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我們還在抱怨塞車,歐洲已經開始「無車革命」 打造綠色交通

2016.06.2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姚尚勤

十九世紀歐州工業革命後,人口向四周湧入城市,城市向外擴展,市民逐漸遷移市郊居住,市郊離城市愈遠,人就愈依賴汽車代步。現代社會慢慢地演變成一個汽車主導的文化,私家車也就變成理所當然的存在。踏入千禧年後,社會開始察覺到私家車既浪費錢又佔用空間。一個停車位平均可以放十至十五輛單車,而根據加州大學洛杉機分校教授 Donald Shoup,一輛私家車平均有95%的時間「得個泊」,在停車場隨年貶值。


1966年在紐約甫發展交通運輸設施時,從布魯克林欲進入紐約曼哈頓島的車陣(圖片來源:Arthur Schatz&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Getty)

正當全球各國專注發展更快、更環保、更有能源效益的汽車,歐州走得更前,索性弁棄汽車作為主要交通工具,挑戰傳統擁有私家車的概念。事實上,有不少証據都指向無車未來的方向。

西英格蘭大學交通及社會研究中心創辦人 Glenn Lyons 指出:「過去十年,在金融海嘯之前,汽車交通已經飽和。」城市人口只升不跌,城市愈來愈擠迫,加上全球能源危機及氣候暖化,無論從實際角度還是環保角度看來,城市長遠不能以汽車作為都會主要交通工具。另一方面,年輕一輩不再熱衷於擁有私家車。有報告指對於八九十後,智能電話才是必需品。在2015年美國Y世代最喜愛品牌報告中,只有福特汽車勉強擠進了頭二十名,排十九。

很多歐州城市都積極實行措施減少私家車數量,有城市更大膽預言未來發達國家城市人不會再買車。Gilles Vesco 叫這種思潮做「新流動性」(new mobility) 。

十年前 Vesco 在法國城市里昂發起 Vélo’v 單車共用系統推動環保交通,成為國際大城市爭相模仿的對象。在巴黎或西維爾騎車遊城,其實就是從此衍生出來的。在幾年內,里昂市內交通減少了20%。現在科技進一步使資訊更流通,Vesco 更打算將計劃向車會及電動車擴展,建立一個共用汽車的平台,淘汰私家車。「共享是城市交通的新思考模式。」計劃目標再減少五分之一市內交通流量。


英國 Walthamstow Village在實行友善腳踏車騎士的鄰里改造計畫後,減少了20%的汽車輛(圖片來源:Alamy)

不少歐州城市借鑒里昂的成功,著力發展單車作為另類公共交通工具。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以增加城市「可行性」為目標,增加多條單車徑。自1997年起,赫爾辛基以單車代步的人數就升了一倍,年輕一代也買少了車。

規劃赫爾辛基單車發展的 Reetta Keisanen 就說:「只要有好的基建,就會有人踏單車。同樣道理,也適用於駕駛者和行人。」

為了進一步加強宣傳,赫爾辛基交通部會定期都學校和公司進行演講,推廣以單車代步,也讓年輕一輩把綠色交通宣揚開去,改變老一輩對私家車的心態。


芬蘭赫爾辛基Baana腳踏車廊道於2012通車(圖片來源:Alamy)

英國可持續發展交通組織 Sustrans 就另一個方式走進社區。他們開創「DIY街道計劃」( DIY Streets scheme ),落區與當地居民及議會主動規劃停車位及交通管制,減少汽車對社區的影響。計劃令DIY街道的街坊主覺減少駕車,踏單車的人多了,不少小孩也願意走到街上遊玩。

即使是在歷來依賴汽車的城市,也開始積極轉型。英國伯明翰的汽車製造業聞名全國,去年市政府向外公布了廿年交通策略,主力提升公共交通效率。作為汽車城市,伯明翰過去不屑發展公共交通,導致今日伯明翰仍沒有一個大型鐵路系統。相對於其他歐州城市,伯明翰十分依賴汽車,近一半市居駕車代步,英國最大城市倫敦才不過只有15%。Birmingham Connected現正籌募120億英鎊興建電車,單車徑及巴士網。

主流社會逐漸不再沉迷於擁有汽車,歐州共享車會成為買賣私家車之外的另一選擇。

「一輛私家車只能服務一個人或一個家庭,但共享車服務人數就多達六十人。」衞報記者 Stephen Moss 這樣寫道。

擁有一輛車曾經是中產家庭富裕生活的標誌,但隨着 Uber、Zipcar 等共享交通平台普及化,主流社會開始由「擁有」趨向「可達的流動模式」。交通運輸顧問 George Hazel 引報告指來年預計有十六間提供類似服務的公司進入全球市場,這類服務提供者不再賣車,取以代之是透過利用互聯網數據分析,為使用者量身訂做短期月計租約,向公眾租用汽車。未來城市交通將向共享、自動、無人駕駛的方向進發。

