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環保新屋自己造,房貸還能用儲蓄抵:墨西哥社企讓都市的貧窮者自立

2017.09.1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林雪瑩

墨西哥在 21 世紀急速城市化,78% 的人口搬到城市居住,為房屋供應帶來沉重壓力。國家沒有足夠的可負擔房屋讓國民居住,有 2600 萬的墨西哥人住在非正式房屋。貧窮家庭沒有足夠抵壓品去取得房屋貸款,造成惡性循環。房屋是穩定家庭的重要元素,居住環境對於家庭成員的健康、教育以至社會流動等各個層面都有重大影響。

多數買不起房的人選擇自建房子。

墨西哥流行自建房屋,佔了整個房屋市場的 58%。低收入家庭花在興建或改善房屋的開支是家庭收入的 1/3。這些家庭得不到足夠的財務和專業支援,往往要付出高昂的價錢來購買低質素的房屋物料。

協助居民自建房屋

法蘭西斯高(Francesco Piazzesi)的爸爸做建築生意,他也跟隨父親入行,而且從小已經對為貧窮家庭尋找房屋問題的解決方案特別感到興趣。早在 1985 年,他已經研發了製造環保磚的機器。90 年代,他創辦了一間財務中介,讓自建房屋者和環保磚製造者也能得到應有的工資。2006 年,他寫有關可持續房屋微型貸款的博士論文並拿到獎
項。

法蘭西斯高看準了墨西哥這個自建房屋的龐大經濟市場,決心為墨西哥人帶來價格便宜但高質素的房屋,於是正式成立了「Échale a tu casa!」,意思是 「Give your house a go!」,透過建造、貸款、和社區三個層面,為低收入家庭提供一個能夠自置安全、可負擔和環保的居所。

法蘭西斯高(左)的社會行動獲獎,備受肯定。

Echale 是一間牟利的社會企業,也是一間 B 型企業。它的營運模式主要包括三部分。第一部分是自建房屋支援計劃:Echale 建屋的主要原料是一種名為 Adoblocks 的環保磚頭,那是用泥土和其他自然物料造成的壓縮磚頭,既穩固又輕型,而且有隔熱作用。製作磚頭的過程簡單,就連小朋友也可參與造磚的過程。

參加計劃的家庭只要能證明自己擁有土地權,機構便會出租製造泥磚的機器和物料,建房子的藍圖,指引和專業技術團隊,包括工程師、建築師、建築工人等。專業團隊也會訓練居民去興建房屋,最後由註冊建築師來監察。

簡化貸款程序 鼓勵儲蓄

第二部分是貸款:興建和維修一間房子的平均成本分別是 1 萬美元和 3 千美元,這對於一般低收入家庭來說是難以負擔的。一般來說,房屋買家會到地區的金融機構申請房屋貸款,但這些機構除了收取很高的佣金和手續費外,也會收取高於 50% 的利息。

墨西哥政府容許一種新的,讓顧客能從家庭儲蓄賬戶得到高利息, 並能以儲蓄賬戶來做貸款的抵押。他們必須把錢存放於一個社會基金,而且要開設儲蓄賬戶並儲好房價或維修價的一成。儲錢之餘也能收到利息,從而鼓勵家庭儲錢。

另外,機構透過這個社會基金內的存款來為顧客貸款,不收手續費或佣金,只收利息,貸款者必須每兩個星期還款一次。機構對顧客的社會經濟概況進行詳盡的分析和風險評估,參加計劃的家庭中必須至少有 3 人賺取最低工資,成功把壞賬率控制於 1.5% 以下。

社會基金架構(SOFINCO)讓民眾用穩定的儲蓄解決房貸。

第三部分是社區:Echale 的營運圍繞着社區。機構跟地區的房屋協會共同監察興建房屋的過程,也會在社區舉辦工作坊,為居民提供培訓。機構會培訓 5 位社區成員去興建每間房屋,而且直接向他們支薪。機構也會教育顧客有關財務管理的知識,希望藉着跟顧客的緊密關係,讓顧客為機構擴大網絡,有效發展社區的銷售管道。

