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禾乃川國產豆製所」100% 選用台灣非基改黃豆,要給顧客最天然的健康豆製品

2018.06.0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這間隱身於三峽巷弄裡的手工豆腐坊,不僅嚴選國產契作非基改大豆、確保小農採用 100% 無農藥友善栽培,更堅持不加化學消泡劑與防腐劑,採用台灣日曬鹽鹵製作最天然的豆製品。

文:社企流

漫步於日落時分的三峽河旁,順著灑落的陽光彎進一條小巷,這裡有間獨具風格的豆腐坊,門口掛有「自做自售」字樣,復古紅磚牆配上日式門簾的店舖門面,讓人不禁產生時光倒流的錯覺。

座落在秀川街上的「禾乃川國產豆製所」(以下簡稱禾乃川),店名乍看之下相當日本味,但取名的巧思卻很在地——將秀川的「秀」字上下拆解,便組成了禾乃川。禾乃川不僅取名與在地有所連結,產品更是堅持和台灣這塊土地相依。禾乃川 100% 使用台灣國產大豆,不添加化學消泡劑,只願給消費者最天然的健康豆製品。

禾乃川講究健康、天然的理念,源自於創辦人林峻丞自身的需求。林峻丞長期有運動習慣,時常需要補充蛋白質,他發現許多運動的人會食用沖泡式的蛋白質補充品,「可是那樣的東西不是非常的天然,裡面其實添加了很多調味劑、香料等。」

後來林峻丞得知,「很多運動員會透過喝豆漿去補充蛋白質,」因此他試圖尋找營養價值高的豆製品,卻驚覺市面上豆製品的衛生品質不那麼令人放心。身兼甘樂文創執行長的林峻丞,曾發行過數本介紹三峽在地風土民情的雜誌《甘樂誌》,「當時採訪過一些豆子工廠,都非常非常的髒,」林峻丞皺眉道,「還有很多業者添加了防腐劑、增稠劑、消泡劑等化學添加物,那樣的環境讓人非常害怕,所以我們在想,不如自己來做一個製程非常乾淨、也沒有額外添加物的豆製品。」

創業前,沒有製作豆製品經驗的林峻丞,特地遠赴台中,向因《甘樂誌》採訪而結緣的豆漿師傅學習技術。學成回台北後,適逢甘樂文創營運狀況穩定,手上仍有多餘資金,因此林峻丞便將這筆資金投入豆製品事業,於 2015 年成立禾乃川。

禾乃川自創業之初,始終堅持 100% 選用非基改且友善耕種的台灣國產大豆。儘管台灣豆的成本比進口豆昂貴許多,林峻丞出於對土地的熱愛和環保意識,仍堅決以國產豆作為原料。

豆干、豆腐、豆漿等豆製品,皆是台灣很重要的國民飲食,但是國產豆的市佔率卻出乎意料的低,僅有千分之三。林峻丞分析道:「台灣的糧食自主率太低,政府提倡休耕,農夫獲得的補助,比他一年的收入還多,於是很多農夫不願意種。所以我們喝到的豆漿、每天拿來調味的醬油,多數都是基改的、進口的豆子。」

除了支持本土農民,林峻丞更考慮到食物里程。他表示,從加拿大進口黃豆所耗費的運輸能源,將產生比國產豆更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所以我們應該要多吃這個島上的食物,」林峻丞表示,「既然島上有這麼棒的豆製品,為何不倡議大家來吃這塊土地上的食物呢?」

一顆一顆手工嚴選大豆,做出「最有誠意的豆漿」

為了這份支持在地農產的理想,林峻丞可說是做到了極致。他先與台南、嘉義等地的小農契作,期盼能逐步擴展國產大豆的耕種面積;為了確保農民栽種過程遵循友善農法,他更是每半年就赴產地查看耕種情況,甚至將每一批收成的豆子送驗,以確保豆子無任何農藥殘留。

不僅原料如此講究,禾乃川的製作過程更是極度費工,林峻丞笑稱:「我們說它是最有誠意的豆漿。」

產品製程從挑豆開始,以人力一顆一顆地將有蟲害、紫斑病或長得比較扁的豆子剔除,再進行泡豆、磨豆、煮漿等步驟,待豆漿製作出來再加點鹽鹵,便可以製成豆腐或豆干,「整個製程做完,大概就耗掉一整天的時間。」

除了製程中絕不用消泡劑跟增稠劑之外,林峻丞還點出使用鹽鹵的好處。「一般來講,加凝結劑都是用石灰石膏,但我們就是加鹽鹵。鹽鹵是曬海鹽時,將鹽巴拿起來之後剩下的海水,這些海水含有大量的礦物質,營養成分更高,也不會有結石問題。」

