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提倡循環經濟:荷蘭這間公司強調「以租代賣」,延長牛仔褲的使用壽命

2016.09.2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編譯:琪拉

當一件衣服舊了、破了或不合身了,我們通常會把它丟掉,再買一件新的。但人通常不會想知道這件衣服的布料從哪裡來,丟掉它後是否會造成環境汙染。「泥巴牛仔褲」(Mud Jeans)是一間荷蘭公司,它們想到一個聰明又環保的的方法來製作牛仔褲。

就像其他標榜環保衣料的公司,這間4歲的新創公司認為對於衣服的原料來源應該要有較負責任的做法,它們提倡用舊換新,以舊衣服的原料來製作新衣服。儘管它們受到很多的批評與懷疑,認為這樣的作法支撐不久,但是至少它們也支撐了4年,並且還把公司推向了新的一步。

從2013年起,這間公司就讓人「租褲子」,租期長達一年,並持續把回收的舊衣服租借給新的人。

租借牛仔褲的顧客只要先付美金20元的頭期款,之後再每月續付美金8元的月租金,租期長達一年。一年後,顧客可以選擇保留這條牛仔褲,或租借新的牛仔褲。

有趣的是,當客人決定把租借的牛仔褲返還的時候,若牛仔褲的狀況保持得還不錯,「泥巴牛仔褲」會決定以較便宜的價格賣掉它。若這條牛仔褲已經被穿得破舊不堪,該公司就會把它給拆了,把它結合其他有機棉布,製作成一條新的牛仔褲。這條新牛仔褲會維持25%舊布料以及75%的新有機棉布來製作,儘管公司的CEO希望之後可以進步到新舊五五比例。

依據ShopSmart雜誌的調查,雖然女人通常只會輪流穿4條牛仔褲,但女人的衣櫃裡面通常會多達7條牛仔褲。而且,該調查又發現10個女人裡面就有1個女人願意花超過台幣3000元(美金100元)的價格買條牛仔褲。這間公司的理念來自「循環經濟」,希望所有物質的資源都能永續經營。雖然已經有很多成衣大廠例如H&M,以及North Face已經著手往這方面努力,但這樣的概念還不成氣候。

據調查,一個美國人一年可以丟掉約35公斤重的衣服,垃圾掩埋場裡面的衣服垃圾約佔了5%。

但製作一件新衣服,卻要花費大量的水、染料、化學藥劑,而這些製作成本若最後還是成為掩埋場裡的垃圾,就太浪費了。

「泥巴牛仔褲」的概念雖然無法完全被時裝界所認同,但美國知名時裝設計學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的助理教授Timo Rissanen卻很認同他們出租衣服的理念。他說:「對衣服來說,要維持衣料的持久性及美觀,不可能百分之百完全以舊衣料來製作新衣服,但是租借衣服這方式我認為是個很好的替代方案。」

不僅如此,該公司也努力把人與牛仔褲結合。提供分享平台讓使用者分享他們穿的這條牛仔褲背後的故事。 Rissanen教授也表示:「近幾年來,大家越來越看輕一件衣服的價值,不了解背後花了多少人的心血與努力,他們把衣服當作垃圾一樣對待。」

的確,當衣服已經變成速食工業,衣服已經變成用過即丟的概念時,我們需要像「Mud Jeans」這樣的公司,帶我們體會惜物、環保與經濟的觀念。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原文標題:只要二手牛仔褲的公司

延伸閱讀
>> 人工智慧的道德規範 
>> 岸邊洪水 全球暖化開始了  
>>「舊書櫃變新廚房」:IKEA回收傢俱,欲打造「循環商店」
>> 這間「只租不賣」的嬰兒服品牌,讓寶寶有穿不完的可愛衣服、爸媽再也不用煩惱舊衣物
>> 「大自然會怎麼設計地毯?」全球最大地毯商用仿生學和循環經濟,要在5年內達到零廢棄

「如果我們不保留,苦茶樹也許會在這世代消失」:茶籽堂立志用20年,找回台灣最好的苦茶油!

文:林冠吟/圖:社企流、茶籽堂

「 苦茶油很有機會成為東方精緻農業的原物料,」在台北一處新創團隊的辦公室,茶籽堂總經理趙文豪這麼說,「因為苦茶油營養價值高,又具備藥理用途,讓它被視為『東方的橄欖油』」。

然而,過往家家戶戶可見的苦茶油,隨著台灣苦茶油產業沒落,以及大陸籽的傾銷來台逐漸消失,如今市面上幾乎買不到使用台灣籽製成的苦茶油。

「如果我們不保留、或是不去耕種,苦茶樹就會消失在我們這個世代」,趙文豪在受訪時感嘆地說,「台灣這塊土地的東西,總要有人去承接下來。」

這個念頭,讓他決定帶領著原本以販售苦茶籽清潔用品為主的茶籽堂,往供應鏈的上游探尋,從苦茶樹的產地開始,復興百年在地的文化與精神。


跑到源頭,為了做出最好的苦茶油

為什麼販賣一瓶苦茶油,還要如此「厚工」(台語)地走訪進產地,並做起田野調查呢?

