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所謂陪伴,不是有人看著就好」翻轉照護思維,讓長輩熱愛晚年生活

2018.05.0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銀享全球/楊寧茵

1960 年代,台灣正處於經濟即將起飛的時期,當時 65 歲以上的所謂高齡人口只占總人口的 2.47 % ;而西歐許多已開發國家,卻已經在面對人口高齡化的問題,當時的英國 65 歲以上人口為 11.72%。

台灣呢?我們甫於 2018 年 3 月正式邁入高齡國家之列,表示超過 65 歲的人口占人口比的 14%,而且預計在 2025 年達到 20%;英國於 1970 年代正式進入高齡社會,但在將近 50 年後的今天,也還在這個階段。英國雖然早早就成為高齡化國家,但因為人口和移民政策因應得宜,相較於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的台灣,人口轉變來的又急又快,英國是緩步邁向超高齡國家之列。

事實上當台灣在 8 年後變成超高齡社會時,英國的高齡人口比率會比我們還低…

因此,在高齡化的歷程中,英國政府、社會和人民,比台灣有更多的時間和機會去嘗試、調整,從錯誤中學習並進行改進。這些經驗和過程或許不盡然完全美好,但卻是最真實的實證體驗,勝過任何的教科書案例和假設,而這些經驗也成了英國在高齡化過程中,貢獻給世人最具價值的回饋與內容。

當台灣面對高齡化社會的到來,因應方式還圍繞著傳統的照顧思維,認為照顧就是提供無微不至的照顧,認為照顧就是把對方保護得好好的,認為長者需要是更多的人手和更多的照顧,認為長照 2.0 是面對高齡社會的唯一解方…

英國用半世紀的高齡化歷程告訴我們:上述做法終將失敗。

多次帶領參訪團到英國考察銀髮新創服務的銀享全球執行長蔡昕伶說,英國的高齡化歷程較長,的確讓他們有較充裕的時間準備,再加上出生率不若台灣這麼低,他們對於高齡化社會比較可以用平和而自然的方式去面對,而不像台灣總是處於一種「急救式」的狀態 –-只想要趕快找到解決方法然後止血包紮。

「他們已經見識到高齡者不是一個群體,而是各自有各自的需求和特質的一群人,不管是健康的、亞健康的、有慢性病、體弱的、失能者、失智者,或是有憂鬱者… 不會只用「變老」、「變弱」來一言以蔽之;而且不管他們是處於什麼狀態和層面,都不是看 aging(老化),而是專注在 living(活著),而且是 living well(好好活著)。」

這個看法的出發點非常重要,因為這樣在設計提供給長者所需的服務時,就不會一味地專注在「治療」生理及身體症狀,而更從他們的社會需求出發,建立連結。

「living well,很重要的就是建立連結。近年來歐美國家非常強調孤獨對於個人健康的危害,有研究顯示:孤獨對健康的影響,甚至超過一天抽 15 根香菸。因此英國特別設立孤獨部長(Ministry of Loneliness),希望透過政策制定和各種方式來減少長輩的孤獨感,增加社會連結。」

蔡昕伶還說,英國最大的長者服務組織 Age UK 的座右銘:就是 Love Later Life(熱愛晚年生活),因此與其強調照顧服務,他們更強調如何「提升幸福感」,並以此做為其「個人化整合照顧服務(Personalized Integrated care)的核心價值和目標。

Age UK 的計畫推動多年取得多項實證,其經驗充分顯示:長者需要的,不是更多的醫療、藥物,而是「幸福感」,這來自於用心陪伴、更多的社會參與和連結、更多機會幫助他找到生命意義,燃起「想要為自己而活」之想望的照顧夥伴;這類照顧夥伴不是高學歷的各式醫療專業人員,而是懂得同理的個人獨立工作者和充滿熱情、願意付出時間和精力的志工。

產官學研全力投入,創新的失智照護與研究列為國家要務

面對席捲全球的失智海嘯,當我們還在擔心這個病沒有藥醫,擔心著這個病有多難對付而陷在悲情和恐懼中,只想一味用藥物來作為主要介入手段,英國早已步入不同階段。

2013 年時任總理的卡麥隆發表「挑戰失智症宣言」(Prime Minister’s Challenge on Dementia),強調 2020 年之前,英國要用大量的資源和全新的角度來支持失智相關研究、建立服務支持體系並建構友善環境,使其成為全球第一。

而日前宣佈投入一億美元協助進行失智研究的全球首富比爾蓋茲,也把大筆研究經費給了英國的 Alzheimer’s Research UK。

而各式各樣新的失智照顧可能和不同方式的創新,也因為這樣的政策和經費支持而開始浮現,例如 Dementia Adventure 為失智者及其照顧者設計專屬親近大自然的戶外旅遊行程,強調除了藥物,原來大自然、藝術、音樂是更佳的藥物;用創新的思維和作法,為失智者創造方式連結彼此,親近自然同時探索生命的喜悅,重新找到生命的意義與為人的尊嚴。在旅程中透過行為的同理,讓失智者和家屬得到真正的喘息,並建立起失智友善社區。