如此繁複的手工程序所製作出來的豆漿,濃度可達 10 度,比光泉、統一、義美等市售豆漿還高上 2 至 3 度。「我們的豆漿放進鍋子裡加熱,還可以撈豆皮!」林峻丞自豪地表示,「豆漿表面水氣蒸發時,蛋白質因接觸空氣會凝結,所以會產生豆皮,這個豆皮有非常高的營養價值。」

近期禾乃川更推出新產品——「活力味噌」,林峻丞表示,研發味噌的初衷同樣是因為健康因素,「我長期胃不好,常常胃脹氣,之前看到日本研究報告說,發酵過的釀造食物裡有很多益菌,可以幫助腸胃。所以我就開始吃味噌、納豆等釀造食物,長期下來對腸胃真的有明顯的改善。」

於是林峻丞轉念一想,「我們都用台灣黃豆做豆漿了,為什麼不能再把它拿來做味噌呢?」他花了整整兩年時間,反覆測試味噌的最佳原料比例,終於開發出品質穩定的味噌。

問到禾乃川未來還會開發什麼新品項,林峻丞像是打開了想像力的匣子,豆腐冰、味噌冰淇淋等奇異組合紛紛冒出,不過這樣的新品策略還真有點道理,不僅能和其他豆製品做出市場區隔,更能將國產大豆的價值發揮得淋漓盡致。

一份就業機會,將為一個家庭帶來改變

不僅愛護土地、愛護自己的健康,林峻丞也愛護一同在這塊土地生活的人們。禾乃川聘用的員工,皆是社會中較缺乏就業機會的族群,包括中輟生、二度就業婦女和更生人。

林峻丞談及當初成立甘樂文創的初衷,「就是希望未來做的每一件事情、所發展的每一個事業,都能夠跟社區、跟社會共好。」這樣的理念也應用於禾乃川之中。

「我們當然可以聘用生活狀況都很 OK 的上班族,但也可以把這樣的工作機會,提供給更需要扶植的家庭。」而正是這樣的機會,可望帶給一個家庭很大的改變。

有位在禾乃川工作的中輟生,剛上班時因為識字能力很差,連時鐘都不會看,又因為不敢跟社會接觸,長期躲在家裡面,「每天都要打電話叫他上班,甚至電話沒辦法接通,還要到家裡面去找他。」

培訓這位中輟生的過程當中,曾有員工問林峻丞:「為什麼要聘用這些人?找一個更『正常』一點的人,可以準時上班、工作上也更有效率。」

林峻丞只回了一句:「如果這些孩子現在出去(社會),有企業要用他,我們就放掉。」

現實是,很少有企業願意把機會給這群孩子,因此林峻丞便自己成為那個「給機會」的企業,繼續拉拔這位中輟生,結果真的看到這位孩子有所成長。

「現在他可以自己擔任一些很重要的工作,還會做豆腐等比較技術性的工作,也因為有收入,能負擔家裡的家計,變成家裡很重要的經濟支柱。」林峻丞眼裡閃著光,慶幸當初並未放棄這位孩子。

2018 年 2 月初,甘樂文創設立的「青草職能學苑」正式開張,將幫助更多中輟生透過習得工作技能,尋回人生正軌。禾乃川也在職能學苑當中開設了二店,供二度就業婦女和中輟生學習如何經營一家店面。

突破通路限制,欲成為國產大豆最大品牌

如今雖然順利地開了第二間店,但禾乃川高度費工的製程,卻成為通路拓展最大的考驗。林峻丞表示,由於手工製作豆製品耗時耗力,產能難以提升,再加上產品無添加防腐劑,保存期限只有 7 天,若進到超市、量販店等大型通路,光配送至門市的時間便會耗費 2 至 3 天,如此一來賞味期限只剩 4 天,很容易被店家退貨。

「創業過程中我們發現,產能要先準備好,才能到市場上開始拓展。」於是禾乃川首先解決產能不足的問題,「以前煮漿的作法是,一桶桶(豆漿)放在瓦斯爐上慢慢熬、慢慢煮,」現在則投資了全自動煮漿設備,用蒸氣鍋爐加速製程,品質也更穩定。

當產能提升,林峻丞便試圖突破通路的限制,「既然主流通路會碰到時間限制,那最好的方式就是我們自己發展直營店,當天做完就可以當天銷售,讓客人買到最新鮮的產品。」

因此除了開設二店外,禾乃川更積極至台北都會區尋找通路點,拉近跟消費者的距離。為了打進百貨通路市場,林峻丞不辭辛勞地一間間拜訪各大百貨公司,親手敲開通路的大門,最後順利於 2017 年在板橋環球購物中心、統一時代百貨、誠品敦南店等地舉辦快閃店活動,並獲得珍貴的消費者回饋。

