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5個方式讓實體書店人潮不斷 桑格書店的設計思考哲學

2016.08.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蔡明淳

台灣的出版產業整體產值不斷衰退,實體書店更受衝擊。在台北市中心「14樓」,堪稱台北市最高書店的桑格設計書店,走過三十幾個年頭,不斷隨著消費者及市場需求做調整,更實踐設計的本質,於2016年年初完成店面改造,傳統的行業在互聯網的時代該怎麼與時俱進,跟著桑格改造的過程,我們可以一窺究竟。

(老闆施木欉先生。)

1. 從客戶的需求出發

老闆施木欉先生在民國69年時,在台北鴻儒堂書店擔任送貨外務,當時正逢台灣經濟起飛,各行各業有大量的廣告需求,因此廣告業蓬勃發展,但台灣卻沒有夠多的書籍或資源可參考。鴻儒堂是一家綜合書店,惟缺少了設計相關的書籍,施先生將顧客的意見反應給公司,卻不見公司的改變。後來離開鴻儒堂,施先生想到了這塊市場上還沒有被滿足的消費者需求,因此創辦了桑格設計書店。

書店的位置在台北市中心的14樓,老闆說既然當不了最大、最好的,那來當「最高」的書店。桑格早期進口設計相關的原文書,希望提供給消費者,平價、買得起的書,民國八十幾年因應設計電腦化,也自己出版電腦繪圖相關技術的書籍。主題以設計為主,從原本的廣告設計,而因應電腦的興起,自行出版電腦繪圖相關的書籍。近年來,「設計」已經不局限於傳統的視覺藝術,而是將設計的的概念及心法融入商業及生活中,因此桑格也引進相關的原文書籍,及在2015年出版《體驗設計》與《溝通前瞻思維》這兩本書。

雖然是三十幾年的老店,但是桑格一直不斷根據市場的需求調整自己的腳步。尤其網路的時代來臨,已經無法用舊思維去思考這本書賣不賣得動,新書只要一放上網路,馬上就能得到消費者的反饋。

(改造後的書店,除了看書、買書,還可以辦讀書會。)

2. 實體書店最大的意義在於空間與人的關係

因為受了自行翻譯出版的書籍:《體驗設計》與《溝通前瞻思維》的啟發,施先生決定將過去盤旋在腦海中三年的想法付諸實現,2016年進行桑格書店的空間改造。

起初是因為施老闆的兒子施俊豪組了一個讀書會,讀書會的成員常到桑格來聚會,察覺桑格的空間與設計都不符合現在消費者的需求,於是他們進一步組了工作坊,每個週三到桑格來,針對空間的改造進行討論,發想時運用科學的方法,如使用者經驗研究、設計思考等。施老闆偷偷問兒子,你的好朋友每週來這邊幫忙,要不要給他們錢阿?在老一輩的想法裡,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但是殊不知這一群年輕人並不要錢,他們只是希望自己聚會的空間,也變得舒適、友善。「改成這樣,他們現在來都好開心喔!」施老闆說到。

為什麼實體書店漸漸受到網路書店崛起而衰微,但是誠品書店還是會吸引大批的文青去朝聖?實體書店所能提供的價值不再只是書籍,而是一個空間的氛圍,人與人、人與書在這個場域裡互動、交流,才是書店帶給我們最美好的一件事。改造後的桑格,充分了展現了這種精神。

3. 實踐體驗設計與設計思考

改造的內容完全基於使用者對這個空間的期待,一進書店的左手邊樑柱上貼滿了使用者給桑格回饋的彩色便利貼。便利貼其實是體驗設計及設計思考常使用的工具之一,訪談人員可以請教消費者許多問題,蒐集使用者進入書店每一個環節的體驗與感受,好的壞的都可以寫下來,每一點就寫成一張便利貼,匯集在同一個牆面,讓研究人員可以進行後續的研究、比較。

這些便利貼被分門別類排列整齊,從空間動線、書店氣氛、書籍分類、新服務亮點到Idea建議。使用者覺得好的地方就畫上紅色的笑臉,需要改進的地方就畫上哭臉。這一面牆如今也成為桑格的特色,不只賣設計,更真正實踐體驗設計及設計思考。

桑格過去的裝潢較是古典的風格,書櫃是傳統的咖啡色,每個書櫃上清楚標明書籍的種類。改造前,施先生一直覺得桑格太小,塑造性很小,還有必要改造嗎?然而「小」反而成為桑格改造思考點。改造後,以白色為基調,視覺上的效果,空間變大了,重新規劃動線,使這個場域變成多功能的空間。可以找書、看書,也可以舉辦讀書會,未來更將規劃展覽與演講、書籍導讀等活動。

改造後,書架上找不到書籍種類的標註了。除了使整個空間看起來更清爽,更增加顧客「尋寶」的樂趣。書籍還是有分門別類放置,但你可以花更多時間在與書互動。如果真的趕時間或找不到,櫃檯有一台iPad可以讓你快速查詢書籍。

(桑格的改造,就源自於這一面牆上的便利貼。)

4. 互聯網時代,書店該如何轉型?