複製生態系統 效益倍增

Echale 建立了健全的生態環境,帶來了龐大的連鎖效益。其中最重要的是,由於機構只收取 30% 的利息,沒有任何其他收費,相比起市場上的 50% 利息,顧客能以合理的利息來貸款,改善了經濟狀況。

另外,由於機構規定顧客要存放多於貸款額的 10%,也推動了社區的儲蓄文化,同時也教育了其他財務機構,不一定要對貧窮群組收取極高的利息來平衡風險,只要對他們提供適當的支援和教育,也能控制壞賬率。另外,因為機構跟顧客的關係良好,也提高了家庭的還款動機。

社區方面,機構為 20 萬人提供了培訓和短暫的就業,讓他們有專業的知識和經驗去找新的工作。居民從擠擁的臨屋搬到衞生環境良好的正常房子,大大提升了生活質素,除了改善居民的健康,也讓小孩有正常的學習環境,所有家庭成員在社區內都能活得更有自信。

環境效益方面,機構使用 Adoblocks 來建屋,大大減低建築廢物的產生和污染。所有自建的房子都加入環保裝置,例如收集雨水的裝置,為政府省下 20% 的食水;大部分房子用太陽能發電,也省下 10% 的電費。機構還引用生化沼氣池,減低化糞池洩漏而污染地下水源的機會;環保煮食爐也省下 70% 的木頭;太陽能熱水爐能不花電力得到熱水等。

Echale 已發展至社會特許經營權的模式,讓其他機構能複製它的模式在其他地區擴展。

Echale 的成功有賴政府在各方面的大力支持。政府除了在法律上承認社會基金這個新的財務單位外,也為 Echale 的參加者提供補貼,減輕他們的整體貸款。 這個以社區為本的商業模式讓機構跟整個社區的持份者,包括家庭、鄰居、商界和社區團體建立緊密的關係,對於設計和改良產品更為有效。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社區自建環保屋 解決房屋問題

延伸閱讀
>> 買不起房不要緊,這位澳洲建築師讓你用20%的成本 「蓋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
>> 客製化不再是有錢人蓋豪宅的專利,「開源平台」讓人人都可以自己的房子自己造
>> 租不起房就租「後院」吧!美國家庭在後院搭起小屋,讓街友成為長期房客


《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由初衷到藍圖,由理想到行動,盤點台灣社企發展的篳路藍縷。不唱夢想成真的高調,也不高舉社企是唯一解方,而是真實地告訴每位逐夢/築夢者,每次創業都危險。這10堂課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大勢,廣納資訊與個案,且深得其情,才能精煉出這10顆社企功力大補丸。讓前人走過的腳印,都成為後繼者前行的引路地圖。→ 點此搶購!

創業家里長方荷生,用 18 年時間一一打破社會界線,搶救剩食照顧里民的胃

文:社企流

界線,常是銳利無情的。

比方一條和平西路便劃開台北兩邊,東側林立著中央政府、明星學校、豪宅大廈,西側則充斥老舊公寓、鐵皮補釘、頂樓加蓋,當地里長笑稱是「前凸後翹上頂」。

早在 1963 年,位於道路西側的南機場公寓,抽水馬桶、地下電纜、迴旋樓梯一應俱全,原本是最先進的集合住宅。然而 1980 年代後,東側快速發展,房價跟著飛漲,最後只剩南機場 8 坪、 10 坪、 12 坪的小套房,容得下城市邊緣之人。

當地忠勤里共 3000 多戶,其中有 190 個低收入戶、 1195 位老年人口、 66 戶獨居長者、 536 戶身障人士、 400 位外籍配偶,遠高於台北市平均數。里內的忠義國小,更有 7 成來自高風險家庭。

