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用擠在咖啡廳,白天沒營業的酒吧與高級餐館 也可以是你的辦公室

租不起共同工作空間、或是在咖啡廳找不到容身之處?共同工作者(Coworker)的新選項:在未開店的酒吧與高級餐館裡工作。

編譯:黃思敏

在房地產業中,「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是個熱門的趨勢。根據2017年全球共同工作調查(2017 Global Coworking Survey),目前全球有超過13800個共同工作空間,而專家預期數量將於2020年之前增至2萬7千個。

需要共同工作空間的人很多,但是專業共同工作空間動輒上百美元的會員費,讓許多人望之卻步。於是人們選擇前往提供wifi的咖啡廳工作,然而有些咖啡廳也開始取消免費wifi,以驅逐這群拿著筆電霸佔位子的人們。

現在越來越多城市裡的共同工作者(Coworker)有了另一個選項:在非營業巔峰時段的酒吧和餐廳裡工作。

這是一個雙贏的策略,不僅能為餐廳與酒吧的老闆帶來額外的收入,更能為共同工作者提供更便宜的工作空間。在紐約這座共同工作蓬勃發展的城市裡,就有超過2千家餐館在白天時空轉。

為白天的門可羅雀的餐館及酒吧創造收益。

一間紐約的新創公司「Spacious」積極經營這些未被充分利用的空間,這對那些難以在熱門咖啡廳中找到位子的遠距工作者而言是一大福音。(同場加映:【柏林現場】這個團隊把貧民區中的老公寓,打造成創意人最愛的文創基地——專訪德國Agora創辦人

Bloomberg的專欄作家Shelly Hagan撰文表示,因為餐飲業本身的利潤低,所以對經營者而言,把餐館或酒吧在生意欠佳的白天轉型成共同工作空間有很大的誘因。

「當我經過一間咖啡廳,看見裡頭的人們緊鄰彼此地坐著,然而隔壁美麗的餐館卻空無一人,我就想這兩者(空著的餐館與工作者)根本就是絕配。」Spacious的共同創辦人Preston Pesek告訴Bloomberg。

目前為止,Spacious共在紐約經營了7間「餐館共同工作空間」,而會員每月僅需支付95美元(約3千元台幣),就能使用所有空間。Spacious讓這些空間在上班時段保持開放,並提供wifi、茶、咖啡,以及1位駐點人員以協助會員報到。

Spacious貼心地供應茶水。

會員也可以租用會議空間:第一個小時免費,之後每個小時收6美元(約2百元台幣),一天最多收29美元(約9百元台幣)。(同場加映:打造「有機」的共同工作空間:我們不只共享桌子,還要共享創新能量

在這塊市場上,Spacious也擁有越來越多的競爭者,如:「WorkEatPlay」,其與高檔餐廳合作,並提供會員美味的食物與尊榮的服務。除了紐約之外,奧斯汀、雪梨、墨爾本、特拉維夫等城市皆有類似的新創公司出現,如:Switch CoworkTwoSpacePub Hub等。

在閒置餐館而非千篇一律的辦公室工作的共同工作者,能享有美好的工作氣氛,而最棒的是:下班後闔上電腦便能直接參加晚上的派對了!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Startups now turning upscale restaurants & bars into coworking spaces during the day

延伸閱讀
>> 姊妹們一起創業吧!女性專屬共同工作空間,讓「女力」與創業家同在
>> 不只辦公室,廚房也能共享!這間「出租廚房」助烹飪好手輕鬆創業
>>「朝九晚五」也能改變社會!他創立媒合平台,助上班族用業餘時間組織創業團隊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邱星崴——別去責備老一輩為什麼不改變,而是用行動證明我們可以有新選擇

文:陳玟成

對於台灣年輕人而言,大學時期是最多人探索自我的時期,許多人透過社團、交換學生、旅行和打工實習等方式,更加了解自己的興趣和志向。當時身為大學生的邱星崴也是如此,熱衷參與各種志工旅行和服務性活動。不過影響他往後人生道路的關鍵點,不在這些追尋外在世界的過程之中,而在於一門重新認識自己家鄉的課堂作業。

「以前我對自己的家鄉南庄是不熟悉的,但是透過一門研究清代歷史村莊的課程作業,才讓我有機會去看到原來自己的家鄉文化歷史這麼豐富。」邱星崴透過學術研究展開溯根之旅,連同研究所論文前後花費超過5年時間,針對苗栗台3線和客家文史進行研究和田野調查。

在過程中,他觀察到自己的家鄉正面臨人口流失、產業衰微、缺乏文化認同等挑戰,因此他實際投入社區營造發展工作,希望和在地人民一同改善家鄉現況。

「認識土地最好的方法,是生活」

滿腔的熱血,卻被現實利益給澆熄

社區營造發展工作一開始讓邱星崴覺得勝任愉快,因為總幹事和在地居民喜歡有年輕人返鄉辦文化活動,而自身也覺得透過這些活動可以凝聚在地人認同,進而一起解決在地問題。但後來的地方選舉,卻澆熄他原本滿腔的熱血。