互聯網時代全面衝擊每個產業,對於傳統的從業人員來說,到底是要擁抱網路還是與之涇渭分明呢?桑格約在十年前投入網路書店的建置。剛開始建置的時候,同業也是不以為意,覺得不需要投入時間及成本。而聽從許多朋友的建議,施老闆毅然決然成立網路書店。目前的網路書店系統是第三代,中間經歷了兩代產品的失敗,第三代曾發展成目前這樣成熟、可升級的系統。

網路書店對桑格來說有兩個層面。第一。面對國外的書商、代理商,網路書店代表桑格的品牌,可以讓書商很快了解桑格的定位。第二,面對消費者,可以提供更即時、方便的服務,也可以從網路書店觀察出讀者的喜好。

目前桑格的網路書店也有台北市六小時到貨服務,一點也不輸給大型的網路書店。

(桑格售出的書,都有免費包書套的服務。黏貼書套的膠,是用日本進口最好的膠帶。)

5. 魔鬼藏在細節裡,永保創業精神

談起事業經營的成本,施老闆無意間提到,幫書包書套是最耗費人工成本的。原來,桑格每一本售出的書,都有免費包書套的服務。因為愛書、惜書,希望書在每一個客人的手裡都能保存永久。走過三十幾個年頭,見證了台灣設計界的更迭發展,桑格書店仍然保持著創業精神,跟著市場需求時時改變。假日的時候有空,不妨來台北市最高的書店走走,喝杯咖啡吧!

全文轉載自創業拿鐵Start Up Latte,原文標題:還在網路上買書? 這一家書店讓你來了就不想走

延伸閱讀
>> 兩個推廣閱讀的傻瓜創辦「行動書店」 讓印度偏鄉的孩子讀遍萬卷書
>> 這間新創文具品牌,讓小朋友再次愛上買文具—家長還能兼做公益!
>> 讓實體店面起死回生的五大祕訣

「把城市當成教室,找到想花一輩子學習的事情」:張希慈創辦城市浪人,鼓勵學生向外探索

2016.08.11
合作轉載

文:Kenzo

在台大水源校區思源樓四樓,有一處名為「台大車庫」的創業共同工作空間,是由台大創意創業中心所設立的最前期新創團隊孵化器,在台大車庫一進門最前面的位置,就是以「流浪挑戰賽」聞名,協助青年走出舒適圈的創業團隊「城市浪人」的辦公空間,他們同時也是台大車庫裡最老的團隊之一。

城市浪人團隊創立至今三年半,直接服務超過5000名年輕人,影響力遍及台灣、香港、澳門、日本、中國、美國等地,這群年輕人累積完成任務數超過3萬5千件,任務成果協助超過30個NGO、超過200間文創相關工作室,其中更累積了超過2000篇口述採訪記錄稿件,間接影響人次早已超過十萬人;而在創造出驚人社會影響力的背後,都要回到當年台大的一堂課說起。

現年25歲、城市浪人的共同創辦人張希慈回憶起當年那堂改變她人生的課程,她笑說:

「城市浪人的緣起其實是一份作業。大四的時候我上了台大一門『領導學程』的課,那時候老師希望我們做一個團隊活動,當時我們覺得學校可以做的事情我們都做了,課修得差不多了、各種競賽也都闖過了,但還是對外面社會很不了解,我們想要更了解社會上的不同族群。」

「後來有人提議,既然要花時間做,幹嘛不找更多人來做,一起去探索這個社會到底長什麼樣子,並嘗試我們沒有做過的事情,所以我們就在2013年時辦了第一次的流浪挑戰賽。」

社會上不是每個人都能「嘗試犯錯」

張希慈提到,城市浪人的核心價值是,翹掉不滿意的生活,然後把城市當成教室,找到想花一輩子學習的事情,成為讓別人快樂的存在,從張希慈口中「跳脫現狀」、「把城市當教室」這些關鍵字中,其實可以發現她自己的人生也正是這些字詞的縮影。

她出生在一個家境狀況不錯的環境,不需要打工來負擔家裡生計,但她也沒念過什麼貴族小學或貴族中學,一路都是唸公立學校上來,而在國中時的經歷,讓她對教育的想法徹底改觀。

