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良好的步行環境,有助都市永續發展——泰國 Good Walk Thailand 計畫讓居民「好好走路」

2018.04.1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punkelephant

良好的都市步行環境,不僅有助於都市永續發展,也對都市居民的人身安全健康、社交環境,甚至市區的零售商業有正面的影響。這個概念從萌芽階段發展迄今,從學院內的客觀研究到主觀的個人經驗,已經算得上是一個社會常識。然而與西方都市發展脈絡大不相同的亞洲都市,如何從西方城市的經典案例,如:丹麥哥本哈根的步行街區、巴黎的人行道環境等,關照自身的都市環境?作為觀光客,我們喜歡到這些都市去散步逛街、去感受令人愉悅的步行經驗,但回到自己居住的城市,除了抱怨,或是以情況不同帶過,專業者與居民可以一起做什麼?

2016 年雲門流浪者計畫的旅行中,我曾在曼谷短居數週。有天和設計師朋友相約在城市散步,見面時他遞給我一張設計精美的折疊海報,上面除了標題’Good Walk’外,其餘是泰文,但優秀的平面設計使人即便看不懂泰文,也足以理解海報傳達的訊息。循著海報上的資訊,後來得以拜訪執行 ’Good Walk Thailand’(好好走路)計畫的泰國都市設計發展中心(Urban Design and Development Center,簡稱  UDDC),對這個計劃有更近一步的理解。UDDC 位於曼谷市中心,藏身在暹羅廣場附近的大樓裡,距離朱拉隆功大學數步之遙,是一個與學術研究高度結合的研究中心。該中心主要的工作目標為促進都市環境中有足夠健康的公共空間,支持都市居民在物理環境、社交互動與日常飲食上的健康行為。

’Good Walk Thailand’(好好走路)是一個大規模研究泰國主要都市步行環境的計劃,由泰國都市設計發展中心(以下簡稱 UDDC)與朱拉隆功大學合作執行,分配菸捐收入的泰國健康促進基金會提供財務贊助。以曼谷為起點,從 2014 年中起分 3 階段計畫執行。計畫的起點,便在即使智識與經驗上都同意西方步行友善城市的好處,但不同文化、甚至不同發展取徑的都市們,如何定義自身脈絡中的「好」?用什麼方式理解都市步行環境的現況、判斷的標準是什麼?怎麼有系統地分析評估?如何透過都市設計與規劃促進良好的都市步行環境?這些發問即是「好好走路」計畫的起點,從系統化理解泰國都市步行環境現況、和居民共同評估步行環境品質開始,目標改善泰國 21 個主要城市的都市步行環境。

第一個階段的研究,以曼谷為試點,研究團隊透過 1100 份日常步行習慣問卷調查,歸納出受訪者每日平均步行距離、時間與阻礙城市步行的主要因素。調查結果顯示,曼谷市民平均每日步行 797.6 公尺,約 9.97 分鐘,少於日本平均 820 公尺、美國平均 805 公尺,多於香港 600 公尺。而阻礙步行的主要原因,為人行道障礙物、遮陰遮雨、人行道亮度、清潔與鋪面等因素。根據問卷調查與街道訪問,研究團隊初步建立步行環境的衡量指標,以步行環境與:辦公區域、學校與教育機構、購物、休閒娛樂、公共服務、大眾交通運輸等 6 大項目距離作為衡量指標,初步指認評比曼谷市區主要商業活動街區的分數。最重要的,是建置 GoodWalk.org 網站,將評比成果以互動的地理資訊系統形式呈現,使用者既可以查詢所在地的步行環境,也可以在網站上加入評比的行列。

