物的體內。」Dave 感慨。全球的塑膠回收率仍低落,而好不容易被妥善回收的塑膠,卻因缺乏有效的再利用計畫,而又再度淪為無處可去,需耗費大量空間與能源囤放、處理的垃圾。

由於回收塑料的成分較易有不純的疑慮、品質亦比不上全新的塑料,為了避免精密貴重的機具損壞,與節省處理回收塑料的成本,大部分的塑膠廠商,僅願意使用全新的塑料進行生產。

但其實,多數的塑膠垃圾都能很容易地被回收,若處理得當,再生塑膠將會和新塑膠一樣擁有許多的潛能。近年來,許多國際品牌紛紛加入使用再生塑料的行列,例如關注海洋垃圾的運動品牌「愛迪達」(adidas),即推出了使用廢棄漁網及海洋塑膠垃圾製成的「海洋環保球鞋」。

然而,亡羊補牢式地清理海洋垃圾並非治本之策,為了避免垃圾持續流入海洋,造成廣達 160 萬平方公里的海洋垃圾帶等生態危機,人們應從日常生活中終止塑膠產品「從生產到成為廢棄物」的線性模式,利用在地化、多元的方式,讓塑膠持續被循環運用。然而,過去普羅大眾與塑膠回收廠之間隔著遙遠的距離,更難有機會去接觸、使用,甚至購置工業化的塑膠加工機具。

因此,Dave 決定將工業級的塑膠生產線簡化、改造,讓「塑料回收」到「產品再生」的過程都能在自組的機具上完成。為了讓大城市與偏鄉社區都能複製、打造這套小型的塑膠生產線,Dave 逛遍全球五金舖,設計出成本與技術門檻皆低、且就地取材就能做出的機具,並且於官方網站上公開分享所有的機具藍圖與原始碼,甚至拍攝系列教學影片,從搜集與分類辨識塑膠、機具自造流程,到如何設計、推廣自己的產品,Dave 都貼心地提供周延地示範。

「我們希望所有人都有能力進行小規模的塑膠回收再造,而這將使塑膠的回收量呈現指數般的成長,進而降低人們對於開採塑膠原料的需求,並讓成千上萬人學習關於塑膠種類、回收方式等知識,讓塑膠在被棄置於大自然前,能被妥善地利用和處理。」

Dave 相信透過無償地分享知識與技術,並培養人們自造機具的能力,將能有效落實從回收到再利用塑膠的在地循環經濟。

只要新臺幣兩萬元,就能打造居家塑膠回收生產線

Dave 所設計的生產線一共有 4 臺機具,包含一臺電動切碎機(Shredder)和 3 臺各具特色,能將塑膠碎粒融化並重新塑形的熱塑成型機,分別為:擠壓機(Extrusion Machine)、射出機(Injection Machine)、壓縮機(Compression Machine)。

電動切碎機能將形狀、大小不一的塑膠垃圾碾碎成細緻的碎片,方便進一步分類、清洗與存放,並能增進塑膠於熱塑成型機中熔化與塑型的效率。電動切碎機是讓廢棄塑膠成為可用資源的關鍵機具,坊間的塑膠工廠通常願意以高於一般(未切碎)塑膠 8 至 10 倍的價格,收購經切碎處理的塑膠。

在 3 臺熱塑成型機具中,擠壓機是最基礎的機具,塑膠在放進加熱管路後,會經高溫熔化形成具有可塑性的半液體狀態,由管線出口以線條狀流出,此時適合將之進一步整理成 3D 列印所需的線材原料,或沿著不同模具繞製成燈具、刀柄等。

射出機的原理為將塑膠熔化後,用人工幫浦加壓填至小型的金屬模具中,適合製造速成、精細的小物如:門把、陀螺、飾品等。壓縮機則是在一個電烤箱中利用千斤頂將熔化塑膠壓入大型的模具中,適合製造較費時、大型的產品。

