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創業家里長方荷生,用 18 年時間一一打破社會界線,搶救剩食照顧里民的胃

文:社企流

界線,常是銳利無情的。

比方一條和平西路便劃開台北兩邊,東側林立著中央政府、明星學校、豪宅大廈,西側則充斥老舊公寓、鐵皮補釘、頂樓加蓋,當地里長笑稱是「前凸後翹上頂」。

早在 1963 年,位於道路西側的南機場公寓,抽水馬桶、地下電纜、迴旋樓梯一應俱全,原本是最先進的集合住宅。然而 1980 年代後,東側快速發展,房價跟著飛漲,最後只剩南機場 8 坪、 10 坪、 12 坪的小套房,容得下城市邊緣之人。

當地忠勤里共 3000 多戶,其中有 190 個低收入戶、 1195 位老年人口、 66 戶獨居長者、 536 戶身障人士、 400 位外籍配偶,遠高於台北市平均數。里內的忠義國小,更有 7 成來自高風險家庭。

6 歲即入住南機場的方荷生看盡興衰,決定擔任里長扶弱,每天都要煮上 150 份餐點供應老人小孩,但經費根本不敷使用。他眼珠子一轉,望見界線另一端被遺忘的食物。

扶助弱勢,打造老老小小的樂活園地

從最初,方荷生就扯動著一切界線。堅信弱勢不該落在線外, 2002 年他開始為獨居長者送餐, 2005 年起為學童課後輔導,又提供健康養生、衛生醫療、圖書借閱、社區巡守等服務。

隨著服務日多,越需一處廣闊空間,他說服國防部出租一處雜草叢生的將軍舊宅,再募款義賣湊足 600 萬,終於把 200 坪大的「鬼屋」變回人間。

2011 年,「樂活園地」開張,除了供長輩活動外,還為青少年課輔。另外,看準吃是基本需求,方荷生再設置「幸福廚房」,以便「送、供、共」餐。

對獨居、失能、低與中低收入戶的臥床長者,直接送餐到家;走得動的,就自行過來領取廚房的供餐,週一到週五,每日兩餐,一天收取 20 元。

至於兒孫上班,白天獨處的有眷長輩,則一同到樂活園地共餐。 8 人一桌、 4 菜 1 湯,還有桌長招呼同伴,晚餐則回歸家庭。

照顧不分地域,隔壁南門里、永昌里各有 20 餘位長輩過來共餐,加起來就有 120 張口,連同課輔班的青少年,幸福廚房一天便得備上 150 份餐點。

食材捉襟見肘下,方荷生硬著頭皮向鄰近的家樂福桂林店索取不合市場規格的醜蔬果,所幸店家慷慨相贈撞傷的高麗菜、歪曲的小黃瓜、斷裂的青椒等。不夠的,再到中央市場、環南市場爭取格外品或賣不完的食材,菜販紛紛說:「里長,你如果不嫌棄,我每個禮拜都送過來。」

人助自助,上銀行提領食物

方荷生除了照顧口腹外,也看顧健康。有一天他帶著宮廟捐助的油、米上門訪視獨居長者,發現上回贈送的米都長蟲了,這才知道有些老人吃不了那麼多,反而比較需要奶粉、營養品或尿布。

不忍浪費,方荷生把米帶回來,洗著曬著突然浮現一個念頭:「為什麼不讓需要的人,自己來挑需要的東西?」於是他決定再開一家「存提食物」的銀行。

多番斡旋,方荷生說服國有財產署出借一幢廢棄郵局,再籌措 180 萬大改造。2013 年,「幸福食物銀行」開幕,陳列各方捐助的乾貨食品與生活用品,符合低收入、中低收入戶、急難救助等條件者可加入會員,每月獲贈 500 點,用以兌換物資。

這裡的定價是外邊的1/2到1/5,例如奶粉市價 800 元,這裡只要 200 點,尿布 400元,這裡 100 點,換算起來,500 點相當於 1500 到 2000 元。但不是每項產品都在 500 點以內,像棉被需要800點,不足的可以用勞務來換。