「我當時念社區附近的的公立國中,遇到被社會認為是『混混學生』的一群人,當時我成績很好,老師安排我坐在這些同學隔壁教他們功課,其實那些學生最大的問題是他們上課從頭到尾都在睡覺,我那時候很想了解他們平常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都不願意乖乖上課?」

「後來我就跟其中一個男生越來越熟,他就告訴我說他需要去打工負擔家計,下課就要去夜市擺攤到半夜,每天都如此,當時我很驚訝,因為我的下課就很簡單,不是看書就是補習。」

張希慈坦言:「所以在我知道同學的狀況後就能理解,他唯一的休息時間可能就是上課時間,當你上課睡覺時怎麼可能學好,就是這樣理所當然,那種理所當然讓我感到羞愧而產生罪惡感,那是我第一次對於教育資源不平等有深刻感受。」

當時的張希慈體認到,社會上真的有一群人,不管是經濟條件、社會地位及家庭教育都沒有辦法去支持他盡情探索、快樂學習,顯然社會上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不是每個人可以去「嘗試犯錯」,當某些人沒辦法跟主流社會成功的定義站在一起時,他們就會被放棄。

你錯了,學校根本不是「社會的縮影」

在張希慈國中畢業,陸續進入北一女中、台大就讀之後,其實越來越少遇到這樣一群人,「我每次都覺得台大的暑假很像聯合國,同學都飛到全世界各地,有一句話說學校就像小型社會,但在台大裡跟我講這句話我會覺得很詭異,因為當一名又一名的『菁英』說著一樣的語言、討論著接近的話題、擔憂著相似的未來,那這群菁英的聚集,會是社會的縮影嗎?」

張希慈強調:「這樣的學校所訓練出來的學生,他把他的同學當作整個社會的樣貌,縱使現行教育體制把菁英篩選出來,但學校裡的教育沒辦法告訴這群菁英『這個社會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現在的教育是你修完必修、選修學分就可以畢業了,你不需要到社會裡面去跟一群人生活在一起、嘗試去理解他們,你一樣可以畢業。

所以我覺得這會是一個問題,學生沒辦法產生社會使命感,這是目前最大的問題。」張希慈為台灣教育下了這樣的註腳。

談起心目中理想的教育,張希慈說,教育應該是讓每個人在自我實現的同時都可以跟社會上其他人連在一起,秉持著這樣的理念,張希慈與團隊辦了一屆又一屆的流浪挑戰賽,讓參與者在城市中探索學習。

她坦言其實她自己也不想要設計任務,但台灣學生太習慣一個指令一個動作,習慣有人引導和陪伴,所以城市浪人才決定以團體挑戰賽的方式,讓學生組隊參加,並設計出三十個起點讓他們可以往外面去探索。

「任務要做的多認真、要走多遠你自己決定,我們也只是從從成千上萬件事情中挑出三十件,只是要培養一個價值觀—你應該去認識這個世界也認識你自己。」

台大車庫環境

改變世界不是一個人做了很多,而是很多人都做了一點點

辦了這麼多屆的挑戰賽,張希慈認為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參與者回饋有兩個,一個是名為「年輕的街頭」任務,另一個則是大家都不陌生的「Free Hug」。

在幾年前城市浪人團隊設計出「年輕的街頭」這個任務,要求參賽者做一道料理送給街友、並坐下來跟他們聊聊。那時有三個男同學組隊參賽,他們三個人都不會做菜,於是隨便買了條土司夾草莓果醬就完成這道料理,然後把那條土司帶到街頭上,想說一起分工合作有人負責給食物、有人負責拍照,趕快做完就可以趕快閃人。

但當他們把草莓吐司遞給火車站地下街的街友時,對方不斷磕頭跟他們道謝,他們萬萬沒想到在自己以一個隨便的態度來敷衍此事時,竟會出現這種情況,這他們感到很尷尬、丟臉。

張希慈說,雖然這件事沒有改變街友的人生,但卻改變這三個男生非常多,因為他們意識到自己跟社會的距離到底有多遠,意識到自己從來就沒有真正跟社會走在一起;每當張希慈說起這個故事時,很多人都會問她,這樣真的可以改變街友的人生嗎?她總是回答:

「我很肯定當下絕對不會,我也不期待參與者做任務時改變某個人的人生,我期待的是當你未來很有影響力的時候,你有錢有權、可以做更多事情的時候,那才是可以做出改變的時候。改變世界不是一個人做了很多,而是很多人都做了一點點,對我來說,在年輕人的心中根植這個意識才是最重要的。」