設計志工銀行的最佳借鏡 — Give & Take

志工時間銀行近年來在台灣長照界是另一個熱門話題。眼前有這麼一大群體力、能力、智力和財力都相對充裕的戰後嬰兒潮世代,他們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活得這麼健康又這麼久的世代。面對長壽人生,透過照顧存摺的想法來為未來的生活做準備,難道不是一個好點子?現在有空時多多付出、照顧別人,以後需要時可以提領,這和中國人的積德福報是一樣的概念,但為什麼這麼多組織想要推動都無疾而終,這麼多人對於這個好點子到現在都只是紙上談兵?這裡頭有什麼奧妙或細節?看看英國的社會企業 Give & Take 如何做到。他們還因為這個模式的成功得到英國國家級長期照顧變革(Long Term Care Revolution)基金的挹注。

當我們一方面有著全世界最棒的健保制度,一方面卻也看著這個制度因為過度方便而遭到許多浪費,甚至製造出血汗醫護人員;英國已經聯手管理學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以及哈佛商學院,企圖透過價值導向來促進健康照護服務的選擇和競爭,重新定義健康醫療產業的價值,也找回從業人員的尊嚴,而名為 ICHOM(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for Health Outcomes Measurement)的智庫就是這個努力的領頭羊。

用藝術來取代照顧 — Meet Me at Albany

當我們談到照顧,都還停留在技術和手段:怎麼翻身、拍背,包尿布;英國在面對高齡者時,看到的不只是他們的醫療需求,更多是他們的社會和心理需求。為了打擊孤獨,他們強調透過各種服務為長者建立連結,唯有建立社會連結才能有健康的心理和生理。這就是「Meet Me at Albany」的由來,這項由 Lewisham 市委員會和藝術中心及組織,3 方協力,為社區長者創造,學習其透過藝術實踐,豐富活躍、衰弱、或孤獨長者的生活和連結。

邁向高齡化,照顧思維亟待翻轉,汲取先行者的經驗是要務

面對高齡,我們一方面想著自己老了一定不要被照顧,一方面又用最傳統的思維和方式,照顧著我們身邊的長輩;也許怕他們跌倒或受傷,我們剝奪了他們出門社交的機會;為了讓自己安心,或是盡孝道,我們聘請 20 多萬的外勞大軍,為我們的家人提供無微不至的照顧,但卻也因此導致長者失能的狀況更嚴重、幼兒變得無能… 凡此種種,都是因為我們的照顧思維早已跟不上時代。

現在的長者就是未來的我們,誰喜歡一直被限制?誰願意只是一直按著別人的方式而活?我們說長者沒有想法,他們就是喜歡被用這種方式照顧,所以我們來替他們決定就好。這是真的嗎?還是我們從來沒有認真理解過他們的想法?

照顧思維早已翻轉。所謂陪伴,不是有人看著就好;所謂照顧,不是保護著他,讓他什麼都不做… 要做到復能與賦權,我們一定要把對方看成一個獨立的個體和有能力做的人,台灣長者的臥床率和失能比例這麼高,到底是誰造成的?

大部分人面對老年總是惴惴不安,因為覺得老年的情況,包括變弱、臥床、生病等種種情境似乎無法避免。借用奧地利心理學家 Viktor Frankl 的名言:「當你不能決定未來時,你唯一可以改變的就是自己。」面對整個社會的高齡化,面對自己或親人的晚年生活,會呈現怎麼樣的面貌,端看你我是否願意放棄既定的思維和想像,重新看待老年的可能,並積極做出不同的選擇。

面對高齡社會帶來的種種機會和挑戰,我們一定要理解:這不只是政府的事,也不只是社福組織或衛生單位的事,更不是企業的事,而是你我的事,因為我們都會老,這件事情無法避免,但未必一定要灰暗與悲情。

從「老化」到「好好活著」,要從現有的體系中,重新建構出新的價值和方法以因應這樣的思維轉變,英國經驗也許可以讓我們少走一點彎路,為正在為高齡社會找出新方向的台灣,提供前瞻思維與借鏡。

全文轉載自銀享全球,原文標題:From Aging to Living Well 從「老化」到「好好活著」的啟示

延伸閱讀
>> 用阿公阿嬤最能上手的電視機,讓銀髮科技更好玩、高互動、有人情味
>>「這不是一份工作,是全然的快樂!」Encore.org 協助長者活用專長,活出有價值的「第三人生」
>>「我才80歲,有自己的生活要過」齊邦媛在養生村一住 10 年不曾孤單,更活出獨立的樣子


作者簡介:
Deborah Yang(楊寧茵)是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曾任職台美的報紙、電視、網路等不同媒體,曾獲美國新加州傳媒(New California Media)年度最佳專題報導、最佳即時新聞報導和最佳多重優秀報導等榮譽;在矽谷高科技公司擔任全球公關和市場行銷主管多年。除銀享無國界外,還開設「第三人生」專欄,以全球為經、以本地為軸,探討並提供個人及社會如何以更積極正面的態度面對人生第三幕的總總可能和不同想像,鼓勵每個人自己的老年自己設計,活出幸福晚年。