一臺機具平均在 3 至 5 個工作天內能製作完成,以歐洲的物價估算,4 臺機具的材料成本約為 623 歐元(約兩萬多元新臺幣),然而不同創客所花費的實際成本將隨著各地的物價、手邊現有的資源而有所不同。以 Dave 的團隊為例,他們將廢棄的貨櫃打造成工作室,更從回收場搜集廢鐵、電線與老舊電器等,作為打造機具的原料,省下了可觀的成本。

從城市到偏鄉,人人都能扭轉「塑」命

目前全球已有超過 3 千個社區、逾 4 萬人響應這項珍貴塑料計畫行動,從紐約都會區到非洲的偏鄉,均可看見 Dave 這套回收塑膠生產線的蹤跡。這些創客不僅讓 Dave 的想法遍地開花,更將自己的好點子、建議和經驗回饋到珍貴塑料計畫的社群,而這些寶貴的反饋也讓 Dave 更加相信集眾人之力,將能讓這個計畫持續演進、擴張影響力。

泰國清邁的創客團隊「Bope Shop」即利用這套生產線,創造出色彩繽紛的塑膠磚瓦、杯墊等產品,深受觀光客的喜愛。而斯里蘭卡的社會企業「Rice & Carry」則是協助偏遠社區的女性將再生塑膠製成獨一無二的袋子、飾品、眼鏡架等,產品除了於當地的零售店舖販售,更出口至瑞士和西班牙,改善社區女性的收入與生活。

在臺灣,也有一群臺大環境工程研究所的學生,盼望將工廠中習以為常的塑膠再製流程,帶到一般大眾眼前,以倡導塑膠回收與分類的重要性和潛力。這群沒有創客相關背景的學生,戲稱自己是「肉腳創客團隊」,他們懷著一腔熱血,多次請益機電師傅後,最後成功自製了電動切碎機與射出機,並將機器運用於環境展演中。

為了和削價競爭的塑膠廠商抗衡,避免產品再度淪為威脅生態的廢棄物,Dave 鼓勵創客們利用他開發的機具打造美觀、耐用,且價格較高的塑膠產品。當消費者因為喜歡、珍惜而購買一件有價值的塑膠產品,這將使產品不斷被重複使用,亦能讓生產者從中賺取較高的利潤。

雖然這些在自家或社區進行的小規模塑膠回收行動,無論是生產量還是效率都難以與大規模的工廠相比,但這些創客們卻得以踏實地以塑膠工匠的身份,從被動妥協的消費者,蛻變為改變問題的生產者,開始清理社區的塑膠垃圾,實踐永續的生活態度。

「工具、機械和科技並不是解決塑膠問題的根本,關鍵是讓人們開始轉變心態,將塑膠垃圾視為珍貴的資源。」Dave 相信珍貴塑料計畫的核心並非機具,而是啟發人們動起腦袋與雙手,解決眼前的塑膠垃圾困境,並且持續運用這樣的精神,解決更多的問題。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讓塑膠垃圾從掩埋場回到工廠:兩大國際品牌使「拾荒」成為海地的永續產業
>> 讓孩子認識循環經濟的最佳方式——將他們不要的塑膠玩具,再製成美麗家具|
>> 他們曾以上百萬寶特瓶蓋成「環生方舟」,如今推出新科技——可四處移動的塑膠回收站

「資本經濟難以服務到的小眾, 將因 Maker 運動獲得改變的機會」歐敏銓創辦平台,推動 Maker 社群新經濟

2018.06.22
合作轉載

坐在眼前的是臺灣具代表性的 Maker 媒體社群平台「MakerPRO」共同創辦人及總主筆歐敏銓,訪談這一天,他把 MakerPRO 的編輯也找來,一席 3 人坐在辦公室中,看著歐敏銓一下起身到白板上書寫 Maker 運動的歷程、一下又從抽屜拿出電路板向我們展示,認真地像是舉辦一場入門儀式,引領我們踏入 Maker 的世界之中。

文:社企流

臺大化工出身的歐敏銓,畢業後執起筆,進入 IT、電子媒體業一待就是 15 年,從網際網路興起、電子業興盛到 Maker 運動熱潮,「一路走來我眼見臺灣科技業的興盛與衰落。」歐敏銓笑說。