「一到選舉大家就會為了利益衝突而扭曲原本的理念,很多前輩因為現實利益的考量,而不將選票投給自己理想的候選人。」那時候邱星崴才意識到,社區營造是意識面的改變,而不是結構面的改變。如果沒有經濟的自由,就不會有思想和行動上的自由。(同場加映:老寮Hostel創辦人談社區營造:先讓在地農民溫飽,再來談思想和政治選擇

接著苗栗爆發大埔事件,邱星崴轉身投入社會運動,為被徵收土地的居民們捍衛權益。然而激烈的抗爭手段卻造成當地居民對邱星崴的質疑和不信任,也讓他重新思索除了社區營造和社會運動之外,是否有其他改善在地的可能性。

運用田野調查,開啟在地新出路

退伍之後的邱星崴重新回到家鄉工作,這一次他選擇用新的方法——社會企業來改變在地議題。他前後開設「老寮青年旅館」和「Valai農創店」,並開發在地小旅行和商品。

有別於一般的新創公司,邱星崴投入很多時間從事田野調查,建立對在地社會網絡的認識和研究,並從中開發產品和服務。例如他們帶領遊客去採桂竹筍,讓遊客從活動的過程中了解在地文化,並且藉由消費支持當地產業運作。(同場加映:老寮青年旅舍 重溫故鄉的顏色

深度體驗南庄的「桂竹旅行」。

「為什麼我們選擇推廣桂竹筍而不是桐花或桂花釀?這就是從田野調查結果發展的差異化。」邱星崴分析南庄老街賣的產品,發現大部分都來自商人炒作,而不是由在地家庭式農業生產而來,無法實質改變在地經濟,也和當地文化沒有連結。但他返鄉創業的目標是要重振在地產業和文化,創造符合在地需求的新選擇給遊客和在地人,提供南庄更好的出路。

年輕人別責怪老一輩不改變,用行動證明新的選擇

走過社會企業的3年創業旅程,邱星崴即使在事業上慢慢站穩腳步,卻也承認在地居民的改變有限,因為過去的舊有模式已經影響老一輩太深了,但他認為一味去抱怨並無法改變現況。

「我們要改變條件而不是責備個人,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和限制。在人口老化和凋零的困境下,他們除了廢耕和賣田地賺錢之外還有什麼選擇?與其責備老一輩不改變,不如用行動提供他們不同的選擇。」

儘管大環境改變有限,邱星崴仍然保持樂觀的態度,一方面他認為改變社會問題本來就不是一蹴可及,另一方面他也看到改變的曙光出現。有些年輕人受到邱星崴的鼓舞,跟隨腳步返鄉創業,另外也有在地人開始從在地需求發展出創新經營模式,例如一位原本開長途卡車的司機,轉而成為發展魚稻共生的農人。他認為唯有新一代的年輕人團結合作,創造經濟上的獨立自主,才能擺脫現況改變家鄉。

Valai 農創店展售許多在地商品。

給未來創業者的建議:社會企業要解決真正的問題

邱星崴認為,對於社會議題有夠深的認識,才能找到真正的問題,進而發展出好的戰略,而非只會戰術的運用,卻只解決表象的問題。

以開發番庄茶產品的經驗為例,邱星崴在研究在地茶產業的時候,觀察到人力短缺造成茶園廢耕的困境;同時他也透過訪談發現在地曾流行過「番庄茶」這款產品,與現產東方美人茶相比,番庄茶可以運用機器採收,能降低人力成本和擴大茶園使用率。

因此他在「戰略」上決定復興番庄茶作為新產品,並透過「戰術」上的商品包裝和平台行銷進行銷售。如果跳過問題研究的階段,直接從現有生產的東方美人茶進行戰術上的包裝和銷售,難以實際改善當地人力短缺的結構性問題。

「很多年輕人對於返鄉創業存有不少幻想,不如先好好認識在地議題。」邱星崴用扎實的田野調查和行動,一步步踏出自己返鄉創業的道路,而他的故事,也可作為未來創業者寶貴的經驗。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草地學院:改變社會的能量不是來自憑空想像 而是在我們腳下這片土地上
>> 老寮背包客棧 要推「農創餐廳」
>> 林峻丞─「文化脫離了在地的脈絡,就失去了生命」甘樂文創用在地文化滋養創意

有著社會學背景、對田野調查深具經驗的「老寮」創辦人邱星崴,7/8-7/9將來到社企流五週年論壇,分享返鄉創業的故事以及獨到的田野觀察,趕快按此進報名網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