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想騎腳踏車時緊鄰車陣?紐約、巴黎擬建更多單車專用道,把路權還給騎士

2016.12.1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范震華編譯;賴慧玲審校(2016年11月24日)

國際間有不少城市都在近年投入單車建設,相信單車道可成為城市交通和空污解方。不過從幾個大城市來看,巴黎人卻寧願選擇髒亂還偶有異味的地鐵,也不願騎單車;美國紐約市今年則已累計15起的單車死亡車禍,引發不少檢討路權的聲浪。

相較於歐洲其他城市的單車流量占比,哥本哈根和阿姆斯特丹已經分別達到每日車流量的55%和43%,紐約和巴黎顯然還有進步空間,也讓這兩個城市決定改善單車道問題,讓單車不再被汽車吃得死死的。

怎樣的單車道夠好?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指出,單車道有益大眾健康。在2015年,紐約市每投入1300美元(約新台幣4萬元)於單車專用道的興建,就能產出相當於增加民眾1年健康壽命的效益。

實際上,該研究只調查了那些與車道間存有緩衝區或者明確有分界的單車專用道(protected bike lane)。換言之,對照現實情況,大約只有24%的單車專用道能帶來該研究所稱的健康效益。

而且,在單車道騎車仍有不少危險性,以紐約市為例,2016年至8月為止,就有15起單車死亡車禍發生,其中8起還是在對單車騎士較為友善的布魯克林區(Brooklyn)。

(設有緩衝區的紐約單車專用道。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除了單車專用道的保護措施仍不完善,美國網媒Inverse的專文指出,現行單車道的寬度也讓單車騎士有安全疑慮。根據美國運輸部規定,法定的單車專用道不能窄於4英尺(約1.2公尺)寬。目前曼哈頓區的單車專用道寬度更還介於6到9英尺(約1.8 到 2.7公尺)之間,但由於在城市騎單車的人變多,6英尺(約1.8公尺)寬的車道已顯擁擠。

另一個實例,同時是交通樞紐及知名觀光景點的布魯克林大橋,2015年的單車流量已擴增到2008年的2倍之多,行人流量更增長到3倍;橋上的單車專用道最窄的路段僅有8英呎(約2.4公尺)寬,卻得塞下每日超過3000車次的單車流量。現在布魯克林橋上交通混亂,希望道路拓寬或檢討路權的聲浪未曾停歇。

目前,紐約市府已從規劃更多的單車專用道著手,希望幫助改善單車道問題。9月份,紐約市長比爾.白思豪(Bill de Blasio)宣布將增設總長共18英里(約29公里)的法定單車專用道,並設有緩衝區,建造區域包括交通繁忙的紐約下東城區(Lower East Side)。

打造一條只讓單車騎的路

無獨有偶,巴黎甫於5月啟用第一條禁止汽車通行,僅供單車行駛的單車快速道路。這段長0.5英里(約0.8 公里)的新鋪路段沿著阿森那港(Bassin de l’Arsenal)鋪設,是2020年將完成的單車高速網絡「夢網」(Réseau express vélo,簡稱REVe)的一部分。

(2020年將完成的單車網路。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2015年巴黎市一致通過單車建設計畫,決議花費近1.65億歐元(約台幣53億)擴建與改善單車相關基礎建設—包括這個橫跨巴黎市、全長28英里(約 45 公里)的單車高速網絡「夢網」。

單車族不僅將受益於更友善的交通法規,例如在各路口不需要等待綠燈就能轉彎,還將享有新的停車架和在單行道上建置的雙向單車道。

雖然現在巴黎市區已經有許多馬路劃設了單車道,單車騎士仍常遭到共享道路的汽車排擠。據美國《大西洋月刊》旗下媒體CityLab報導,2014年,單車僅占巴黎每日車流量的5%,相當於22萬5千旅次。雖然使用單車的人逐年增長,但仍遠遠比不上汽車。相較之下,歐洲其他城市如哥本哈根和阿姆斯特丹的單車流量占比,已經分別達到每日車流量的55%和43%。

單車騎士的憂慮

除了騎單車常被提及的好處—鍛鍊體魄,在巴黎騎單車,不免還會訓練出「強心臟」。單車安全倡議團體「騎乘巴黎」(Paris en Selle)創辦人查爾斯.麥昆(Charles Maguin)認為,巴黎民眾之所以不喜歡騎單車上路,就是因為他們覺得和汽車搶道不安全。

「巴黎人寧願選擇地鐵作短程通勤,也不願騎單車。」麥昆說。但事實上,巴黎地鐵並非以舒適或乾淨聞名,更別提尖峰時刻的搭乘品質。根據CityLab引據大巴黎地區空氣品質監測局(Airparif)在2009年的研究,地鐵通勤者比單車騎士吸入更多污染物。

