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單車環島不夠看,瑞典和丹麥聯手打造 「跨國單車渡輪」,就是要你騎遍北歐!

2017.04.18
瀏覽次數:

整理:派特米果

1973 年石油危機驚動全球,與台灣國土面積相當的丹麥,當時驚覺自身的能源比例高達92%依賴石油,只有2%為再生能源。從那一刻起,丹麥政府便開始馬不停蹄地在各大城市建造起單車步道。在1995 年,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更開始監測國內的單車使用率,發現使用率逐年攀升,2004年已有41%的哥本哈根人騎腳踏車通勤,2010 年成長至50%。

當時沒有人預料到能源危機後的40年,丹麥不但有40%的能源是再生能源,汽車擁有率也降至40%,丹麥的單車步道更長達 7,500 英哩。現今,丹麥人非常自豪在歐洲豎立起再生能源使用率的標竿。

而丹麥的閨密鄰國瑞典也不遑多讓。位於瑞典中部的厄勒布魯(Örebro),人口與台灣的澎湖相當,僅10萬人上下,但單車擁有率卻高達92%,甚至有自行車專用的高速公路,讓居民能夠從郊區快速直達市區的公司學校。

這兩個大力推行再生能源與永續設計的環保先鋒國,即便國內早已擁有卓越的單車步道設計,但他們可沒因此滿足於現況。瑞典和丹麥預計於2017年暑假期間,正式啟用兩國共同打造的「跨國單車渡輪服務」。這條渡輪將橫跨兩國之間的的松德海峽,預計每次乘載36位單車好手,穿梭於丹麥的哥本哈根和瑞典的馬爾莫。

事實上,丹麥與瑞典早在2000年就曾有默契地跨國合作過。當年在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和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二世的出席見證下,一同合資建造了松德海峽大橋(Oresund Bridge)。這座跨海大橋中間設計為斜拉橋,是目前全球承重量最大的斜拉橋,也是全歐洲最長的行車鐵路兩用的跨海大橋。大橋的盡頭是座人工島和海底隧道,整座隧道長度綿延4公里,在行車穿越隧道重見天日後,駕駛事實上也已抵達了他鄉國度。

即便汽機車、公車、貨車及火車皆可透過這座越洋跨國大橋,在兩國之間往返通勤,但似乎就是遺忘了單車族。在松德大橋啟用前,單車族可至舊的渡輪碼頭搭船到對岸,但松德大橋開幕營運後,兩國的直航服務也就此取消,不過單車族目前仍可搭乘大橋上的火車往返兩國。但這項服務顯然推廣有限,在2016年甚至有單車族試圖非法騎單車上橋,警方還因此大動作關閉橋樑。

現在,兩國決定提供單車族一個輕鬆又便利的方式橫跨兩地,他們將一艘船改造為單車渡輪,並取名為M/S Elefanten。設計一台「單車專用」的渡輪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事實上這類型的服務早已盛行於北歐各國。例如:瑞典的歐來德度假群島、芬蘭的阿萊德群島、波斯尼亞等國。丹麥甚至計畫在完成與瑞典的跨國單車渡輪計畫後,下一步要將計畫延伸至德國的弗倫斯堡峽灣。

這項全新往返丹麥、瑞典的單車渡輪服務,將有機會造福全球單車好手,並改善兩國的交通。政府和人民更期待著這項服務能串聯起更多單車步道,為全球公民編織出一個更健康、更環保的永續未來。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不想騎腳踏車時緊鄰車陣?紐約、巴黎擬建更多單車專用道,把路權還給騎士
>> 中國共享單車模式起飛?單車數量倍增,管理難題成企業隱憂
>> 挪威首都的無車計畫:補助市民25%的「電動自行車」費用,盼有效改善空污

你隨手丟的垃圾,能給街友光與熱:這款「公共保暖提燈」 為街頭帶來如家的溫暖

2017.04.12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林姿含、許婷宜(2017年4月5日)