與歐敏銓同齡的同學們,紛紛進入台積電、竹科等產業,雖領高薪,相對地也付出了大量的時間與勞力,十分辛苦。對此,歐敏銓感嘆:「臺灣人的技術能力很強,但是賺的都是辛苦錢。」當中國逐漸崛起,臺灣代工的榮景漸漸消退,歐敏銓看到科技產業的另外一種可能性,「那是 2012 年,『樹莓派』(Raspberry Pi)出現,Maker 運動當紅,對於擁有資工、電子等技術人才而言,開發環境已到位,相關的應用需求也出現了。」

同年,《自造者時代》作者、趨勢大師安德森(Chris Anderson)宣示:「Maker 將掀起改變世界的第三次工業革命,這是屬於所有人的機會。」

歐敏銓一邊說一邊在白板寫下幾個關鍵的時間點,分別是 1990 年代的 Open Source 、Linux; 2005 年的 Arduino 、2009 年群眾募資平台 Kickstarter 現身以及 2012 年的樹莓派。「我常說,我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當我們在看 Maker 運動時,要先看這些前人的努力。」歐敏銓解釋,過去的資本經濟模式,是大公司決定產品的走向,造成大者恆大、小公司與個人沒有競爭機會的局面,而大規模生產的產品僅能滿足一般性需求、無法滿足客製化的需求市場。如今,Maker 運動將能推翻此模式,為人人創造機會。

透過開放硬體與開源軟體,每個人便可將腦海中的想法化作實體,並藉由無遠弗屆的網路與人分享,第一步滿足了自己的需求,第二步即是在與他人分享的過程中,發現擁有同樣需求的人,進而將自己手中的作品從一個變成十個,用以滿足小量但具備相同需求的群體,接著,因群眾募資平台的出現,在確認需求之後,還可以將作品上架至 Kickstarter 等平台,募集創業的第一桶金。

藉由開放硬體、開源軟體、募資平台和網路社群的助力,從產品製造、量產到行銷市場甚至創業,整個過程對一般人而言不再遙不可及,「這樣的環境轉變相當令人振奮!」歐敏銓語氣雀躍,「於是我在 2014 年辭職,決定投入這場富有意義的運動之中。」

「MakerPRO」媒體社群平台,為具備專業技術的「PRO Maker」而生

2014 年底, 媒體社群平台「MakerPRO」誕生,目標客群為擁有專業及技術背景的「PRO Maker」。「Maker 的範圍很大,而我比較熟悉的是具有機械、資訊科技、軟體等專業背景的人,我將他們定義為『 PRO Maker』。」這些 PRO Maker 大多從事科技相關產業工作,閒餘的時間則喜歡自己動手做東西。

起初 MakerPRO 將核心定調為「從創客到創業」(Maker to Startup),4 個月之後,歐敏銓將公司核心改為「從創客到市場」(Maker to Market)。「Maker 的本質應該是很開心的,但要談創業,常常要把身家都賭進來,應該先從 Maker to Market 再從 Market to Startup 比較務實。」

歐敏銓口中的「 Market」是從「教學」出發,「舉例來說,當一個 PRO Maker 做出『空氣盒子』到 MakerPRO 開課,提供專業製作教學,在課堂中,他有 20 個學生,做出 20 個空氣盒子,成了一種量產,而他接觸的學生便是他的市場。」對 PRO Maker 來說,他平日上班、假日開課,當課程一場一場辦下去,Maker 便可確認自己的作品有一定的市場,接著再逐步構思創業——這是 MakerPRO 目前推廣的做法。

「 MakerPRO 在 Maker 運動中的角色定位,簡單講就是 6 個字:媒體、社群、平台。」歐敏銓說明,「Maker 運動為什麼能在全世界發酵,最重要的就是因為戴爾·多格蒂(Dale Dougherty) 創辦了 Maker Media。」媒體作為承載知識十分重要的媒介,也是歐敏銓擅長之處,「雖然臺灣有《MAKE》雜誌的中文版,但這並非來自臺灣本土,MakerPRO 便補足這方面的缺口,由臺灣的 Maker 分享屬於在地原汁原味的資訊。」

