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專訪「阿滴英文」:150 萬訂閱的成就背後,是冒險者勇於破風的精神

2018.05.01
瀏覽次數:

感受、想像、實踐、分享,「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Design for Change Challenge,簡稱 DFC 挑戰)認為,只要掌握這 4 步驟,每個人都能擁有解決問題的超能力!

DFC 臺灣更相信,若能活用這 4 步驟,人人都能化身探索者、冒險者、實踐者、拓荒者、指路人 5 大超級英雄。創造 YouTube 百萬訂閱成就的「阿滴」,便是富有想像力的「冒險者」,不僅將專長結合創意,「想像」英語教學的創新模式,更善用 DFC 解決問題的 4 步驟,不斷嘗試與進化、持續為觀眾帶來新的驚喜。

文:社企流

如果你是喜歡逛 YouTube 的人,一定看過「阿滴英文」這個名字;如果你是喜歡學習英文的人,就更不可能錯過這個有 150 萬訂閱者、影片觀看累積次數即將破億的全台灣最大知識型頻道。

這麼輝煌的成績,是怎麼做到的?聽起來可能很難置信,但阿滴說,他也曾有過英文很爛的時候。阿滴 10 歲時,跟 7 歲的滴妹,一起被爸媽送去新加坡學英文。新加坡以英文為官方語言,阿滴跟滴妹當時自然無法銜接上同年級的英語程度,加上離鄉背井,「那時候很討厭英文,常想著我為什麼要來這邊,學一個跟我沒有關係的語言?」阿滴說。

直到阿滴遇到了一位家教老師,啟發他對英文的興趣。老師問他,「有什麼事情是你在新加坡,因為不會英文而做不到的?」阿滴回答,「買遊戲王卡。」於是老師教阿滴怎麼用英文開口,還給他兩塊錢去雜貨店「買買看」,那是阿滴第一次用英文買到想要的東西,也從此改變他對這門語言的態度。

創意結合專長,發揮巨大影響力

在 DFC 解決問題的 4 步驟中,第一步是感受,也就是察覺自己與環境的變化。阿滴在建立對英文的學習興趣後,發現自己的另一項特質,是樂於分享和為他人解決問題,也喜歡用有創意的教法,讓不懂的人弄懂,因此高中時,他成為班上同學的英文小老師,也建立起教學、分享的熱忱。

DFC 解決問題的第二步,則是運用創意和想像,為週遭帶來改變。阿滴在念輔大英文系時常逛 YouTube,對 YouTube 的內容呈現方式很熟悉,加上當時修課培養了攝影跟剪接能力,因此研究所畢業後,他一邊工作一邊思考,也許能把英文、攝影、剪輯這 3 大能力結合起來做點事情,就這樣創立了「阿滴英文」YouTube 頻道。滴妹則是從第一支影片開始,就跟阿滴一起合作,從早期的幕後掌鏡,漸漸走到鏡頭前。

然而剛出道的 YouTuber,要培養觀眾並不容易。阿滴與滴妹回憶,他們第一支被注意到的影片,主題是「4 個創意背英文單字的方式」,「上線第一週就破一千觀看次數!」阿滴回憶中仍掩不住興奮。以前在補習班教英文的他,一班最多 50 個學生,但一支影片竟然可以讓一千個人學到英文,這激勵了他,決定每週都要出一支影片,最後更在 2016 年辭去工作,成為全職的 YouTuber,滴妹也決定和哥哥一起穩定事業,加入全職團隊。

滴妹表示,無論是粉專還是 YouTube,都有粉絲留言表示自己英文進步神速,有人多益進步了幾百分、更有人因著影片教學順利考上大學,「一方面為他們開心,也覺得我們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因為有幫助到粉絲生活不同的難處。」

兩度遇到低潮期,摸索新內容方向

「阿滴英文」目前全職經營兩年,雖然已於 2017 年 7 月突破百萬人訂閱,更出書、募資、組了團隊,卻並不是一路都順風順水。這兩年遇過兩次低潮期,一次是阿滴剛辭職做全職 YouTuber 的時候,大約經歷了 3 個月的低潮。「那時候我把時間都花在設計節目跟製作,卻沒有吸引到更多觀眾,觀看人數甚至下降。」

阿滴說,當時想做一些艱澀文法的教學,但發現觀眾對這種跟自己無關的內容興趣不大,加上還在摸索當全職 YouTuber 要怎麼分配時間,所以經歷了 3 個月左右的撞牆期。後來他調整內容,開始製作更具實用性跟趣味性的影片,終於找回觀眾。「我們突破僵局的那支影片,叫做『10 句常用英文』第一集,這個影片模式也一直沿用到現在。」阿滴說。

另外一個低潮期,則讓人意想不到,竟然發生在去年突破百萬訂閱之際。原來,在還沒破百萬、以及剛破百萬時,頻道都聚集了粉絲集氣跟媒體關注,阿滴形容這是「蜜月期」,但蜜月期過了之後,觀看次數就往下降,進入一個相對低潮的時期。