6 歲即入住南機場的方荷生看盡興衰,決定擔任里長扶弱,每天都要煮上 150 份餐點供應老人小孩,但經費根本不敷使用。他眼珠子一轉,望見界線另一端被遺忘的食物。

扶助弱勢,打造老老小小的樂活園地

從最初,方荷生就扯動著一切界線。堅信弱勢不該落在線外, 2002 年他開始為獨居長者送餐, 2005 年起為學童課後輔導,又提供健康養生、衛生醫療、圖書借閱、社區巡守等服務。

隨著服務日多,越需一處廣闊空間,他說服國防部出租一處雜草叢生的將軍舊宅,再募款義賣湊足 600 萬,終於把 200 坪大的「鬼屋」變回人間。

2011 年,「樂活園地」開張,除了供長輩活動外,還為青少年課輔。另外,看準吃是基本需求,方荷生再設置「幸福廚房」,以便「送、供、共」餐。

對獨居、失能、低與中低收入戶的臥床長者,直接送餐到家;走得動的,就自行過來領取廚房的供餐,週一到週五,每日兩餐,一天收取 20 元。

至於兒孫上班,白天獨處的有眷長輩,則一同到樂活園地共餐。 8 人一桌、 4 菜 1 湯,還有桌長招呼同伴,晚餐則回歸家庭。

照顧不分地域,隔壁南門里、永昌里各有 20 餘位長輩過來共餐,加起來就有 120 張口,連同課輔班的青少年,幸福廚房一天便得備上 150 份餐點。

食材捉襟見肘下,方荷生硬著頭皮向鄰近的家樂福桂林店索取不合市場規格的醜蔬果,所幸店家慷慨相贈撞傷的高麗菜、歪曲的小黃瓜、斷裂的青椒等。不夠的,再到中央市場、環南市場爭取格外品或賣不完的食材,菜販紛紛說:「里長,你如果不嫌棄,我每個禮拜都送過來。」

人助自助,上銀行提領食物

方荷生除了照顧口腹外,也看顧健康。有一天他帶著宮廟捐助的油、米上門訪視獨居長者,發現上回贈送的米都長蟲了,這才知道有些老人吃不了那麼多,反而比較需要奶粉、營養品或尿布。

不忍浪費,方荷生把米帶回來,洗著曬著突然浮現一個念頭:「為什麼不讓需要的人,自己來挑需要的東西?」於是他決定再開一家「存提食物」的銀行。

多番斡旋,方荷生說服國有財產署出借一幢廢棄郵局,再籌措 180 萬大改造。2013 年,「幸福食物銀行」開幕,陳列各方捐助的乾貨食品與生活用品,符合低收入、中低收入戶、急難救助等條件者可加入會員,每月獲贈 500 點,用以兌換物資。

這裡的定價是外邊的1/2到1/5,例如奶粉市價 800 元,這裡只要 200 點,尿布 400元,這裡 100 點,換算起來,500 點相當於 1500 到 2000 元。但不是每項產品都在 500 點以內,像棉被需要800點,不足的可以用勞務來換。

「來當志工,送餐、義賣、居家服務、社區巡守、管理圖書、整理物資都行,一小時就有20點。」方荷生指出:「在南機場,弱勢不只有被服務的份,既可以伸手跟里長要,也可以伸手幫助別人,這樣更有尊嚴。」

目前食物銀行約 300 位會員,其中 100 多位來自隔壁社區。為補充物資,他更在收銀檯旁擺放募集花車,呼籲家庭人口較少的消費者分享一件物品。

書屋花甲和食享冰箱,接續食物生命旅程

進出家樂福之間,方荷生目睹店員定期把麵包丟棄,於是寫了份企畫書給家樂福基金會,引得法國執行長飛過半個地球來詢問:「里長,你真的想做嗎?」他點點頭。

收下這份真摯眼神,法國總會撥款 240 萬砌起「書屋花甲」續食餐廳,取「食物未完待續」之意,提供格外品讓廚師料理。 2016 年 9 月 5 日開幕當天,書屋花甲推出「不完美生菜佐熟透水果沙拉」、「保庇回鍋肉炒高麗」、「夜貓子焗烤麵包」、「格外南瓜蔬菜濃湯」,給社區長者安心享用。