「關鍵就在於,我們想做一個好東西。」趙文豪說,「而好東西的關鍵就在於原料、加工都要是好的。」

然而,這個體悟卻是他用不少合作上的失敗經驗換來的。
 
早在2012年,趙文豪便有推出苦茶油的計畫,因考量到茶籽堂是台灣品牌,所以團隊希望除了大陸籽之外,也能推出台灣籽的油。然而,當團隊開始著手進行時,卻發現台灣籽的製作困難重重。
 
「基本上榨油廠不太經營台灣籽的油」趙文豪說,目前榨油廠主要進口國外的苦茶籽來榨油販售,因為對榨油廠而言,台灣籽價格高、數量少,缺乏誘因。
 
然而,當茶籽堂團隊好不容易找到願意合作的廠商時,卻遇上食安風暴,消費者對於苦茶油的需求提高,因此榨油廠便開始自己賣起油,不僅不願提供大陸籽的油給他們,也不收台灣籽來榨油。

當時與榨油廠的合作困境,促使趙文豪決定成立自己的農業規劃團,從產地的篩選品種、採收過程、到榨油的管控一手把關。

「如果台灣在農業上已經做得很好,我們根本就不用花費這些精力,但因為上面(源頭)都還沒有人願意去做,我們就必須串聯到上面(源頭)。」趙文豪苦笑。

成立農業規劃團,不讓苦茶油文化失傳 

茶籽堂從 2014 年開始,走訪全台灣 20 個苦茶籽產區、拜訪超過 50 位苦茶樹農,透過田野調查,團隊也發現苦茶產業所面臨的困境。
 
趙文豪表示,台灣農業普遍性的問題是,老齡化很嚴重,苦茶樹農平均超過 70 歲,「如果老農民走了,那些故事或是文化恐怕就失傳了。」
 
雖然農委會於2014年正式將苦茶列入轉作獎勵項目,前4年每年每公頃補助4.5萬,但是青農的投入意願仍然低落,趙文豪認為一來是和新植苦茶樹約 5至10 年才能收成,時間成本高有關;二來則是因為目前苦茶產業沒有被價值化,「茶葉認真做一公斤可以賣到一兩萬,但台灣籽的苦茶油一公斤只賣1500到2000元。」對農民來說,如果種植作物沒有未來性,那補助再多也沒有用。

同時趙文豪也發現,這些苦茶農其實還在努力,只是缺乏一個橋樑去串聯他們。

為了提高苦茶產業的價值,茶籽堂成立農業規劃團,並制定五年的農業計畫,從最根本的文化歷史紀錄著手,先了解苦茶產業真實的現況和問題,接著再以契作農場的合作方式,以合理價格收購苦茶籽,保障苦茶樹農的生活。同時開拓新的合作農場,像是與嘉義阿里山的農民談檳榔園轉作,以及南投仁愛鄉的休耕地復耕。2016年,茶籽堂已種下第一批3000棵苦茶樹新苗,並立志持續20年。

「把土地整理好,讓更多人回家」

目前茶籽堂在台灣共有6區契作農場,參與復耕的農民有18位,已種下的面積有5甲地(相當於115個籃球場大),然而平均使用3公斤的苦茶籽鮮果,才能醡出一瓶250毫升的苦茶油,即便種下3000棵苦茶樹,一年也只夠產出約1000瓶苦茶油,供不到500個家庭使用。

因此茶籽堂發起「苦茶油復興之路」計畫,邀請民眾一起為台灣的苦茶產業盡一份力,贊助金額將用於苦茶樹苗的成長基金。
 
年紀輕輕就投入農創的趙文豪,談起苦茶對他的意義時,感嘆地表示,現在台灣年輕人分成兩派,一派是選擇移民或出國工作,另一派則是選擇留在台灣,

「既然我們選擇留在台灣,就應該想辦法將台灣的問題找出來,不要只會抱怨,而是要試著讓它(台灣)變得更好。」

「我希望透過茶籽堂,引發更多人關注我們的土地,然後一起想辦法把我們的土地整理好,讓更多人回家。」

核稿編輯:金靖恩
資料整理:羅令婕

延伸閱讀
>>「苦茶油復興之路」計畫
>> 趙文豪重振台灣苦茶產業 讓「東方橄欖油」重拾價值
>> Blue Seeds契作小農 致力減少環境荷爾蒙
>>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有機農場:這間農業新創推「室內耕作」,立志遍行全美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