談及另外一個讓她印象深刻的任務是「Free Hug」,也是流浪挑戰賽從最一開始就一直保留到現在的任務之一。

Free Hug的任務,簡單來說就是在街頭擁抱陌生人,在第一次辦挑戰賽時,有三個女生組隊參加,當她們在街頭時,突然有一個路人走回來,拿了一袋飲料給她們,跟她們說:

「我是剛剛被妳們擁抱到的路人,我走回來是因為我必須要告訴你們一件事情。今天這一天,是我人生當中最糟的一天,我剛被裁員、另一半要求離婚,我走在路上的時候覺得人生到今天就差不多要結束了,反正所有人都放棄我,但我從來沒想過,在我這麼想要放棄的時候,會有陌生的路人來抱我,我突然覺得,如果連陌生人都願意給我一點支持的話,會不會我的朋友其實也沒有放棄我,只是我還沒有遇到他們、跟他們傾訴⋯⋯」

於是他當下就打電話給他的朋友家人聊一聊,不是馬上選擇放棄自己的人生,而他折返回來是想要告訴這些學生這件事,因為不這樣做,這些學生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一個擁抱改變了他當下的想法,後來這位路人也留下來跟三位女學生繼續完成Free Hug的任務。

「我覺得這件事情影響我們到現在,因為我們在做的事情不會讓你立即看到成果,所以當這些學生寫信來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我就覺得應該要繼續做下去。」張希慈堅定地說道。

只有熱情不夠,還要有專業

對於城市浪人從一堂課的作業到成立一個正式的協會,張希慈認為流浪挑戰賽越來越有靈魂,「一開始如果你問我為什麼要辦比賽?那些任務是有效的?為什麼要設計這些任務?跟教育有什麼關係?這些問題我跟團隊一個都答不出來。可是當你熬了三年多,你就會知道為什麼要繼續做,挑戰賽也越來越符合社會真正的需求。」

她說:「至於對我個人而言,最大差別就是從我有熱情,變成我有熱情又要有專業的事情。像一開始有熱情、感動、好玩這些元素支撐我,雖然這些元素現在仍然重要,但撇除這些之外還是要有專業的出現,比如說教育的分析、對議題的研究、對訪談和輸出資料的整理等等,這很重要,也是近三年裡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

談到未來的展望,張希慈說,目前城市浪人已經發展出完整的線上系統與線下授權制度與流程,會參考AIESEC、TED等國際非營利組織,希望能在五年內將此系統授權到七大洲不同的海外城市。

此外,明年會以城市浪人的教育專書出版作為起點,將此案例與方法帶到教育體系相似的亞洲城市,並在過程中尋找更多教育相關從業人員的加入,把更多心理學、社會學、教育學專業領域的方法論導入流浪挑戰賽中,強化挑戰賽的教育效果。 最後,張希慈也希望將協會轉型成為社會企業,不讓捐款的困難成為組織發展的障礙。

訪談結束後,我與希慈走回台大車庫的城市浪人工作基地,希慈翻箱倒櫃後拿出一個紙箱,裡面滿滿都是流浪挑戰賽的參與者寄回來的信件與卡片,隨手看了一下,我相信流浪挑戰賽都早已在這些人心中種下一顆種子。

而無論參不參加流浪挑戰賽,在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人與人之間距離越來越遠、演算法又將我們包在「過濾泡泡」(filter bubble)中,讓我們只能看到其中一個面向的社會時,最重要的仍是設法去認識社會上你所不知道的另一面、也更加認識你自己,這或許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思考的課題。

張希慈大事紀

  • 
2013年2月 團隊創辦
  • 2013年4月 於臺北舉辦第一場公開展覽(臺北寶藏巖)
  • 
2014年8月 第一次獲得國際公益獎項(「康師傅創新挑戰賽」亞軍)

  • 2014年9月 受社企流iLab計劃育成輔導
  • 2015年8月 受邀至香港大學公開分享與展覽

  • 2015年8月 登記為全國性非營利組織(社團法人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

  • 2016年2月 被收錄至高中生涯探索課本

  • 2016年2月 雇用第一名全職員工

  • 2016年5月 獲選為全球前五十強學生創業團隊(GSEA)

全文轉載自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原文標題為:【未來大人物】城市浪人 張希慈:不該是修完學分就畢業,你真的瞭解社會嗎?

延伸閱讀
>> 百年如一的教室,如何開創教育改革?從「挑戰假設」開始
>> 未來學生的必修課:適應力、自律、利他主義
>> 創意的初衷,來自於「對生活有感」—台灣DFC的教育革命 讓孩子活用知識、解決周遭問題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