配合未來交通發展,歐州整體城市規劃偏向一個「緊密,以微型社區為基礎的城市」,城市人大部份時間會留在社區工作及享受餘暇,再不需要東奔西走,頻頻撲撲。未來歐州會越來越多無車城市,單車及高效的公共交通工具會成為主流。

(文章來源自Stephen Moss為衞報所撰寫的 《End of the car age: how cities are outgrowing the automobile》。)

全文轉載自創設新社

延伸閱讀:
>> 無人車、物聯網的出現,15 年後塞車將成為過去式?
>> 過了一百年,各大城市終於了解到:街道應該是為了「人」而設計,而非汽車
>> 這個即時推特感應器 能代替市民監督政府、修復街道坑洞

這群設計師玩出創意,把公共藝術改造為城市的「發電機」

兩位美國匹茲堡的藝術家,正鼓勵全世界各城市使用公共藝術來發電。

編譯:王子瑜

公共藝術也能同時化身再生能源發電站!一間在美國匹茲堡的藝術工作室Land Art Generator Initiative(以下簡稱Lagi) 的兩位藝術家— Elizabeth Monoian 和 Robert Ferry,正努力利用可發電的公共藝術裝置,推廣再生能源的理念。透過於杜拜、紐約、哥本哈根舉辦的競圖比賽,Lagi收集來自世界各地可產生能源或潔淨水源的公共藝術作品。Monoian認為:「公共藝術可為氣候變遷提供一些幫助。」

在多項參賽的作品中,目前正施工中的風巢( WindNest)透過頂端四個風力發電機,可產生風力與太陽能。施工完成後,風巢將是此項競賽中第一個成功建置的可發電公共藝術品。除了匹茲堡之外,其他城市也邀請Lagi來建置可發電的公共藝術品。Ferry認為:「Lagi的概念正在改變大家對於因應氣候變遷與再生能源的想法。如果真的以100%可再生能源城市作為目標,那麼整個城市也會徹底改變它的面貌。而現在正是個好時機,來開發能符合各地能源需求的再生能源建設。」

來看看Lagi的設計作品吧!

風巢( WindNest)

這是來自Lagi 2010年在杜拜舉辦設計競賽的作品,一旦被核准後,風巢將會蓋在匹茲堡市,透過旋轉的四個巢狀風力發電機,提供手機充電服務。本作品估計每年約可產生8,000 kWh的電力。


(圖片來源:Trevor Lee

風的蹤跡 (Windstalk )

靈感源自於微風拂過麥田中麥梗的飄動,風的蹤跡規劃搭建1,200支,高度55公尺的風力發電桿。這些巨大的風力發電桿,在下雨時可以收集雨水,滋養花園,而每當有風吹拂過時,不只會產生電力,也能讓他們在原野中發光。本作品估計每年約可產生20,000 MWh的電力。


(圖片來源:Dario Nunez Ameni、Thomas Siegl

太陽能漏斗(Solar Hourglass )

由巴西設計師提出的設計,將太陽能集中後,可供給數百個家庭使用。由一整排鏡子聚合的強力光束,只要在周圍路過的民眾都可看到。本作品估計每年約可產生7,500 MWh的電力。


(圖片來源:Santiago Muros Cortés

藻類花園(Algaescape)

一群德國的設計家,設計一座開放式藻類花園,提供藻類絕佳的生長環境。這些藻類產生出的生質氣體(Biogas,或稱為沼氣),估計每年約可產生436 MWh的電力。


(圖片來源:Tobias Anderson、Adam Pajonk

光之守衛(Light Guard)

由法國設計師Vincent Trarieux設計,此作品由137個裝有LED燈與太陽能板的金屬柱組成。這個作品在正常情況下會散發著藍光,當海平面上升並有水災的危險時,將會轉為紅燈,達到警示的作用。本作品估計每年約可產生1,250 MWh的電力。


(圖片來源:Vincent Trarieux

光的殿堂(Light Sanctuary )

附著在支架上、長達40公里的太陽能發電緞帶,是一項來自紐約設計師的作品。緞帶為半透明且有彈性,可吸收陽光並發電,而且,每10公尺的緞帶,都可借風的震動來抖掉灰塵,達到自我清潔的功能。本作品估計每年約可產生4,500 MWh的電力。


(圖片來源:Martina Decker、Peter Yeadon

資料來源

TheGuardian: Public art projects that double as 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延伸閱讀
>> 對抗氣候變遷 環境專家提「人工樹」新解
>> 美國出現第一座100%使用再生能源發電的城市
>> 發電靠自己!英國民眾不靠財團 自主成立再生能源合作社

核稿編輯:林子豪、金靖恩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