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街友搖身一變成足球明星!他舉辦「露宿者世界盃」,助百萬名街友找回人生方向

2017.07.0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林雪瑩

4年一度的世界盃,風靡世界球迷,也造就了很多耀眼的足球巨星。來自蘇格蘭的梅爾(Mel Young)認為,足球除了娛樂以外,應該有更高層次的意義,於是他忽發奇想,決定用足球來改變社會,創辦了屬於露宿者的世界盃(Homeless World Cup)。

梅爾從小就關注社會公義,他早年的記者生涯,讓他發現很多活在貧窮邊緣的人即使向社會求助,政府也不能真正改善窮人的狀況。他於70年代展開社區的出版工作,直至1993年,驚覺到露宿者的問題日趨嚴重,於是參考了倫敦一間成功社企Big Issue的營運模式,並創辦了國際街頭報紙網絡(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Street Papers),讓露宿者於街頭賣報紙,營運至今。

為露宿者尋找出路

2001年,48歲的梅爾想到用足球這個世界共通的語言來連結全球各地的露宿者,他的建議得到歐洲足協的青睞,成功取得3萬英鎊的贊助,讓第一屆露宿者世界盃順利於2003年在奧地利誕生。

聯合國估計,現時城市地區有11億人活在設備不足的居住環境,另外有1億人為露宿者。梅爾認為露宿者不僅是無瓦遮頭的人,他們被社區、家庭、朋友、主流經濟隔離,是完全被孤立的邊緣群組。露宿者世界盃為他們帶來人生可能只得一次的機會,讓他們代表國家參賽,並改變他們的一生。

第一屆的賽事共有18個國家派隊出賽,進行了109場比賽,並有2萬觀眾觀看賽事。

本來梅爾只打算舉辦一次性的賽事,但比賽之後的6個月做了一項調查,證實大部分的露宿者參加賽事之後都有正面的改變,7成的露宿者因為參加了賽事而改變了他們的生活,例如戒毒戒酒、找到新工作、回到學校、回家與家人修復關係等,有些甚至成為職業足球隊的教練,這些發現讓梅爾決心把露宿者世界盃發揚光大。

標準跟世界盃看齊

露宿者世界盃基金會總部設於愛丁堡,使命是透過跟不同國家合作發展草根項目,為露宿者發展國際認可的足球比賽。基金會也有全球性的品牌管理,積極跟媒體合作,教育大眾對露宿者的認知。基金會的所有活動都是以改變社會為大前提,總部負責透過投標來挑選主辦城市,跟其他大型國際盛事一樣,主辦城市必須設立地區的籌備委員會,負責財務、執行和主持賽事,讓賽事的利益最大化。

梅爾認為,運動能讓不同背景的人參與,產生正面的影響,因此他極力游說商界和非牟利組織合作,取得Nike和Vodafone等大企業的贊助,並獲得聯合國、歐洲足協、曼聯、皇家馬德里和一眾國際球星的支持。Nike非常認同基金會的理念,早於第一屆賽事已經大力支持,提供了金錢、器材和品牌的贊助。曼聯則提供了培訓場地和教練。

梅爾要求露宿者世界盃跟世界盃看齊,從贊助商、教練、媒體報道,都要是最高的專業,不能因為球員是露宿者而降低賽事的標準。

這班被社會遺棄的群組,在國際足球場上成為了光芒四射的球星,獲得球迷的歡呼和喝采,甚至被要求親筆簽名和合照,讓他們得到前所未有的優越感,為自己的改變感到自豪。

世界各地對足球的狂熱程度,為球會和球星帶來龐大的利潤,但這項被批評為有錢人才能參與的玩意。近年在歐洲許多社評認為,足球必須發揮更大的作用,促進社會草根階層的團結性。梅爾認為不論是球會或球員,都應該運用他們的影響力,深思足球作為改變社會工具的意義。

以足球改變生命

基金會跟73個國家的地區非牟利組織合作,以足球改變世界為共同願景,除了招攬各地的露宿者參賽之外,更會量度賽事的社會效益,並為發展有效的公共政策共同努力。除了年度賽事,梅爾希望基金會能更有策略地支持各地項目的可持續性,創造真正永久的工作。

在西方,中介組織能協助露宿者參賽後重返職場,但在失業率極高的非洲,基金則需要主動創造就業機會,例如在南非開普敦賽事,僱用了當地25人製造足球。

透過強大的國際網絡,梅爾希望能夠更有效地共享資源,讓地區組織專注地區足球發展,基金會則負責投資各國的合作夥伴,協助他們建立量度效益的工具和設計收集數據的方法,也幫助他們籌款。梅爾也積極聯繫各地大學,為「體育能改變生命」進行深入的獨立研究。基金會下面有牟利的子公司,以足球項目來賺取收入,達到自負盈虧的目標。

這些年來,基金會與各地組織共幫助了100萬名露宿者,自第一屆的賽事至今,已經進行了14屆,2016年賽事剛於7月中在格拉斯哥進行,共64隊球隊,代表52個國家參與。

