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品學堂黃國珍 把閱讀變簡單

2015.07.3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黃昭勇(2015年7月27日)

「閱讀,不是把人帶到圖書館就解決了。」三年前,品學堂創辦人黃國珍參加了若水國際的活動,提出「台灣閱讀教育」推動計畫,半年後,他將計畫落實成為企業經營,透過出版《閱讀理解》季刊,要讓國中生學會閱讀。

黃國珍原本協助企業做創意提案,將企業的創意變成一個又一個實際的營運模式。他認為,既然企業的營運都可以透過理解、程序的創意方式解決,閱讀這件事情更應該要有系統性的學習方法。

他在若水國際的執行計畫中,遇到了國際學生評量計畫(PISA)的共同召集人、成大中文系教授陳昌明,兩人都認為真正能夠推動台灣前進的,就是推行「閱讀教育」;若水的計畫結束後,黃國珍希望可以持續推動閱讀教育,因此決定創辦品學堂,閱讀理解季刊則是品學堂針對國中生的第一份產品。

黃國珍有次在演講活動中,與國中老師討論學生成績不佳的問題,當時就有數學老師提出,學生數學考不好,是因為看不懂題目。他說,這的確是目前學生普遍遇到的問題,因為閱讀的能力不只是看得懂字,而是要了解寫作背後的意思。

黃國珍認為,閱讀是有歷程的,必須透過分析文本、擷取知識、重新整理後,再提出自己的看法與省思。

他說,《閱讀理解》季刊就是一套訓練擷取、統整與省思的教材,共有十二位編輯委員,透過重新撰寫文本,並設計提問,透過老師的提問,讓學生能學會問問題,真正開始進行有系統地閱讀。

「理解型的提問沒有標準答案?」黃國珍表示,這樣的想法並不完全正確。他說,理解型的提問應該老師在先知道問題的答案後,重新設計提問,透過提問與學生的回答,了解學生的思考過程,才能真正知道學生遇到的閱讀障礙,從而跨越障礙、理解閱讀。

黃國珍說,學校教育的提問,就是在一定的領域內閱讀文本與提問,就好像是在少林寺打十八銅人陣,是基本功;但到了社會上就像是自由搏擊,會遇到的問題與處境都難以限定,因此就需要進一步的素養教育。

黃國珍指出,素養教育就是思辨與批判的能力,但思辨不能熱血,不是酸、挑骨頭,而是透過統整與省思提出新的、可以往前進步的想法與方案。他建議,學生可以每天看《聯合報》等三份報紙,從不同報紙新聞中,看出文本背後沒有告知的訊息,學習思辨的能力。

(黃國珍創辦品學堂,發行《閱讀理解》季刊,為國中生量身打造系統學習、素養教育,培養思辨批判能力。 記者林伯東/攝影。圖片來源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自己的午餐自己種」 熱血食育教師超級計畫

2015.07.24

聯合報/記者薛荷玉(2015年7月15日)

「自己的午餐自己種(Grow Your Lunch)!」這是美國舊金山熱血教師班傑明艾康(Benjamin Eichorn)的超級計畫,他要發展出實踐「可食校園」理想的教材,讓每個想在校區設立菜園的學校、教學生種菜的老師、帶孩子重拾田園的家長,都可以按圖索驥,讓田園變成教室。

(舊金山熱血教師班傑明艾康(右)推廣「自己的午餐自己種」,教導如何把田園當教室,協助大家自耕自食。 記者林伯東/攝影)

這是他的「美國夢」。實踐夢想,需要資金,艾康拍了一支短片,放上「群眾募資」平台,尋求網友支持。令人吃驚的是,原本設定的目標是六千五百美元(約新台幣十九萬五千元),但不到一個月,募款竟然突破百分之兩百,募到一萬三千五百卅美元。

艾康開心地說,他會儘快完成一步一步教人如何在校園、後院、社區空地自種食物的手冊,放上網路供人免費下載。

艾康曾在加州柏克萊的「可食校園計畫(Edible Schoolyard Project)」擔任教師,如今他成立的公司協助卅五所加州的小學及多所中學發展適合的教學花園,包括了菜園、果園、環形戶外教室、溫室、雞舍、堆肥場及工具間。五年來,他協助發展食育的學校約有百所,觸及學生多達四萬人。

「我們的祖父母知道如何種植、及他們的食物來自何方,但這樣的文化逐漸流失;孩子只喜歡漢堡、薯條。我希望能協助孩子們重拾飲食、農業文化,並展開與土地的對話。」艾康說:「最健康、味美價廉的食物,就在你自己耕種的花園裡。」

但他發現,許多老師自己也不懂得植物與農事,雖然贊同「可食校園」的精神,卻無從下手。艾康決定募資寫教材,並成立農事諮詢社會企業,致力教導如何把田園當教室,協助大家自耕自食。如同他在吉安尼尼中學所播下的農學沃土。

吉安尼尼中學是舊金山灣區規模最大的中學,教生物的強生老師帶著七年級的廿三位學生來到戶外教室上「生活科學」課。學生分成三組,一組要採收甘藍、櫻桃蘿蔔、花椰菜、豆子及洋蔥,並製作沙拉;另一組要修補上次風災中受損的披薩烤窯;還有一組鋸削用於覆蓋果園土壤的木屑。

艾康戴著棒球帽,身著格子襯杉及牛仔褲,腰間掛著園藝工具組,跪在泥地上教學生辨識哪些蔬菜已經成熟,適合採收。他伸手一捻,幾片嫩葉收在掌中。學生們也依樣畫葫蘆,四散在加州陽光中,採收去了。

其實,生在農家的艾康原本也對農事疏離,直到他到古巴哈瓦那上大學,修習「都市農耕」。因為禁運制裁的歷史因素,古巴成為世上最能善於利用土地、在都市種植食物的綠色國度。

艾康撰寫了「可食校園與學業成就」的論文,證實在菜園中融合各科教學的成果,他也樂意在回美國後成為「可食校園」的熱情傳教士。「自己的午餐自己種」計畫也得到名廚、有機教母艾莉絲‧華特絲的背書。

以吉安尼尼中學為例,艾康說,當初建造這座可食花園,花了約新台幣四百多萬元的經費,但艾康說,如果不設「無障礙設施」的話,成本可以縮減至七十五萬元。學校每兩周在花園舉辦一次工作聚會,歡迎所有教職員及家長參加,增加參與感。許多家長捐經費,也捐種子、工具,是吉安尼尼中學食育課程成功不可或缺的關鍵。

十三歲的男孩、女孩在加州陽光下勞動了一個小時後,享受成果的時刻到來。艾康教他們用鹽、橄欖油及醋製作沙拉醬汁,拌在剛採下的生菜及莓果上,上面還灑了幾朵紫色的琉璃苣小花,煞是好看。

坐下來分享沙拉時,班傑明要同學們向台灣來的聯合報系採訪團隊分享一下他們從這堂課學到的經驗。「別怕把自己弄髒!」不止一位學生說。「記得要玩得開心一點。」很多人都點頭表示同意。「一定要養幾隻雞,牠們好可愛,又好好玩。」全班都笑了。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