「看得出來觀眾對內容比較沒有共鳴了,我們就開始思考,哪邊做錯了?或者需要改進?」滴妹表示,親看每一篇留言,是他們從頻道開創初期便養成的習慣,這個習慣不僅幫助他們「圈粉」,更是他們持續進步、獲得靈感的來源。後來他們把內容調整為更具時事性跟娛樂性,也開始嘗試以前沒做過的主題,例如出外景,或加入彈琴等新元素,「想辦法把英文學習,包裝成大家可以消化的新格式。」阿滴說。

冒險者精神,要勇於走到沒人挑戰過的地方

當成長卡關,就開始思考如何調整內容,以更精準掌握觀眾的需求及喜好,這樣的思考模式,背後有一套阿滴解決問題的哲學。

「我覺得遇到問題的時候,要先分析成因,看看現在有什麼可以做的,分析清楚問題,想出一個解決方式,實際做了之後,再看看有沒有真的解決問題,還是反而衍生出更多問題?」阿滴兄妹兩年來,不斷實踐著感受、想像、實踐與分享的循環。

對阿滴來說,每解決一次問題,「下次遇到新的挑戰,就比較知道該怎麼靜下心來處理,讓頻道越來越壯大。」他發現,現在的自己跟 3 年前相比,各項能力都精進許多,因此才能不斷創作出更好的內容。而這個進步的基礎與動力,來自於分析與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一顆勇於冒險的心。

在 DFC 臺灣的定義裡,「冒險者」指的是擁有一顆開放的心,可以接受各種可能性,並運用想像力發想出創新的解決方式。

阿滴認為,正是這樣的冒險者特質,成就了現在的阿滴英文。因為勇於冒險,3 年前,他決定辭職成為全職 YouTuber,「如果沒有辭職,我現在應該還是上班族,雖然還是可以做有興趣、有熱情的工作,但是是為別人做事。就是因為有冒險者的精神,才決定辭職。」

這樣的特質也體現在阿滴英文的每一支影片上。「我們現在已經是台灣最大的知識型頻道,即使是國外最大的頻道,訂閱數跟觀看次數也跟我們差不多而已,所以我們在同類型頻道中是破風者,」阿滴說,當前面已經沒有人可以依循或參考,要怎麼走下一步,不斷提升內容品質、找到更多觀眾,就需要冒險者的精神。每次嘗試新的影片類型和主題,便意味著要去到沒有人去過的地方,如果沒有冒險精神是做不到的。

可以預料的是,阿滴英文不會就此停住腳步,更不會以目前的成績自滿。阿滴說,「我們希望一直帶給觀眾新的驚喜,讓他們更享受學習英文這件事。」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專訪葉丙成:讓學生有動力學習,是身為老師一輩子的追求
>>「知道和做到之間,永遠都有很大的差距」DFC Taiwan 讓孩子起而行,解決周遭問題
>> 這隻糖尿病童的「熊麻吉」,將病童感到不安的時刻,都變成遊戲的一部分——專訪 Sproutel 共同創辦人


【第八屆 DFC 挑戰分享季】與孩子一起用設計改變世界

一起來看全臺孩子們都感受到並且解決什麼問題吧!

5/26 至 6/10,全臺超級英雄集合在花博園區—流行館,透過為期 16 天的問題解決故事展及一場故事分享大會,介紹隱藏在臺灣各個角落的超級英雄。

點此了解更多詳細資訊

由瓶裝水開始的「綠色革命」:Reed Paget 以「環保」為訴求,要讓每個永續商品成為購物的首選

文:李沂霖 

「做生意,是造就世界改變的力量。」原擔任新聞工作者的 Reed Paget 篤定地說。15 年前,Paget 投入社會企業領域,並獲施瓦布基金會選為英國 2008 年度社會創業家,這一切,只因他發現地球上有太多問題,需要以商業的手段解決。

「從事新聞工作讓我發現了地球上許多問題,比如戰爭、環境污染以及資源缺乏等。」隨著手上的報導越寫越多,Paget 對地球的擔憂也就日益滋長,他明白「發現問題」與「解決問題」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能夠解決問題的,大多不是新聞工作者,而是企業領導者。」

Paget 反思,以消費者角度而言,我們的消費行為與世界的樣貌息息相關,而企業則握有消費市場的主導權,「企業領導者通常就是創造商品讓我們買的人,他們握有資源,但往往也因未妥善利用資源,而導致環境問題。因此我認為,做生意是最能改變世界的。」

秉著願爲世界解決問題的心意,Paget 決心開創一個具備永續發展且對環境友善的事業,於是早在 2004 年,Belu Water 便依著 Paget 的願景而誕生,成為英國環保瓶裝水的先鋒。

Belu Water 作為英國第一個友善環境的瓶裝水品牌,在當時環境意識尚未普及的年代,Paget 嘗試了許多創舉,例如為降低運送中產生的碳排放,Belu Water 不用進口水,而是遍尋英國的高品質水源以求在地生產、在地銷售;更率先採用以玉米糖(corn sugar)製成的可生物分解瓶身;甚至把公司的收益,都捐給了水資源非營利組織 WaterAid,支持該組織進行全球乾淨水源開發計畫的運用。
 