同時,MakerPRO 也積極經營線上與線下的社群,體現 Maker 重「分享」的精神。「我們線上臉書的社團已累積破萬名成員,算是 Maker 圈企業經營的社群中最大的。」線下,MakerPRO 也經營不少實體社團,每週有固定的聚會。

而 MakerPRO 2018 年的重點,則偏重於將旗下的「 ProjectPlus 平台」做得更加完善,「平台跟媒體有點像,但平台著重的是『線上互動』。」

對 MakerPRO 而言,ProjectPlus 是一項無法帶來收益的服務,歐敏銓卻格外認真地解釋:「對 Maker 來說,若是所做的東西無法留下找得到的痕跡是非常可惜的。通常 Maker 的做法不外乎是將 POC(Proof of Concept,概念性驗證)、prototype(樣品),拍成影片,放上 YouTube、臉書或部落格等社群與他人分享,但往往就淹沒在廣大的網路世界之中,很難被注意到。」有鑑於此,MakerPRO 建置 ProjectPlus 平台,讓 Maker 有一個聚集之處,可以在上面分享自己的作品。

「ProjectPlus 平台更大的願景,是成為一個 Maker 人才庫。」歐敏銓稱這樣的形式為「人才外包」(Crowd-Sourcing),人才外包並非「分享」而是「發案」,「假設今天有個創業者要做智慧手環,他的強項是軟體應用,卻不熟悉硬體的部分,而 Maker 圈子中則有非常多熟悉硬體的人才,當創業家到 ProjectPlus 上丟出這個專案,便可在短時間內得到解方,我們稱之為『丟題解題』,由群眾的專業能力去彌補不足之處。」

臺灣 Maker 運動先行者分享 3 大洞察

自 2012 年投入臺灣 Maker 運動,歐敏銓分享這幾年來的 3 項洞察,首先是群眾募資越來越困難,過往只要產品有特色,不需太多行銷預算,只要上架到募資平台就很容易被傳遞,如今則必須加強社群的經營,才有可能募資成功。

第二項觀察為,民營化的 Makerspace 在臺灣很難做起來。歐敏銓認為有兩個原因,一是政府力量投注,要取得免費的資源十分容易;二是身在臺灣,要找「加工資源」並不太難,歐敏銓曾寫過專文(2017)指出:「如想打件、雷刻、鈑金,做模型、模具,找組裝廠或 EMS 等,有的在網路上下單、傳檔案就可搞定;有的問問人、跑一趟工廠,也能解決。所以,想做 POC,有台 3D 列印機和買些開源套件,在家做做即可;想進一步,就串串加工資源,沒有走進Makerspace 的強烈需求。」

最後,歐敏銓提及臺灣 Maker 的創意性較為不足,「參加臺灣的 Maker Faire 會發現,每一年好像都差不多。」歐敏銓表示,臺灣因教育及文化使然,缺乏顛覆性的創意,他期待在臺灣各個專業領域皆能有所連結,如 Maker 圈串連設計圈、社企圈等,便能激盪出更多創意的火花。

不過,歐敏銓依然對臺灣的 Maker 能量充滿信心,「臺灣的 PRO Maker 真的很厲害!」訪談期間,這句話歐敏銓重複數次,「臺灣擁有很強的製造力,在國際市場上,臺灣的 PRO Maker 很適合擔任全世界 Maker 的設計服務夥伴。」歐敏銓充滿自信地說。他深信,未來在全球的 Maker 發展中,臺灣也能佔有一席重要的位子 。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原文標題:歐敏銓創辦「MakerPRO」媒體社群平台,推動 Maker 社群新經濟

延伸閱讀
>> 未來的城市必須自給自足!6 大要素打造跨界共創的「Fab City」
>> 台灣青年自造「無痛停車」系統,使駕駛迅速掌握空車位所在地
>> 從美國車庫到亞洲「自造者空間」—— 創客翻轉傳統製造業,動手改變社會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