麥昆解釋,20世紀汽車當道之後,巴黎持續以汽車為主要的交通工具;而巴黎人一直都抱持著單車騎士是「巴黎版布波族」(bobo)的刻版印象,也就是騎著單車、在前方置物籃裡放著法國長棍麵包的時髦人士。但是麥昆強調,這樣的刻板印象已經不切實際,因為已有越來越多人將單車當作通勤工具。人們的想法逐漸改變,現在萬事俱備,只欠能鼓勵民眾多騎單車的基礎設施了。

巴黎市政府希望在2020年時,單車建設計畫能讓每日單車流量從目前佔全車流量的5%增加成15%。除了打造單車專屬的快速道路,這項計畫也會再增設單車道,讓市區單車道的總長度從目前的435英里(約700公里)倍增到870英里(約1400公里),讓整個單車系統更完善、更有效率。

此外,市府還預計在交通號誌路口加設7千個單車停車線,而且將以單車先行的方式調整路口的交通法規,讓單車不再被汽車吃得死死的。

(巴黎將增設更多單車道。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將巴黎打造成一個更友善單車和行人的城市,是市長安娜.伊達戈(Anne Hidalgo)綠化巴黎長期計畫的一部分。這個計畫還包含減少道路的汽車流量和汽車造成的空污,也有將香榭麗舍大道(Champs Élysées)等林蔭大道改成行人專用道等子計畫。

「騎乘巴黎」肯定巴黎市長將單車納入城市規劃的努力,也期待這些計畫能更上一層樓。麥昆表示:「我希望單車真的能成為一個可行的巴黎交通替代方案,而不僅只是綠色政黨專為一些巴黎時髦人士訂出的計畫。」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路權重分配 紐約、巴黎擬建更多單車道

延伸閱讀
>> 當我們還在抱怨塞車,歐洲已經開始「無車革命」 打造綠色交通
>> 迦納手工「竹」單車:潮遍歐美的綠色產品
>> 想騎單車上班,卻總是搶不到YouBike?「哥本哈根輪」讓你的舊單車瞬間升級,變身電動腳踏車

【柏林現場】這個團隊把貧民區中的老公寓,打造成創意人最愛的文創基地——專訪德國Agora創辦人

文:劉致昕/圖:Agora Collective

沒錯,這活生生是一座廢棄的水塔。我先繞過了一大片空地之後,走過移民社區、土耳其市場,就在這座水塔的後方,有一棟看不出來有大門、前庭的古老公寓。這裏就是入選歐盟 COLLAB Arts Partnership Programme(CAPP)的Agora Collective。

在歐盟28個國家、8個入選者中,只有Agora以「共同工作空間」的身份入選此計畫,一棟4層樓的共同工作空間被認定為「能增進並打開歐盟藝術創作者共同創作及移動的可能」,創造跨文化的創意、讓人才交集。

當我們的文創與飯店、百貨相鄰,Agora的旁邊,卻是擺著椰棗、核果、香料的土耳其雜貨店,別說百貨公司、電影院,連星巴克、便利商店都不見蹤影。

當文創兩字已經熱到熟透了,怎麼吸引國際文創人才?怎麼經營以文創為主的空間?我們專訪了Agora的共同創辦人 Denis Altschul,聽白手起家的5個藝術家,如何一手打造這貧民區中的傳奇。

以下是社企流與Denis的專訪內容:

社企流(後簡稱問):你們怎麼把一個市郊貧民區中的老公寓發展成創意人的最愛?

Denis(後簡稱答):我們先找到跟我們相熟識的社群,然後邀請他們一起來,讓他們自己決定要怎麼參與我們的計畫,日租、月租甚至幫忙開課都可以,或是有什麼創作計畫也可以在這裡進行。如果你是一個藝術家,你需要一個地方創作,好,那一角可以給你,如果你是一個創業家,你可以有一整張的辦公桌,如果你是廚師的話,你可以煮給每個人,每個人給你4歐元,非常隨性。

一開始其實只是朋友之間的事,然後我們想:乾脆把它變成一個co-working space,並讓他成為一個平台。我們就貼上網,然後就開始了。

從小丑課到編織展都有,就是要玩出自己的味道

問:所以一切就是從朋友間的玩樂開始?

答:對,就是靠大家口耳相傳、網路上面大家會介紹,接下來透過我們辦的活動與媒體的報導,大家就慢慢知道我們了。

問:像什麼樣的活動?

答:我們有太多種活動了。有食物烹調、有講剩食的,都市文化、都市農園等,平常就是一場一場的workshop,基本上都是我們自己喜歡的事情,像是photoshop工作坊或是怎麼實踐Saminism(19世紀晚期,源自印尼反荷蘭殖民式資本主義的思想,帶有民族主義色彩)的工作坊(笑),說到底,都是我們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們覺得社群裡大家會有興趣的事。

人們也會來跟我們說應該要辦哪些活動,但做為社群經理,我還是要幫大家好好過濾,找出最適當,對社群最對味的計畫或活動。

問:要怎麼挑?

