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邊遊戲一邊開會」:Wiithaa用桌遊工作坊,讓企業跨部門員工一同改寫商業模式

文:林冠吟

在一般人所熟悉的會議場合中,往往能看見西裝筆挺的參加者、令人昏睡的投影片,和台下偷偷打盹的身影。然而,只要有Wiithaa在的會議場合,絕對找不到任何打瞌睡的身影。

Wiithaa是法國一間以推廣「循環經濟」為主的設計顧問公司,他們主持會議時幾乎不使用投影片,而是帶領參與者玩起「桌遊」,讓他們在遊戲中交流彼此對於公司商業模式的改革建議。

結合「循環經濟」與桌遊的設計公司:Wiithaa

「新的產品總是閃閃發光,然而產品被丟棄後的處理方式,以及回收過程中耗費的能源和所造成的汙染,這些資訊往往被隱藏起來」Wiithaa共同創辦人Nicolas Buttin憶起創辦初衷時表示。

出於對產品背後之處理系統的好奇,Nicolas Buttin決定開始進行調查。2012年自英國設計學校畢業後,他與夥伴Brieuc Saffré共同創辦設計顧問公司Wiithaa,希望能透過環保、永續的設計概念,為目前線性經濟下,產品「用完即丟」的思維提出一些解方。(你可能會喜歡:當人人視廢棄物為燙手山芋,這間新創「把垃圾當寶貝」:用設計顛覆你對環保商品的想像

從創業的想法到真正的實踐,中間歷經3至4年的時間,Wiithaa團隊才建立起穩定的商業模式。「這幾年中,我們必須要釐清自己的想法,同時進行業務開發,不斷與潛在客戶聊天,讓他們越來越重視循環經濟的概念。」Nicolas解釋。

如今,Wiithaa發展出Circulab工作坊和相應的顧問服務,讓參加者藉由桌遊理解循環經濟,短短4年內,已吸引不少大企業如IKEA、Holcim、L'Oréal上門尋求協助。

Circulab工作坊:從點子到產品原型打造

Circulab工作坊是如何運行的呢?

「通常這個工作坊會進行3天,與我們合作的企業會帶著自己想要解決的問題來。」Nicolas說道。

企業的問題可能是:如何在不增加成本的狀況下,提高產品的競爭力?或是如果公司想對消費者揭露更多產品資訊,可以怎麼做?接著Wiithaa會將這些問題重新設計,放到桌遊中讓參與者一起思考如何解決。

在工作坊的第一天,所有參與者必須先針對問題做研究,再依照問題的特性,去工廠或後勤中心參觀。「我希望企業中不管是政策決定者、行銷部、工程部等不同領域的員工都能共同參與。」Nicolas說道,不同部門在做決策時常有各自的考量,因此希望藉由參與問題的研究,讓各部門對問題的本身有更多的理解。

Nicolas表示,「我覺得知識的分享是很重要而且有價值的。」(同場加映:不「打」程式用「玩」的:全台首款程式教育桌遊 在海盜爭奪戰中學習邏輯思維

一旦所有資訊蒐集完成,第二天便開始進行整合與腦力激盪。Wiithaa會將第一天所蒐集到的資訊(例如產品所需的自然資源、目標客群、合作對象等)融入桌遊設計,接著讓來自各部門的參加者,思考能讓公司既解決挑戰、又同時獲利的方法,先讓他們腦力激盪,再逐漸收攏出幾個好點子來做測試。

最後一天,則是針對好點子進行原型打造(prototype),以便讓參加者去對真實的顧客做測試。Nicolas笑著說:

「人們常常一提到循環經濟,只聯想到回收,好像它只跟少部分的人有關,我們透過這個遊戲,讓人們知道它也跟大數據與知識共享有關。循環經濟其實跟所有東西都有關聯。」

不僅大企業,就連公家機關也是Wiithaa的客戶之一,Nicolas分享說,法國郵局在參加完工作坊後,決定開始發展「回收系統」,未來郵局不只送信件,也能回收各類的垃圾。