「來當志工,送餐、義賣、居家服務、社區巡守、管理圖書、整理物資都行,一小時就有20點。」方荷生指出:「在南機場,弱勢不只有被服務的份,既可以伸手跟里長要,也可以伸手幫助別人,這樣更有尊嚴。」

目前食物銀行約 300 位會員,其中 100 多位來自隔壁社區。為補充物資,他更在收銀檯旁擺放募集花車,呼籲家庭人口較少的消費者分享一件物品。

書屋花甲和食享冰箱,接續食物生命旅程

進出家樂福之間,方荷生目睹店員定期把麵包丟棄,於是寫了份企畫書給家樂福基金會,引得法國執行長飛過半個地球來詢問:「里長,你真的想做嗎?」他點點頭。

收下這份真摯眼神,法國總會撥款 240 萬砌起「書屋花甲」續食餐廳,取「食物未完待續」之意,提供格外品讓廚師料理。 2016 年 9 月 5 日開幕當天,書屋花甲推出「不完美生菜佐熟透水果沙拉」、「保庇回鍋肉炒高麗」、「夜貓子焗烤麵包」、「格外南瓜蔬菜濃湯」,給社區長者安心享用。

門口的「食享冰箱」,則蒐羅餐飲業者的熟食及包裝食品,免費供應民眾。例如一家手做麵包店平常大排長龍,老闆卻無奈表示:「我每天都要丟掉一大箱麵包,丟到都心慌了。」方荷生拍拍胸脯說:「通通交給我!」

梅姬颱風侵襲當日,方荷生接到一通電話:「我是吳寶春麵包店的經理,今天停班停課,可是麵包早就都做好了,你要不要?」方荷生立刻穿過狂風暴雨,抱回 10 幾箱麵包。

又如陸客銳減後,鳳梨酥嚴重滯銷,許多便被搶救到食享冰箱。一般民眾也可捐贈,曾有位媽媽帶著大披薩過來,直嚷:「我忘記披薩買大送大了,可是我家只有 3 口。」

如今冰箱以麵包為多,其他還有饅頭、包子、便當、餅乾、麵條等,一天至少 30 公斤。儘管海納百川,進冰箱前仍須把關,首先限定捐贈未吃過的食物,再由兩位專業廚師檢視,接著分成小包裝,貼上日期,最後才送進冰箱,隨任何人拿取。

方荷生說:「台灣已經分太多身分階級,分到大家關係都不好,所以這個冰箱不是救濟,是分享。」每天 4 點半,工作人員會將冰箱填滿,初期 10 分鐘內就被掃蕩一空,後來方荷生出面勸導一人只能拿 2 、 3 份,「吃完,明天還有!」之後便能供給約 200 人,一個半小時冰箱才會淨空。

廚師巧手,把多餘食材變無菜單料理

過去,幸福廚房主要仰賴家樂福的即期食品,但波動極大,「禮拜六、日生意好,都沒剩;禮拜一、二去拿又 10 箱。」靠著方荷生勤跑店家,如今來源、種類日益豐富,須自行採購的比例降至 1/3 。

熟食及食品業者也自告奮勇將無法上市的貨品贈與方荷生。曾有店家料理 400 隻雞並真空包裝後,因重量不合規格,全遭退貨,最後都上了幸福廚房的餐桌。同樣的,另一家秋刀魚驗貨時,因為每條都短少 3 公分, 20 箱通通被退回,方荷生也欣然接收。還有業者滴完雞精後,將殘肉剩骨捐給忠勤里,小孩子們拿來拌飯,一下便吃了 3 碗。

這些變異極大的食材進了廚房後,有賴廚師變出人間美味,「常有人想看廚房菜單,我都說我們是無菜單料理,因為根本寫不出菜單啊!」

考量食材有限,目前書屋花甲還未對外供應續食料理,僅有甜點、飲料。但分享的心意不變,只要其他食物銀行有需要,方荷生便送出千斤糧食,亦為多個社區盤點及引薦餐飲業者,期望共享冰箱如遍地開花,延展剩食生命。

打破界線的旅程還未結束,方荷生里長一做 18 年,只因居民相信,未來還有更多社會界線等著方荷生去打破。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南機場的「翻轉老爹」方荷生:在地深耕18年,用設計師的思維重造舊社區
>>「用肚皮救地球」:她將賣不完的食材化為創意料理,來客隨喜付費共享剩食
>> 推行「在地養老」:北市省下重陽節禮金,改推「石頭湯社區照顧」


《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由初衷到藍圖,由理想到行動,盤點台灣社企發展的篳路藍縷。不唱夢想成真的高調,也不高舉社企是唯一解方,而是真實地告訴每位逐夢/築夢者,每次創業都危險。這10堂課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大勢,廣納資訊與個案,且深得其情,才能精煉出這10顆社企功力大補丸。讓前人走過的腳印,都成為後繼者前行的引路地圖。→ 點此搶購!