第二階段的研究根據前一階段的成果,將奠基在曼谷的實驗結果與步行環境指標的制定,擴大到泰國其他城市,以市中心的不同商業區為先行,並加入互動評比的系統,最終歸納出泰國都會區脈絡下的步行環境指標。在完成前兩階段的研究後, 除了網站上的評比互動,近日「好好走路」計畫也舉行城市散步工作坊,帶領參與者以不同視角走讀街區,從日常生活、歷史等角度討論步行環境與改善的可能。第三階段則進一步將前兩階段的成果歸納為規劃設計準則與環境改善的示範點,協同不同都市區域的夥伴、政府,共同推動可以「好好走路」的都市步行環境。

透過對步行環境脈絡化的深入研究,「好好走路」對於近兩年來曼谷市政府強力取締街頭小販的政策,提出反駁。「好好走路」計畫分別在媒體訪問與參與 2017 首爾建築城市雙年展提到,城市的攤販的存在為貼近市民生活需求的事實,除了創造良好的街道生活,更因爲攤販在街道的存在,鼓勵步行的生活習慣。另方面,政府常見以佔用人行道空間,阻礙行人步行的權益而取締攤販的理由,透過調查也發現,即便沒有攤販,狹小的人行道上充滿電線桿,消防栓,廢棄電話箱和道路標誌等更腫障礙物,即使沒有攤販,行人常被逼得在馬路邊緣行走。

作為一個在曼谷旅居的過客,在巨大的城市整整走了 30 天的路。真要說起來,不管是地鐵周邊佔據人行道的臨時夜市,或是充滿攤販與生活感的街道市場,都帶來無限驚喜的步行經驗。街頭的熱鬧與豐富的日常風景把對陌生的行走轉化為有趣的探險。反而是走在圍牆林立的豪宅區,單調的圍牆景色不僅無聊,夜晚容易感覺危險,心理距離更是拉長了實際物理距離,使人並不被鼓勵走路,總是跳上摩托計程車,快速穿過彷彿永無止盡的圍牆,直達抵達目的地。

而作為都市規劃的專業者拜訪 UDDC,對於能有這麼一個計畫,橫跨學術研究與專業實踐領域,長時間針對都市步行環境進行有系統、有脈絡的研究調查,而不總是在短至中期的規劃服務委託案裡氣喘吁吁的趕工各種期中期末報告,覺得非常羨慕。

結束兩個多月的旅行回到台北,朋友問起怎麼每天吃東南亞美食還會變瘦,我想是因為在街上,走了很多的路。畢竟走路促進健康,不是嗎!你也想去曼谷散步嗎?哪裡好散步,請參考這裡

全文轉載自眼底城事,原文標題:「好好走路」的條件—拜訪泰國’Good Walk Thailand’計畫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過了一百年,各大城市終於了解到:街道應該是為了「人」而設計,而非汽車
>>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韌性,是建立城市與人之間的緊密連結,共同成就更美好的明天
>>「若無繁盛的在地經濟,人民沒有權利,土地沒有聲音」Judy Wicks 與地方共榮,打造 60 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


【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 】 邀你為亞洲提出解方!

今日亞洲,正共同面臨許多未解之題,明日亞洲,如何用社會創新翻轉難題?

聚焦 4 大主題(食農、銀髮、弱勢就業、環保綠能),安排 2 場主題演講、4 場電影欣賞、9 場大師工作坊、16 場平行論壇,邀請 15 國、超過 30 位國際講者共襄盛舉,希望與您一同參與,為明日的亞洲尋找改變的契機。

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推倒最後一座燃氣電廠:加州弱勢社區歷經 4 年團結抗爭,將重污染電廠逐出美麗海岸

2018.04.09

美國加州弱勢社區「奧克斯納德」(Oxnard)歷經漫長抗爭,於今年 3 月成功阻止另一座高污染的燃氣電廠再度踐踏家園。同樣面對著舊電廠退役、用電吃緊的能源難題,也許北台灣並不只有興建號稱「台灣最後一座燃煤電廠」這一條路。

