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柏林現場】他做的盒子,讓你家陽台一次滿足三種願望:搶救蜜蜂、強化都市生態、還能自產蜂蜜15公斤!

2015.11.21
瀏覽次數:

文:劉致昕/圖: Johannes Weber

「台灣也一樣吧?都市人養寵物無非就是狗啊、貓啊,」站在柏林市區十字山區的公寓天台,偉伯(Johannes Weber)看著我問,「以後就多一個新選擇了,蜜蜂!」

他兩手一攤,拿起一罐蜂蜜對我笑,蜂蜜的瓶身上寫著「產地:我家陽台」

社企流在柏林見識了用農園更新都市的「農樂園」,也看見校園裡怎麼養出新一代的消費者,但眼前的這位,卻說都市人的陽台就是基地,可以掀起一場搶救蜜蜂的生態革命。

靠的,就是他手中捧的「盒子」,一座迷你蜂巢。

盒子的出現,一開始是為了滿足偉伯自身的需求。

來自蜂農家庭的偉伯十年前搬進柏林, 在房子的後院開闢花園,種植番茄、小黃瓜,沒有忘記家中「傳統」的他,當然也開始養起蜜蜂。

「結果就是被房東發現了,叫我移走,」他苦笑。住了幾年的房子因為養蜂而被迫搬遷,新家沒有後院,只有一個陽台,還有搞頭嗎?

四年前偉伯開始實驗,以「盒子」的形式在陽台養蜂。第一年他造了十個盒子送給朋友,從不同空間、蜜蜂的行為,修正盒子的構造。第二年他建立網站試著賣盒子(BienenBox),沒想到十五個全數售出。第三年,他決定利用群眾募資 將盒子推向群眾。 「我們想要宣告世界,陽台也是可以做點事的!」偉伯說的有自信,但當時的他其實很沒把握,都市人能不能接受陽台養蜂不確定,更別提鄰居萬一發現,不是蜜蜂消失就是自己走人。

其實城市養蜂,救的是人類

既然這麼不確定,為什麼硬要在城市裡推行蜂盒呢?柏林光是蜂農就有六七百人,偉伯如果喜歡養蜂,也能回到家鄉和祖父一起打拼,為什麼要把都市人當作目標客戶?。

「當然,這樣做難上很多,但也有趣很多!」偉伯說,「拯救蜜蜂其實是保護人類自己,而城市是最適合打這場仗的場域。」

全球三分之一的作物、全歐洲四分之三的蔬果都靠蜜蜂授粉, 但蜜蜂數量從1990年代之後就快速下降,受到單一物種大規模農業、殺蟲劑使用、瓦蟎在七零年代的威脅等因素,蜜蜂的未來岌岌可危。

在鄉村,既有蜂農以大規模生產的方式在不同區域養蜂,但蜜蜂只能在方圓六公里內的區域工作,越來越大的城市區域變成了蜜蜂的空城,沒有牠們為植物傳遞花粉,也為都市生態帶來威脅。

蜜蜂需要更多的棲地,都市生態需要更多的植物,而像偉伯一樣想要養蜂的都市人,只有一座陽台。「於是我把這些需求、問題綜合起來,強迫自己在陽台上的試驗一定要成功,」蹲了兩年,偉伯想的不過這麼單純。最終的蜂盒長一點一公尺,但寬從三點五公分到三十五公分都行,端看用戶陽台的大小。

其實都市裡的蜂,產量更高

蜂盒的戰略意義是以游擊戰的方式復興都市空間,把陽台當作基地,雖然蜂巢規模小,但若能每六公里的同心圓內都有幾戶小型蜂農,擴大蜜蜂生活場域的同時也讓植物授粉更順利。

「而且,城市的多樣性其實比鄉村更有優勢,」偉伯說,一般的大型蜂農在鄉村養蜂,當地的植物物種因著自然條件生長,物種較為一致。一旦開花季節過了,蜂農還得在不同區間移動蜂巢、築花蜜而居。但城市中的植物以人工種植為主,多樣性反而比自然田野高,「不用移蜂巢,而且平均產量還比較多!」一個一公尺長的蜂盒,一年就能產出十五公斤的蜂蜜,以市價來算等於是一萬五千元台幣。