林峻丞驚喜地發現,顧客的回流率很高,「短短 20 天的檔期,客人是會陸續回來買的,還會問我們在台北哪裡還有店面,」收到眾多的正面回饋後,林峻丞計劃於 2018 年加快拓點速度,正式在台北市設置正櫃或開直營店。

此外,除了 B2C 的通路之外,禾乃川也積極發展 B2B 銷售管道,例如與支持小農的餐廳業者長期合作,或是由企業內部發起定期團購,透過穩定的大筆訂單,使營運狀況更趨穩定。

林峻丞坦言:「前陣子還有些虧損,之前去展店時獲利比較高,現在就是損益兩平。」目前禾乃川的月營業額約落在 20 至 30 萬元之間,未來通路若拓展為一間本店加兩間直營門市,預計月營業額可達 90 萬元。

面對虧損,創業者往往會開始思考要如何全身而退,林峻丞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看法,「當你有設定停損點或退場機制時,就不要貿然投入,因為你已經想著失敗了。」林峻丞表示,「創業沒有那麼容易,也不一定會成功,就看你願不願意堅持,在失敗的過程中找問題,再想新的方法解決。」

創業至今,林峻丞不僅從沒想過退場,反而一心想著願景,「我們希望禾乃川能成為使用國產大豆的最大品牌,」林峻丞相信禾乃川的天然豆製品,定能打動更多消費者的心。

踏出店面,禾乃川店門口的招牌亮起微微的光,一如飲入口的豆漿一般溫醇,也如同那顆關愛土地又關愛人們健康的心一般溫暖。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舊醫院變身新學院!三峽「青草職能學苑」,翻轉弱勢青年人生
>> 拋開高薪卻充滿病痛的生活,他開辦「合樸農學市集」,以有機蔬果找回健康人生
>>
「甘樂文創」賦予70年老醫院新任務:化診間、病房為教室,助中輟生返回人生正軌

「不做別人已經做過的事」綠藤生機研發近 30 項產品,用創新帶動永續生活革命

2018.05.31
合作轉載

文:許為傑

提到「綠藤生機」,你會想到什麼?無論是有機活芽苗、輕乳液,還是奇蹟辣木油,你想到的都沒錯,因為這些都是綠藤的「創新產品」。而它們其實不只是產品,背後更代表著綠藤成立以來不斷強調的品牌核心價值—以創新為出發點,傳遞一種生活方式,讓消費者知道自己買到的是真實、健康、與永續。

「對綠藤來說,做出和別人相同的產品是件無聊的事情,這樣的認知也造就我們豐富的想像力,所以外界所看到綠藤產品,其實背後都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鄭涵睿表示。

從最初只有一款創新有機活芽苗,發展到現在推出快近 30 種產品品項,為了不讓綠藤做別人已經做過的事情,共同創辦人鄭涵睿表示制定任何產品的開發計劃與達成目標之前,綠藤一定都會先問自己 3 個問題:

  1. 如果自己是一名消費者,我對這樣的產品會有需要或需求嗎?
  2. 市面上如果有類似的產品,目前它滿足了那些需求、哪些需求還沒被滿足?
  3. 綠藤有沒有相對應的開發能力,提供一個具有差異化的解答?

當這 3 個問題出現聯集,綠藤才會進一步行動。從研究階段在市場尋找 50 至 100 支不同的產品,拆解它們的運作模式,進而找出可以切入執行的差異化部分;到進入開發階段,嘗試不同原料、不同配方到不同製程,經歷一次次失敗後才成功開發出一款產品。這樣的過程雖然辛苦且耗費時間,不過也讓人看出綠藤在推出一款產品前後所投注的心力有多大。

鄭涵睿說正因為有著謹慎的開發流程,才得以讓綠藤推出的都是真正的「創新產品」,也更確保每款產品都符合品牌價值—真實、健康、與永續。

「綠藤會定期關注國外有關永續、環保、綠色、有機等各種趨勢,也持續與各個國外原料供應商做接洽,只有如此才能不斷創新綠藤的產品。」

綜觀許多生產保養品的企業透過代工廠引進原料,綠藤是少數自己找廠商從國外直接進口原料的企業。但是這樣做的成本不但比較高,也要耗費許多額外的心力維持廠商關係,為什麼綠藤如此堅持?鄭涵睿解釋主要有 3 個原因,第一、綠藤能直接接觸原料供應廠商,了解最新趨勢也確保企業隨時與世界接軌;第二、包括來源與功效,對原料能有較高的掌握程度,才得以確保最後的產品品質,而最重要的是,因為綠藤從產品最初始的原料狀況就完整掌握,所以更清楚該如何與消費者溝通,也更懂得如何銷售。

鄭涵睿以明星產品奇蹟辣木油為例,綠藤與同樣以讓世界能永續發展為目標的企業 MoringaConnect 合作,針對不同農民的需求,主動提供初期資金(Pre-financing)和技術支持,讓他們不須擔心資金等問題,就能先取得種子與相關設備達到理想的農墾目標,最後,這些辣木籽再以麻省理工獨特的冷壓萃取技術製成全世界頂級原料—辣木油以供相關產品生產使用。