整理/黃思敏

在美國,多數被邊緣化的貧窮社區,皆因國家對於化石能源貪婪的需求,而淪為設置發電廠、煉油廠等重污染工廠的選址。然而這次,一群來自加州美麗海岸城市「奧克斯納德」(Oxnard)的居民與學生,歷經為期 4 年的漫長抗爭,終於在今年 3 月底戰勝擠身全球 500 大企業的能源公司,將燃氣電廠的興建案推下懸崖。當地居民不再需要為了短視的能源利益而飽受空汙、氣喘之苦,而他們的努力也促使加州積極落實乾淨替代能源,使加州的燃氣電廠走入歷史。(同場加映:經濟與環保無法並存嗎?德國最大煤礦公司與政府合作,將煤礦場轉為綠能

燃氣電廠的黑煙與廢水,使弱勢社區及美麗海岸窒息

奧克斯納德是加州中部最大的沿岸城市,在廣大的市郊區域擁有肥沃的土壤、重要川流,以及大片的溼地。這裡的人口組成約有 74% 為拉丁裔,而幾乎半數的成人學歷低於高中教育。作為一個貧窮、以移民為宗的社區,奧克斯納德長期被當作加州重污染工業的選址處。

「生活在奧克斯納德這樣的社區裡,你將清楚地意識到這裡與其它社區的不同。這裡的人們每天面對著發電廠的煙囪,和撒入農田中的農藥,氣喘等病徵隨之而來,因此人們非常重視環境正義的議題。」中部海岸永續經濟聯盟(Central Coast Alliance United for a Sustainable Economy,以下簡稱為 CAUSE)總監 Lucas Zucker 表示。

奧克斯納德居民本次對燃氣電廠的抗爭,始於 2014 年大型能源公司「NRG Energy」(以下簡稱為 NRG)於海岸新建燃氣電廠的計畫。在此之前,奧克斯納德已有 3 座燃氣電廠,不斷排放出有毒的氣體和污水,讓美麗的沙灘蒙上一層陰霾。除了面臨工業化的污染,奧克斯納德作為加州的農業重地,供應了全美近 30% 的草莓,農藥的使用更毒害著環境。加州公共衛生局(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公布,奧克斯納德接近農藥重度使用區的學校比重,遠高於全國任何地方。

位於奧克斯納德的舊電廠。

飽受空污、氣喘之苦,在地青年挺身反對電廠

2014 年開始,CAUSE 的成員開始動員整個社區的力量,至當地高中宣導,以凝聚反對興建電廠的聲音。多數參與抗爭的學生皆來自務農家庭,多年來他們將父母為了維持家計而受盡諸多不公義的待遇都看在眼裡,因此決心為家庭站出來倡議。

一名「海峽島高中」(Channel Islands High School)的學生 Karina Montoya,過去曾參與 CAUSE 的行動為農民爭取權益,當她聽聞興建電廠的消息,發現有心人士正在推動危害社區的計畫時,便積極參與社區會議,表達不滿與痛心。「在奧克斯納德蓋電廠是非常不公平的,他們無視生活在社區裡的人們與家庭是如何地掙扎,卻只看見電廠將帶給他們的利益。」Montoya 表示。

另一位高中生 Lilian Bello 患有氣喘,過去曾發作得相當嚴重,使她必須在家使用特殊的呼吸器,在了解到燃氣電廠所排放的廢氣即是導致這座城市盛行氣喘的原因之一後,她決定投入抗爭:「我從小就一直患有氣喘,但我過去都不知道為何如此。現在我們站在這裡據理力爭,奮力抵抗著根本不該存在的事。」

「我們已經舉證無數,環境正義、海平面上升、生態浩劫,與缺乏必要性等,都說明了燃氣電廠興建案不該被通過。我們不應重蹈覆轍,而要採取新的解方,使用乾淨能源。」奧克斯納德的市長 Carmen Ramirez 表示。