「我想試著用設計來幫助人。」台北科技大學創意設計研究所陳姳蓁與李育陞,秉持著這個信念,研發出了「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結合日常生活中再普遍不過的丟垃圾行為以及焚化熱發電的技術,讓在街頭無家可歸的人們能夠透過焚燒垃圾產生的光與熱,感受到世界的善意與溫暖。

設身處地為街友著想 確立設計方針

「要設計一項產品前,要先了解使用族群的需求。」李育陞說,自己一直有個夢想,就是透過自己的專業,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便決定這次的設計要從身邊的街友族群開始。雖然一開始已經很明確地知道要設計一項幫助街友的產品,但要如何真正「符合使用者需求」卻讓他們苦思許久。

因此,他與陳姳蓁先對街友做了許多觀察,也在網路上看了許多國內外以街友關懷為主題的資料,而李育陞也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察覺,因為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性,東方人在幫助街友時,普遍不會直接在大庭廣眾之下給予對方關懷,而是偏向在暗地裡默默給予協助,這是和西方國家不同之處。

另外一個觀察點則是遊民的生活方式,他發現,街友們晚上睡覺,會用到的東西就是薄薄一片的瓦楞紙跟破舊的棉被,考慮到街友的自尊心,如直接給予關懷,像是贈送一條棉被,街友們或許會因為不想接受施捨以及憐憫而有拒絕的可能。

因此,考量到東方人的文化性以及街友的心理和生活方式,他們決定以路上隨處可見的垃圾桶為發想,研發出了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利用人們在路上行走時隨手產生的垃圾,轉換成可以幫助遊民的力量。

不僅溫暖人心 同時解決垃圾焚燒汙染

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大小也與一般的公用垃圾桶無異,但與一般垃圾桶不一樣的是,當投入非資源回收垃圾時,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能讓每個投擲下去的垃圾都能被焚化燃燒,產生的電能則可以提供被裝載的4個可攜式保暖燈電力,街友們或是需要的人就可以自行從燈座提取充飽電的可攜式保暖燈。

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裝載的4個保暖燈,就像是一個個會發熱發光的抱枕,給予他們溫暖與照明,同時也兼具了環保與社會關懷的功能。

一個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能夠裝載4個保暖燈,其80%是由矽膠製成,而為了讓提燈能夠適用於抱、坐、壓等動作,將保暖燈的內部設計成鳥骨結構,不但能輕量化與增加強度,又同時能夠保有矽膠材質的韌性與彈性,發光並散發熱來給予使用者溫暖,考慮到整體重量以方便拿取,保暖燈的提把則是採用鋁合金製作而成,不但輕量且耐用 。

至於容量的部分,整個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能裝載約120公升的垃圾量,當裝滿時便會開始焚燒垃圾,將產生的熱能轉換成電能,提供4個可攜式保暖燈照明的電力與保暖功能,當燃燒垃圾時會顯示紅色警示燈,告知使用者現在正在執行電能轉換的過程。

盼能拋磚引玉 吸引出更好的設計

「設計就是為了解決某項問題,但是並沒有唯一的解法,只有更好的解法。」李育陞引用上課時老師所說的話,替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下了註解。

雖然在2015年時獲得了台灣國際學生創意設計大賽的產品設計類銀獎,但他說,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被設計出來的目的並非得獎,而是希望能透過此項產品,讓街頭的流浪生命能夠被重視。

他也說,雖然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依現有的技術,還無法將焚燒產生熱能再轉換成電能這整個過程濃縮在可攜式容器的體積內,因此無法完美製作出來,暫時只能停留在概念發想階段,但他相信,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就如同一塊磚頭,拋出去後,一定能激起更多關懷弱勢的共鳴,引出更棒的設計。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公共保暖提燈 給予街友生命溫暖

延伸閱讀
>> 買不起房不要緊,這位澳洲建築師讓你用20%的成本 「蓋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
>> 街友的外表並不總是蓬頭垢面!這名倫敦街頭理髮師,用剪髮專業助街友找回自信
>>「扭轉貧窮者的命運」:英社企Social Bite欲打造「街友村」,讓街友安居樂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