不同於國際貿易上多半「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做法,綠藤與 MoringaConnect 的創新供應鏈合作模式,不但使得迦納的農民得以擺脫貧窮擁有較好的生活品質,也使綠藤能在台灣就能取得辣木油這項原料。鄭涵睿更說,能達成這樣子的創新合作,是他創業以來數一數二驕傲的一件事情。

但是,2010 年創立以來,綠藤並非每次推出新產品都能順利。像是去(2017)年本來預計要推出一款新的防曬產品,配方完成、印刷完成,一切只剩下一項必須從歐洲引進的特定原料以用於生產,卻沒料到上市前夕,歐洲工廠突然發生火災,所有原料付之一炬,導致去年一整個年度只有一款新品推出。

鄭涵睿說,雖然為過去一兩年投注的開發時間感到可惜,但是這次的經驗並沒有讓團隊氣餒,反而激起大家的志氣,要努力發掘更多好點子、做出更多創新產品。

「綠藤在社會上的貢獻可能不會是透過研發的一件產品改變人們的生活,而是藉由提倡的理念,讓更多人找到更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鄭涵睿說,對綠藤而言,除了以身為 B 型企業自豪之外,更重要的是對他們來說產品與理念一樣重要,無論是行銷或公關方面,綠藤並不會只單純溝通產品功效或環境理念其中一項,而是想找出之間的聯集,尋找能夠同時推廣產品又提倡理念的溝通方式。

無論是「無乳液實驗」還是「別買這瓶潤髮乳,因為你可能不需要」活動,鄭涵睿表示綠藤想傳達的不單單只是推出新產品,更想藉由這樣的議題討論與曝光,讓更多人認識綠藤堅持、相信的理念,也藉此讓大家重新檢視自己的需求與日常行為,了解其實人類真的不需要消費過多不必要的東西。

除了面對消費者、原物料供應廠商有一套應對原則之外,為了貫徹企業經營理念與核心價值,綠藤也很講究合作通路的選擇。鄭涵睿以商品銷售為例,當要選擇合作對象時,公司內部會先評估,檢視該通路是否與綠藤有相近的價值觀。若評估沒通過,即使通路多麼誘人、會帶來多大的效益,也會堅持理念而捨棄合作機會。

「創業以來,綠藤要用更好的方式對待人與環境的理念從未改變。直到現在,我們還是很有熱忱地想要開發出創新產品,並希望能以商業力量達成我們的目標。」

這樣堅持品牌價值與經營理念,可想而知創業的過程會遇到許多挫折與無奈。鄭涵睿舉例有些消費者就會認為產品沒有想像中好或傳達訊息有錯誤,也有人說「綠藤只是比較會行銷。」

沒有人喜歡被誤解,被誤解時團隊當然會很難過,但是鄭涵睿選擇看向好的一面,他聽從朋友的建議,將時間與關心留給愛自己的人而不是恨自己的人,專注在那些因為綠藤而找到更適合自己生活方式的人們。「回頭來看,那些持續關心我們的人,才是讓我們覺得處處有溫情的人們,與其沮喪,我們更希望將人們給予的溫暖,化成動力繼續努力。」鄭涵睿說。

如此有個性的一家企業,也令人好奇在鄭涵睿的心中,綠藤未來會成長成甚麼樣子?

鄭涵睿給了這樣的回答:「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但我認為一個組織或企業沒有無止盡成長的需求,只有人的欲望。」

全文轉載自Meet創業小聚,原文標題:[2018AAMA暨創業小聚年會] 綠藤鄭涵睿:除了熱忱,更要以商業力量達成品牌理念

延伸閱讀

>> 拋開高薪卻充滿病痛的生活,他開辦「合樸農學市集」,以有機蔬果找回健康人生
>> 由瓶裝水開始的「綠色革命」:Reed Paget 以「環保」為訴求,要讓每個永續商品成為購物的首選
>> 從一份課堂作業到拯救 20 萬新生兒,Embrace 創辦人:「為一個大於自己的願景而努力,你就能無所畏懼」


不若其他企業創辦人不斷追求成長,為什麼鄭涵睿反倒認為一個組織或企業沒有無止盡成長的需求?歡迎報名參加 2018 AAMA 台北搖籃計劃暨創業小聚年會—創業,後來的我們,聽聽鄭涵睿的觀點是什麼。

2018 AAMA台北搖籃計劃暨創業小聚年會—創業,後來的我們

活動時間:2018/06/22(五)
活動地點:三創數位生活園區(下午大師論壇 5 樓/晚上小聚主題場 12 樓)
詳細活動及報名資訊,請點此連結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