香港街頭露宿者組成的曙光足球隊代表香港出賽,最後獲得第28名,他們的故事更曾經被拍成電影《流浪漢世界盃》。

基金會每年挑選出500名運動員參與比賽,94%的參加者認為賽事對他們的人生帶來了正面的影響,83%改善了他們跟家人的關係,71%繼續留在體壇發展。梅爾被選為Schwab社會創業家,他把良心體育帶到主流,利用專業足球影響世界品牌和大眾,證明了露宿者不僅是被同情的一群,社會大眾也能發現並欣賞露宿者有跟專業足球員一樣的質素和人性。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另類世界盃 露宿者踢出新天地

延伸閱讀
>> 1個足球改變生命,迸發無限可能
>> 比賽的激情過後,還留下什麼?從倫敦奧運與美國超級盃 看體育界的綠色趨勢
>>「踢」走貧窮「踢」出自我:泰國房產公司化畸零地為足球場,以運動翻轉當地小孩處境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這間海上旅館從荷蘭漂向英國,雇用逾百位在地失業者 給他們「再試一次」的機會

2017.06.15

從荷蘭阿姆斯特丹一路飄向英國倫敦的港口,「美好旅館(Good Hotel)」將為倫敦的失業者停靠5年。

編譯:黃思敏

在倫敦皇家維多利亞碼頭(Royal Victoria Dock),停泊在岸邊的「美好旅館(Good Hotel)」相當引人矚目。這間旅館有著黑色的船身,以及鋪著人工草皮的屋頂,在這工業化的港口中顯得格外突出。

這可不是一般的旅館,美好旅館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北海岸停泊了12個月後,於去年10月被運載至倫敦,並且將於此停泊5年。

美好旅館的內部有充滿設計感的家具以及木製的地板,流暢、舒適的設計強調著公共空間以及社群。而這間旅館作為一個社會企業,其願景是幫助長期失業的人們就業。

美好旅館的大廳。

在美好旅館停泊於荷蘭的1年當中,團隊雇用了約100位長期失業的在地居民,並且提供他們友善的職業訓練。旅館給予受雇者3個月的聘約,並在過程中協助他們向其他組織求職。至今仍有70位受雇者持續以全職身分在旅館工作。

旅館提供的職業訓練相當廣泛,除了讓受雇者了解旅館內所有面向的工作外,也提供基本能力的訓練,如:英語能力、開瓶技巧,或沖泡咖啡等。

「我們相當重視自我發展,有些人來自經濟貧困的家庭,因為經歷太多次求職遭拒的狀況,而徹底地喪失所有信心。我們即是要幫助他們建立自信,這帶來的改變是非常顯著的。」美好旅館的行銷執行長Marie Julie Craeymeersch表示。

停泊在倫敦的期間,美好旅館與紐漢(Newham)倫敦自治市議會合作,計畫每3個月就招募15位新人,並給予相同的訓練。(同場加映:來「助」一晚吧!這間「Purpose Hotel」融入社會關懷,讓旅客在睡夢中改變世界

「我們不會像一般旅館,只看個人的履歷和經驗。我們關注的是『人們』。我們不問你會做什麼?舉例來說,我們會問人們對特定狀況的反應與想法。」Craeymeersch表示。

美好旅館提供受雇者完整的職業訓練。

在旅館的餐廳內,展示著一張又一張充滿笑臉的照片,而照片裡的人都是從這裡「畢業」的員工 ,其中有生過孩子後想返回職場的年輕媽媽,以及因為照顧年邁母親而找不到工作的兒子等,美好旅館給了這樣的人們「再試一次」的機會。

倫敦不是美好旅館的終點站,5年後其將再度啟航至下一個港口,而地點尚未確定。同時,打造美好旅店的荷蘭創業家Marten Dresen,在給他美好旅館靈感的瓜地馬拉,開了一間20房的旅館。(同場加映:「教他釣魚,不如用新方法釣魚」:美國「中央廚房」讓失業者化身廚師,重新回歸社會

這間旅館作為一個社會企業,也意味著所有盈餘將回饋給計畫本身。美好旅館在阿姆斯特丹經營得相當成功,因此團隊正在尋找一個固定的家園來持續這個職訓計畫,而他們也樂見其他組織追隨這個模式。

「我們嘗試為其他旅館樹立典範,證明社會事業能與極致的服務經驗結合。至於我們訓練的人們在他處找到工作,就是對我們最大的肯定。」Craeymeersch表示。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Floating hotel aims to help London's long-term unemployed

延伸閱讀
>> 歐洲火藥庫上的「戰爭旅館」:將昔日戰爭的夢靨,化為旅人難忘的一夜
>> 老寮Hostel創辦人談社區營造:先讓在地農民溫飽,再來談思想和政治選擇
>> 英國首間「藝術旅館」:讓世界各地的藝術旅人 有負擔得起的住宿選擇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