不只是桌遊,更是互動

Nicolas認為Circulab工作坊的價值在於互動,因此參加者的投入與否是工作坊的成敗關鍵。他坦言,經常會遇到一些「認為桌遊不太正經,或質疑工作坊成效」的參加者,此時團隊就必須謹慎地處理,試著去改變對方的想法。「特別是原本只專注於線性思考的參加者」,看見他們逐漸轉變想法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目前Wiithaa已有40名員工分布在15個國家,今年九月Nicolas也受邀至TED分享Circulab工作坊,未來他希望能將這套桌遊擴展至國際。「對我而言,改變人們的想法,讓他們知道還有另一種新的思考方式是很棒的目標。我很開心能把未來帶給大家。」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一年幾千噸的電子廢棄物,是垃圾山還是「礦山」?長期而言,重新設計供應鏈才是關鍵
>> 可以用一輩子的行動電源!紅點設計大獎得主,讓舊手機電池擁有燦爛的第二春
>> 「大自然會怎麼設計地毯?」全球最大地毯商用仿生學和循環經濟,要在5年內達到零廢棄

推動社會企業,為什麼要修公司法?6個關鍵問題,帶你了解修法重點與爭議

2016.12.29

你知道嗎?最近耳熟能詳的「社會企業」,在台灣並不是一種法定的組織型態。一般具營利行為的社會企業,只要註冊為「公司」,就必須受公司法的規範。然而在現行公司法「股東利益最大化」的大原則之下,可能會讓社會企業難以延續創業的初衷。

文:陳怡臻

根據經濟部商業司統計,至2016年10月止,我國登記名稱包含「社會企業」(以下簡稱社企)的公司,扣除已解散家數共118家。若將範圍擴大至蒐集社企資訊相關業者如公司登記、社企登錄機制(由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委託台灣公益團體自律聯盟執行)、社企聚落(由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委託生態綠股份有限公司執行)、政府資源輔導、社企流iLab社會企業育成計畫及媒體報導等,初步統計高達450家

社會企業在台灣迅速發展、百花齊放確是好事,但同時也衍伸出各種問題。近期台灣《公司法》大修,其中有關是否該為社企另訂專章(節),引起了許多討論和關注。社企流整理了6大關鍵問題,帶你看看此次修法的重點與爭議。

現行公司法,對社會企業有什麼影響?

現行《公司法》主要有2條法規不利社會企業營運,分別為:

  • 第1條:「本法所稱公司,謂以營利為目的,依照本法組織、登記、成立之社團法人。」
     
  • 第23條:「公司負責人應忠實執行業務並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如有違反致公司受有損害者,負損害賠償責任。」

綜合以上兩條法規造成的不便如下:

  • 綜觀現今全球公司法的規範趨勢,公司存在價值已不侷限於追求股東利益最大化,而無視其他社會目的。但反觀我國《公司法》第1條,卻可能讓具公益目的或其他社會使命的公司,落入因追求其他目的而背負「缺乏法律正當性」的危險
     
  • 我國現行《公司法》規定公司存在的目的以營利為主,公司負責人自然會傾向以股東利益最大化為優先考量,若追求或照顧股東以外的第三人利益,恐有被認定其違反對公司忠實的義務,陷入訴訟之累,阻礙其發揮社會影響力。

也就是說,現行《公司法》所奉行的「股東利益最大化」原則,已無法適應社會現況,應往「集總體利害關係人的最佳利益」方向修正較為適當

所以修法是在修什麼?

了解問題後,我們來看看,若真修法,到底會怎麼修呢?