因此,當一個售價兩百五十歐元(近台幣八千七百元)的蜂盒登上募資平台,每年花二十個小時就能換得自家產的十五公斤蜂蜜,還加上實體課程、線上社群的隨時交流,線上線下的整合服務吸引近百萬台幣的贊助支持,另外還收到三百五十個蜂盒的訂單。熬了兩年的創業計畫,也讓偉伯成立StadtBienen公司後得到綠色科技獎的肯定。

「來,嚐一口這座城市的味道!」

最後,他補充了一個以都市養蜂創業的原因。

「我相信,都市人都會渴求貼近大自然,」他眼中看見的商機,是我們來到柏林後在每個食農創新中聽見的觀察,也是每一次讓我們心想「台灣有這個多好」的原因。

他打開手中那罐產自他家陽台的蜂蜜,抹上了麵包拿給我,「來,嚐一口這座城市的味道!」

那是他說的人與城市、自然的連結,每個地方的植物形塑不同的風味,於是從舌尖就能體驗城市中的生態,蜂蜜的量、味道都反映當地的情況。而偉伯相信,都市中需要這道連結的人會越來越多,他只需要將蜂盒設計得越簡單、彈性、貼近需求就好。

「以後,全德國的城市說不定是你從沒想過的樣子。」站在陽台上我們看向柏林的天際線,一旁蜂盒內熱鬧的很。是啊,為什麼不呢?

核稿編輯:金靖恩

同場加映:
>> 【柏林現場】這片大型都市空地 不蓋大樓、百貨和蚊子館,現在它是一座七十萬人享受的「農樂園」
>> 【柏林現場】他把農業變成「服務業」,僅靠四個人力  實現都市人「半農半X」的小確幸
>> 【柏林現場】這套課程讓孩子種菜、拔菜、賣菜通通自己來,不僅學校排隊搶著合作 連總理梅克爾都埋單
>> 【柏林現場】「消費帶來改變」只是產業界的催眠,食安問題其實是政治問題!—德國Foodwatch創辦人專訪

更多專題:社企流即將推出新版專題頁面,快來選你最喜歡的版型吧!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社企創投基金 扶植永續

2015.11.20
合作轉載

聯合報 財經觀點/林桓(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2015年11月13日)

台灣政府過去對社會企業的幫助,多半採用一次性補助金。不過一次性補助無法讓社企永續發展,也難以協助社企長大。因此我們國發基金在今年結合過去中美基金、創投基金概念,全新設立「社企創投基金」,希望藉此讓社會工作壯大,都能夠以企業方式經營。

中美基金與開發基金在2012年合併為國發基金,而過去中美基金資金運用主要是以捐助方式協助社會發展,也與現在想要幫助社企的概念相同。其實過往透過補助,反而對社企有很大的負擔,包含資金無法自由運用、需耗費不少行政成本處理。

我們觀察,近年來美國、加拿大、香港等地都有鑒社會發展重要性,設立社會發展基金,因此國發基金也在今年9月研擬以過往創投模式,設立全新幫助社企發展的社企創投基金,以投資方式強調成本概念,協助社會發展的資金挹注。

社企創投基金架構共有大核心要素,包含管顧機構、社企相關事業、民間資金,以及主管機關。由民間投資6成、國發基金投入4成,共同設立獨立運作的「創投基金」,經費則交由管顧機構管理,管顧機構也須負責管理、輔導社企發展,經費則由創投基金支應。社企創投基金希望達是讓社企在過程中,能夠茁壯、學習,累積經驗,最終能夠長期發展擁有合理回收,並能夠永續經營社企。

我們要強調的是,創投允許失敗,重點是在過程中的學習到未來可以如何修正;而資金回收期限,也沒有要3、5年就要求獲利的時間壓力,政府角色希望扶植而非賺錢,因此即使要10年才能回收,也沒有關係,最終仍是希望讓這個被輔導社企有永續發展的能力。

此外,過往不論是政府補助社企、社企向民間募資,財務使用受到限制,不夠有靈活還需要花很多時間寫公益報告書、處理行政手續,耗費人力時間。因我們簡化流程,不用寫公益報告書,只要充分揭露被輔導者名單、定期財務報表即可,用更有彈性的方式,讓社企、管顧機構有空間發揮。

簡單說,希望藉由社企創投基金,最終讓受補助社企營運資本可以因應長期資金需求,並能透過企業化管理永續經營。政府角色只是輔導社企業務,至於社企的經營管理由有經驗的管顧機構協助、輔導,待上手、有股利後,逐步讓社企買回股票;投資者則可利用賣出股票繼續投資、輔導下個計畫,繼續幫助社企茁壯。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