門口的「食享冰箱」,則蒐羅餐飲業者的熟食及包裝食品,免費供應民眾。例如一家手做麵包店平常大排長龍,老闆卻無奈表示:「我每天都要丟掉一大箱麵包,丟到都心慌了。」方荷生拍拍胸脯說:「通通交給我!」

梅姬颱風侵襲當日,方荷生接到一通電話:「我是吳寶春麵包店的經理,今天停班停課,可是麵包早就都做好了,你要不要?」方荷生立刻穿過狂風暴雨,抱回 10 幾箱麵包。

又如陸客銳減後,鳳梨酥嚴重滯銷,許多便被搶救到食享冰箱。一般民眾也可捐贈,曾有位媽媽帶著大披薩過來,直嚷:「我忘記披薩買大送大了,可是我家只有 3 口。」

如今冰箱以麵包為多,其他還有饅頭、包子、便當、餅乾、麵條等,一天至少 30 公斤。儘管海納百川,進冰箱前仍須把關,首先限定捐贈未吃過的食物,再由兩位專業廚師檢視,接著分成小包裝,貼上日期,最後才送進冰箱,隨任何人拿取。

方荷生說:「台灣已經分太多身分階級,分到大家關係都不好,所以這個冰箱不是救濟,是分享。」每天 4 點半,工作人員會將冰箱填滿,初期 10 分鐘內就被掃蕩一空,後來方荷生出面勸導一人只能拿 2 、 3 份,「吃完,明天還有!」之後便能供給約 200 人,一個半小時冰箱才會淨空。

廚師巧手,把多餘食材變無菜單料理

過去,幸福廚房主要仰賴家樂福的即期食品,但波動極大,「禮拜六、日生意好,都沒剩;禮拜一、二去拿又 10 箱。」靠著方荷生勤跑店家,如今來源、種類日益豐富,須自行採購的比例降至 1/3 。

熟食及食品業者也自告奮勇將無法上市的貨品贈與方荷生。曾有店家料理 400 隻雞並真空包裝後,因重量不合規格,全遭退貨,最後都上了幸福廚房的餐桌。同樣的,另一家秋刀魚驗貨時,因為每條都短少 3 公分, 20 箱通通被退回,方荷生也欣然接收。還有業者滴完雞精後,將殘肉剩骨捐給忠勤里,小孩子們拿來拌飯,一下便吃了 3 碗。

這些變異極大的食材進了廚房後,有賴廚師變出人間美味,「常有人想看廚房菜單,我都說我們是無菜單料理,因為根本寫不出菜單啊!」

考量食材有限,目前書屋花甲還未對外供應續食料理,僅有甜點、飲料。但分享的心意不變,只要其他食物銀行有需要,方荷生便送出千斤糧食,亦為多個社區盤點及引薦餐飲業者,期望共享冰箱如遍地開花,延展剩食生命。

打破界線的旅程還未結束,方荷生里長一做 18 年,只因居民相信,未來還有更多社會界線等著方荷生去打破。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南機場的「翻轉老爹」方荷生:在地深耕18年,用設計師的思維重造舊社區
>>「用肚皮救地球」:她將賣不完的食材化為創意料理,來客隨喜付費共享剩食
>> 推行「在地養老」:北市省下重陽節禮金,改推「石頭湯社區照顧」


《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由初衷到藍圖,由理想到行動,盤點台灣社企發展的篳路藍縷。不唱夢想成真的高調,也不高舉社企是唯一解方,而是真實地告訴每位逐夢/築夢者,每次創業都危險。這10堂課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大勢,廣納資訊與個案,且深得其情,才能精煉出這10顆社企功力大補丸。讓前人走過的腳印,都成為後繼者前行的引路地圖。→ 點此搶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