這次修法主責社會企業的團隊提出了兩大修正方向:

  • 放寬公司法第1條與第23條的規定,並在第1條中增加第2項:「除前項之營利義務外,公司得同時追求社會及公共利益」,讓社會企業組織或其他具社會使命之企業也能適用。
     
  • 新增訂「兼益公司」專章(節)讓欲選用該法規的組織有法可循,藉此作為未來大眾辨識的參考。

目前各界對於第一項調整:「放寬公司法,讓更多組織適用」普遍沒有異議,但對於「是否需要現在增訂『兼益公司』專章(節)」卻持不同看法。

傾向「新增『兼益公司』專章(節)」的業者認為,這將有助於使投資人和消費者能有所依據,辨識出有社會影響力的組織。但也有些業者認為時機尚未成熟,考量到台灣社企才剛開始起步,應待社會取得集體共識後再研擬下一步,不必趕著「急就章」。

可以發現,這次爭議主要來自「新增「兼益公司」專章(節)的時機」還未達到共識。因此接下來,我們會將討論聚焦於「是否有必要增訂『兼益公司』專章(節)」

等等,什麼是「兼益公司」?它和社會企業有什麼不同?

「兼益公司」(profit-with-purpose business)一詞最初為2014年「G8」(註一)所提出。傾向「新增兼益公司類型」的業者認為,「社會企業」至今在全球仍無統一定義,更何況是移植歐、美各國概念的台灣,在各種廣義、狹義脈絡交雜下,使我國總是對社企的概念有所分歧。

因此他們認為,若在《公司法》中新增一種叫「兼益公司」的公司類型,並透過增設專章(節)明確規範定義與內容,提供社會企業或相關組織自行選用,將有助於為我國至今尚未有結論的「社會企業」一詞找到共識。

那「兼益公司專章」會有什麼內容?

按目前傾向新增專章(節)所提出的建議,大致包括以下三大部分:

  • 總則性規範:明確定義「兼益公司」的規範、適用對象、資格取得與中止程序、主關機關權限等。
     
  • 社會使命確保機制:公司章程應具有社會目的、負責人應盡的權利義務,以及如何設置公益董事與公益經理人、發行公益報告、公益報告內容等規範。
     
  • 將考量每家企業規模、資源與人力,由主管機關來訂定不同版本的最低密度規範(註二)。

這代表著,欲符合「兼益公司」規範的組織,可依自身營運條件選擇適用方案,未來只要遵循該方案「最低密度」的規範即可。也就是說,組織愈小,規範門檻愈低,組織愈大,規範相對就愈嚴格。

真的有必要列專章嗎?來聽聽兩方說法

我們統整了幾項爭議與說法:

終於了解爭議全貌了,來看看目前修法進度走到哪?

目前在放寬公司法第1條與第23條規定的部分,已通過這次公司法修法委員會的決議,未來已確定將由行政院提案至立法院,進行後續。至於「新增兼益公司專章(節)」的部分,則須待經濟部統整與確認,後續討論請見vTaiwan社會企業公司法

意見不同,未必不好。我們綜觀正反兩方意見,雖看似歧異,卻都對台灣社企「走向共好」的願景有共識,而作為台灣民眾最想看見的,不外乎是公開透明的討論與對話。後續社企流將持續關注公司法的修正,一起見證台灣社會企業的發展。

核稿編輯:金靖恩

註一:「G8」原名為Group of Eight,現名為「G7」,指現代世界7大先進國家所組成的政府首腦國際組織。當時,因考量歐盟社企多放在第三部門下管理,定義較窄,具有資產鎖定和盈餘分配限制,為了肯定能邊賺錢、邊做好事的這類企業發展,而發展出「兼益公司」一新公司類型,讓這類企業納入社會影響力的光譜。

註二:意指該單位所受最低程度的規範。密度越高,代表愈嚴格;密度越低,代表規範愈寬鬆。

註三:「組織法」是規範組織成立、運作及解散的法律,例如:公司法即規定了股份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的基本架構,屬於組織法;但若是法律規定政府予以補助或減稅等,則屬於公司組織架構外的「作用法」,對產業總體環境影響較大,例如:獎勵投資條例規定之稅捐減免。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社會企業方興未艾之地-英國
>> 美國「公益公司法」概覽
>> 亞洲社企領頭羊-南韓「社會企業促進法」介紹
>> 社企2.0 : 修法規引創新
>> 獲利不再是唯一目的!公司法有望為社會企業修法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