至於為什麼第一步會選擇投入瓶裝水事業?Paget 笑說原因很簡單,「我沒有讀過商學院、也沒有在企業工作的經驗,對商業可以說是一點都不熟悉,卻要開始自己經營事業,於是我就選擇一個相對簡單、好入門的產業開始。」飲用水作為人人生活之所需,不論是在餐廳、飯店或商店都是常見的消費品項,對 Paget 來說,瓶裝水不僅是較容易上手的產業,也是最能廣泛觸及消費者的商品,便於傳遞他的綠色理念。

「我們希望能用瓶裝水和消費者溝通,」市面上的瓶裝水五花八門,Belu Water 吸引消費者的主要策略,就是「比其他品牌更環保」,「多數人都知道要對環境好一點很重要,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做,而 Belu Water 便提供大眾一個對環境更好的選項。」

Paget 指出,許多商品製造商以獲利為優先考量,並未思考到產品的生成是否對環境以及人類造成不良的影響,「換個角度來看,這對新興企業家而言便是個機會。」以 Belu Water 為例,他們推出可生物分解的瓶子取代塑膠瓶,在 15 年前是英國前所未見的創舉,明顯與過往瓶裝水品牌做出區隔,自然而然引起消費者的注意。

「用專業術語來說,這就是 Belu Water 的『USP』(Unique Selling Proposition)——我們以『環保』為訴求,為商品製造獨特的賣點。」語畢,Paget 大笑:「用環保作為產品的賣點,不僅對地球好,也對你的事業好,我不懂為什麼其他企業不這麼做,他們的經理人都該被開除!」

根據 Belu Water 2018 年的影響力報告顯示,2017 年 Belu Water 捐贈了超過 80 萬英鎊(約新台幣 3 千萬)給 WaterAid,用以協助 WaterAid 在 28 個國家進行的水資源相關計畫。以馬達加斯加為例,當地有幾乎一半的人缺乏乾淨的水資源及廁所可以使用,因著 Belu Water 的資助,WaterAid 得以協助當地進行水資源開發以及衛生工程建置。

自創立以來,Belu Water 已獲得無數獎項,如 2017 年「女王企業獎」 The Queen's Awards for Enterprise、2016 年 NatWest SE100 Social Business Awards 、2014 年 Social Enterprise Awards 、2012 年 Drinks Business Green Awards 等,無不是對其企業與社會影響力的肯定。

對 Paget 而言,Belu Water 的成功僅是第一步,他的願景,是讓這場「綠色革命」的範圍擴張的更廣、更遠。「每當我去大賣場,看著那些琳瑯滿目的商品,我總是想『有沒有其他辦法,讓這些產品都能更綠化(greener)?』」於是,他在 2010 年成立「One Earth Innovation」,希望能讓更多環保的好點子得以實踐。

簡單來說,One Earth Innovation 是一個創業家的培育中心,由 Paget 擔任顧問的角色,為每一個環保專案出謀劃策。有些人經營事業多年,想要改變公司原有產品的製程、對環境更友善;也有人擁有很好的點子,只是缺乏創業的資源——無論是企業的產品設計、資金募集、行銷策略等問題,在 One Earth Innovation 皆能得到協助。

Paget 分享,他曾協助的專案包含瓶蓋、生物碳(Biochar)、電腦、肥皂等包羅萬象的產品,「找出各種產品更綠化、更環保的製作方式讓我感到相當興奮!」Paget 更透露,目前他手上正在進行的專案是牛仔褲,將研發出新的方式取代舊有的製作材料,降低對環境的污染。「我只能說,我們將創造世界上最永續的牛仔褲,」他語帶神秘地表示:「如果順利,這款牛仔褲最快會在明年進軍台灣市場,敬請期待!」

Paget 始終相信 ,「商業是造就世界改變的力量。」對企業而言,當越來越多具備環境永續的產品出現,便能撼動原本的市場,逐漸引導原先不願改變的企業去發展更好的產品;而對消費者而言,一個對環境有正向影響的產品,同時也對自身有益,自然能成為購物的首選。Paget 自信地說:「一個夠好的產品,就不怕沒有市場。」

「我所面臨最大的挑戰,就是一天只有 24 小時,」Paget 笑道,面對地球巨大的環境破壞,「問題沒有解決完的一天。」然而 Paget 深信,只要有越來越多人持續地做下去,微小的影響總有一天能造就巨大的改變。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海藻做的可食用水瓶 獲歐盟永續競賽英國首獎
>> 英國讓「免費飲水站」進駐全國咖啡廳和酒吧,人們再也不需購買瓶裝水
>> 竹牙刷+食物袋幕後推手:當環保像刷牙吃飯一樣簡單,每天都是環保的「好日子」


One Earth Innovation 董事總經理 Reed Paget 將於 5/6 來到「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如何從用瓶裝水開始改變世界!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