為農業廢棄物賦予新生命,鳳梨葉打造的皮革 Puma 和 Camper 都搶著用

編譯:林梅兮

Carmen Hijosa 是一位皮革專家,當她造訪菲律賓為當地皮革工廠提供諮詢時,她發現了兩大問題:他們的皮革質料很差,而且製造這項產品對於當地環境及從業人員而言,其實是雙輸的局面。在她在菲律賓旅行期間,偶然為當地找到了新契機。

Carmen 發現菲律賓人種植了很多鳳梨,而沒有販售價值的鳳梨葉則是被棄置一旁當作垃圾,她察覺了鳳梨葉的潛力,認為有機會將其發展為植物性皮革以取代傳統皮革。Carmen 表示:「鳳梨葉相當具有韌度及彈性,非常適合作為不織布的基底材質」。她同時也考察了其他植物,像是香蕉纖維或劍麻等,但只有鳳梨纖維的質地足以經得起製程的考驗,作為取代皮革的材料。

於是,Carmen 離開了傳統皮革工廠的工作,並花了 7 年的時間在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研發材料並註冊專利。64 歲的她現在正經營一間新創公司「Ananas Anam」,生產她所研發的鳳梨葉皮革「Piñatex」。

與傳統真皮或是人造皮革相較之下,不需要傷害動物就能製造的皮革,對於環境保育也有很大的正面影響。Carmen 提到:「這是以農業副產品所製造的商品,意思是它完全是個廢棄物所製造的商品。如果我們選擇使用『Piñatex』這種材質,就表示我們無須再使用任何土地、殺蟲劑或肥料,我們純粹是將剩餘產品加工,賦予它新的價值」。

製造傳統真皮需要使用許多化學物質甲醛、鉻黃這類的重金屬,這些都會連帶產生排放水汙染。欲從動物身上獲取皮毛,背後也牽涉到飼養問題,並會產生大量碳足跡。而人造假皮革通常是以石油原料製成,其製造過程也相對會衍生其他環境問題。但鳳梨葉本來就是棄之不用的剩餘物,將它轉作為皮革製造原料反而能為農民創造其他收入。

Carmen 與當地工廠合作生產,這項新創織品可以應用於製鞋、手提包,或是其他以皮革作為材料的產品。雖然塑膠材質的人造皮革因為要價便宜,所以在市場上仍受歡迎,但 Carmen 相信消費者已逐漸開始重視產品的來源,未來應會陸續影響消費習慣。她認為:「在快速發展的時尚產業中,成功的新興潮牌的帶動,使得產品製造的速度越來越快,而且著重於產量勝於品質,但趨勢顯示出消費者越來越重視我們所穿著的衣服是如何被製造出來的」。

她的公司已逐漸擴大生產線以提高產量,但依然供不應求。幾家以生產鞋和運動商品的大公司,像是 Puma 及 Camper 已經採用「Piñatex」設計出樣品,而其他公司也已開始使用這項產品。「這似乎是推出這項產品的好時機,因為我們獲得各種不同市場的穩定需求,從跨國公司到專賣店、或是喜歡嘗試新產品的客群,以及尋求傳統皮革替代品的素食主義公司等等。而我們也準備好進軍市場了」。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This Gorgeous, Sustainable "Leather" Is Made From Pineapple Waste


延伸閱讀
>> 香蕉和鳳梨也可以做衣服?看水果們如何登上時尚伸展台
>> 全球首發3D列印跑鞋海洋塑膠垃圾做的
>> 回收廢水釀啤酒美製酒業盼擺脫高耗水惡名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你可能也喜歡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