NRG 計劃興建的新燃氣電廠選址於沿岸低窪處,是海平面上升及洪患的高風險區域。此外,奧克斯納德為全美最弱勢的社區之一,加州政府要求開發商不得於弱勢社區,過度密集地設置電廠,上述理由都使 NRG 缺乏設廠的正當性。(同場加映:「煤礦挖光,村莊也會消失」德國煤礦村以綠能做抵抗 持續長達 30 年的家鄉保衛戰

挺身反對燃氣電廠,為社區發聲的高中生 Karina Montoya。

能源公司的威逼利誘,考驗政府能源轉型的決心

面對反對的聲浪, NRG 仍透過威脅與利誘的手段,試圖扭轉市議會禁止於海岸興建新電廠的決議。為了拉攏支持者,NRG 開始捐款給在地的非營利組織,並舉辦免費餐會吸引社區居民參加,宣傳燃氣電廠的革新與進展,企圖說服民眾支持該計畫;為了打壓反對聲音,NRG 也威脅若市議會不支持興建新燃氣電廠,就不按照承諾於 2020 年,停用並拆除另外兩座既存於奧克斯納德的舊燃氣電廠。而這些舊式電廠使用「一次性直流式冷卻技術」(Once-through Cooling),將發電廠降溫的熱廢水排入海域,造成海洋生態的浩劫。

面對大型能源公司長年以來的霸凌與脅迫,像奧克斯納德這樣弱勢的社區民眾,多被低估為毫無組織動員能力、被動無助,不敢發聲的一群人。然而這次奧克斯納德的居民早已看透大型公司不負責任的態度,只顧牟利並把工業污染遺留在當地,於是社區居民不再妥協,透過 CAUSE 等非營利組織的動員凝聚,數十間高中及社區大學的學生聯合逾百位居民,積極出席公聽會,疾呼政府應該將環境正義放在能源公司的利益之上。

社區居民出席公聽會,進行反對電廠的倡議。

燃氣電廠退出加州海岸,乾淨能源將開啟歷史新頁

在學生與居民的奔走下,多年來勢不可違的燃氣電廠興建案,開始崩盤。加州能源委員會(California Energy Commission,以下簡稱為 CEC)經調查評估後,否決興建燃煤電廠的必要性,並肯定乾淨替代能源及現代儲電技術足以取代傳統燃氣電廠的供電。而 「加州公共事業委員會」(California 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 也透過環評,正視海平面上升的威脅及電廠造成的環境不正義,更首度因氣候變遷及保障弱勢社區權益,而否決興建電廠的計畫案。

最終奧克斯納德居民的團結,與乾淨能源的替代方案,戰勝了能源公司並將燃煤電廠逐出家園。而這場能源轉型的勝利,更象徵著高污染電廠走向終結的開端。奧克斯納德的抗爭受到廣大的注目,更促使加州眾議院通過歷史性的議案「SB350」,督促加州政府於 2030 年之前達成使用 50% 再生能源的目標。

今年 3 月初,位於加州聖保拉(Santa Paula)弱勢社區的電廠興建案,也因奧克斯納德所引領的反對力量而被迫暫停。「奧克斯納德是草莓的故鄉,而聖保拉是檸檬的產地。不分你我,同樣身為人,我們都值得比燃氣電廠還更好的未來。」一位高中生 Montoya 表示。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要讓台西重生,應該先推綠能」與六輕僅一水之隔的小村落,欲打造全台首座「綠能村」
>> 歷經核災 30 年後,車諾比想把核電轉綠電,造太陽能廠走出核災陰霾
>>《電業法》通過之後:Google的「100%綠電」承諾,為台灣綠能市場推波助瀾


工業化時代後,大量的碳排放和垃圾,讓人類所處的環境和生態岌岌可危。透過「永續能源」、「循環經濟」、「減塑消費」,我們尋找與地球永續共存的創新模式。

環保綠能議題的最佳解方,都在【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