2018 銀享全球英國銀髮創新參訪團
時間:2018 年 6 月 9 日(六) ~ 6月 16 日(六),共 8 天 7 夜
地點:英國
活動洽詢電話:鄭小姐,0906-170-209
參訪團簡章:https://goo.gl/F9UVyj
報名網址:https://goo.gl/forms/DDaiNwiC0rsNZfkJ3

無需電力、一秒上手的濾水器——只要將汙水倒進這款竹纖維濾紙中,即可獲得乾淨飲用水

2018.04.16

編譯:郭潔鈴

在一趟去柬埔寨的旅途中,中國環境專家董良杰發現當地估計有 2 千萬人飲用含砷的不潔水源,因此他和一組團隊合作,設計出一套濾水系統,並教導柬埔寨居民如何使用。

董良杰設計的這項技術確實有效,但是一般人若沒有相關知識背景,操作上很難直接上手。運用這套濾水系統前,人們需要先接受使用特殊濾心的訓練,以及使用後處理廢棄物的特殊方法。

「柬埔寨之旅快結束時,當地的管理者告訴我們:『你們雖然解決了砷中毒的問題,但是教育成本也很高昂。能不能研發一種新科技,把必須解說的步驟降到最低,或者根本不需要教育就能使用?』」董良傑表示。

7 年後,董良杰真的想出了簡單的解方。他研發出一種濾紙,看起來就像是放大版的咖啡濾紙,只要將濾紙放在玻璃杯或水壺上方,就能在倒水時除去所有汙染源。而當濾紙耗損後,只需直接將它取下,不需任何額外的複雜步驟。

這款稱為 Mesopaper 的濾紙,是由疊成 3 層的竹纖維紙張製成,紙張的夾層中皆含有陶瓷微粒;這些由黏土製成的微粒含有迷你的孔洞,能夠捕捉砷、鉛、汞等重金屬物質,同時能讓水和鈣、鎂等營養成分通過。在每一個孔洞中,奈米大小的鐵針將會像鉤子一樣勾住細菌和病毒,鐵粒子則會與水緩慢作用,將汙染物密封在其中,因此濾紙被丟棄後,並不會再次汙染土壤或水源。

這款濾紙不僅能淨化自來水,當災難發生時,也能以便宜的運費被迅速送至災民手中,讓他們能直接淨化雨水或水道的水再飲用。若將濾紙放大規模,還可以應用在汙水處理廠,或是淨化礦廠或核電廠等工業用水。(同場加映:只收雨水不收垃圾的「生態垃圾桶」,淨化全美最髒運河

人們普遍會使用逆滲透技術(reverse osmosis)來淨化水質,可是這種技術需要用上龐大的能源,用高壓迫使水分子穿過細小的孔洞;相較之下,用董良杰所研發的紙張過濾汙染源,不需要電力、化學物質或其他補充物。此外,由於濾紙淨水的過程中,汙染源會被封印在陶瓷微粒中,因此不會像其他汙水處理的過程一樣留下有毒的污泥。

2005 年時,董良杰正在夏威夷大學擔任學者,他於該地研發了陶瓷微粒,往後他不斷地思考如何應用這項科技。2013 年他因為在部落格上公開談論水源汙染,激怒中國官方而入獄,過了 9 個月的牢獄生活。2016 年,他扭轉了設計,將微粒上的孔洞拓寬一些,並加上鐵粒子,而最後一步則是將陶瓷微粒加進濾紙中,使消費者可以輕易地使用。

目前濾紙可於電商平台 Amazon 購得,6 片入售價 6.99 美金(約 210 元台幣),而一片直徑 9 英吋(約 23 公分)的濾紙,可以過濾 22 公升的水。Mesofilter 公司推測濾紙的首批消費者,將會是準備災難急救包或是喜愛露營的美國人。(同場加映:可以「穿著走」的避難所—設計系學生為難民打造多功能救生衣

若產能逐步擴大,生產成本將會降低,董良杰相信屆時開發中國家的人們也能負擔使用,他也盼望濾紙在某些地區可以在地化生產,用當地種植的竹子來造紙。由於濾紙同樣能過濾空氣,因此董良杰也計劃與其他企業合作,推出不同種類的產品,像是可過濾空汙的空氣面罩和工廠常用的化學防護衣。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These Cheap Paper Water Filters Remove Lead, Arsenic, and Bacteria

延伸閱讀
>> 昔日衝浪選手投身改善水質 召集背包客運送濾水器幫助百萬人
>> 這款可消滅汙水中 99% 細菌的吸管,每日能拯救因水源不潔而死的上千人性命
>> 渴了嗎?來一杯家庭廢水——這款以亞馬遜森林為概念的濾水裝置,讓廢水變身乾淨飲用水


【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 】 邀你為亞洲提出解方!

今日亞洲,正共同面臨許多未解之題,明日亞洲,如何用社會創新翻轉難題?

聚焦 4 大主題(食農、銀髮、弱勢就業、環保綠能),安排 2 場主題演講、4 場電影欣賞、9 場大師工作坊、16 場平行論壇,邀請 15 國、超過 30 位國際講者共襄盛舉,希望與您一同參與,為明日的亞洲尋找改變的契機。

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