答:這是我工作中唯一的關鍵問題,但這不是一個公式,也不是可以用言語可以形容的,它不是一個制度、不是一套方法,任何可以分析的東西最後其實都沒辦法拿來判斷這個社群的喜惡,其實最後就是一個感覺。

我們跟別人不一樣,因為第一個,我們5個創始成員做這個都不是為了錢,我們只是覺得這計畫很酷,如果他能夠幫助到我們的生計,那很好,但那不是我們做這件事情的原因,我想這讓我們更貼近了現在我們擁有的社群。

給他們一個「家」

更重要的是我們這裡就像是一個家一樣,不管你是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還是都市宅男,都可以來這邊工作,來這裡,你可以交到很多朋友,不只是工作上的朋友。這是一個很不正式的氛圍,順其自然,如果你是為了錢而做的,一切都會不一樣。

問:座落在特別的社區、有特別的人,這些怎麼影響你們的走向?

答:我們試著與在地的社區有一些計畫創造連結,社區的小孩會進來學畫畫,我們也跟GiveSomethingBackToBerlin合作,很多國際來的人在這邊跟地方的社區互動,交換知識。我們已經不只是一個co-working space 了,還是一個藝廊、一個藝術家駐點的居所,有一半我們的產出都圍繞著藝術,策展、創作等,

我們其實從來沒有只要吸引某種特定的人,只是告訴大家我們是誰、告訴大家我們喜歡什麼、做什麼,然後人們就自己來了。

問:所以你們的駐村計畫也是跟著你們的社群需求誕生的?

答:創辦人就是藝術家,當時我們在做這個計畫,一直想該怎麼用這個空間支持藝術,同時又可以為這個空間帶來價值?我們就開始了第一個版本的駐村計畫:藝術家可以申請來這裡住三個月,在這裡創作,跟更多的人互動。

現在的駐村計畫不只是讓兩個藝術家駐村,而是開放給10到15位藝術家,他們來這邊,不用付以前那麼多的房租,但他們會有一個計畫主持人,帶領這一群藝術家共同創作,他們來自不同的藝術領域、專長不同,過程就像是co-working space一樣,一群人決定了最後的成果。

他們每天進來,有一個計畫主持人,最後可能是一個展覽,或是一個表演、一個互動的活動。這個月,他們正在準備一個比較「激進」的計畫,他們會有一個藝術性的抗議活動,是針對柏林市區正在進行中的一個很大、很大、很大的開發案,叫Euro Star,它將很大程度的改變柏林,一個很大很大的商務建築,就在火車站對面。

問:從一杯咖啡的時間到長期駐村,與這些創意人才相處、服務他們,一個空間經營者要注意什麼?

答:要學習怎麼跟不同領域的藝術家相處,了解他們,讓所有人都尊重這個空間,並且尊重這個群體的文化,同時不放棄自己的個性跟特色,藝術家都很有個性,怎麼讓他們一起、又保持各自的獨特性,很關鍵。

要創造一個社群裡面互動的空間跟活動而不顯得刻意,要注意不能是由上而下的讓事情發生,讓大家自然而然的來互相說話、自動的來這邊。例如社群晚餐,co-working的人當廚師煮給大家吃,這些錢可以留下做其他的事,例如釀自己的啤酒,酵母沒用完,還可以拿來烤自己的麵包,一切都要創造彼此之間的連結。

必須由裡向外,發自內心的想要跟他們互動,他們才會持續的來,要找到一個方式讓他們能用自己的專長貢獻、參與。

問:像是你們的駐村計畫?

答:對,我們的做法是讓他們知道共同創作的力量,讓他們體會到集體創作的有趣,他們就會想要融入這個群體。

每個人、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元素,影像藝術、攝影師、舞者、作家、設計師、畫家,對於同個議題都有不同表現方式,他們可以完成一個人無法達到的境界跟作品。

像是去年,一個展覽加上一個表演,兩天的作品,結合了雕塑的過程,參加的群眾都是創作的一部分,他們的互動都會留下來。

問:所以聽起來,你們都是順著自己的感覺、順著社群的需求走,就做對了?

答:其實我們只是做自己想要的樣子,然後讓大家理解、看到。

最重要的是,be the way you want it to be. 用行動實現那個價值,讓大家在這裡找到認同,才會有家的感覺,人們自然而然就會靠攏,化學作用就會發生了。

核稿編輯:金靖恩

同場加映
>>【柏林現場】 專訪世界最大前衛設計展DMY創辦人:我的下一步,社會設計
>>【柏林現場】義大利設計教父Enzo Mari,讓難民用自己的雙手  重新詮釋大師設計
>>【柏林現場】「總不能只靠媒體來認識他們吧?」四個大學生用烹飪撕掉媒體的標籤,翻轉人們對難民的成見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