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農夫不用再單打獨鬥:宜蘭「小農應援團」媒合青年,緩解農忙時刻的人力困境

2018.05.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李偉皓、楊婷婷

宜蘭友善耕作代言人賴青松和楊文全組成的「倆佰甲」團隊,在宜蘭員山鄉深耕多年,越來越多新興農夫往此聚集,但是缺乏農業知識和在地人脈基礎,新農很難單打獨鬥,為了幫助新農快速融入宜蘭土地,陳幸延發起的小農應援團因應而生。

體悟農村人力寶貴 小農應援理念萌生

倆佰甲團隊在深溝村已經深耕 10 年,幫助許多新農熟悉環境,也提供心靈陪伴,讓在地老農和新農能夠彼此熟悉,解決新農租地困難,目標是讓整個蘭陽平原都從事友善耕作,成為新農的育成場。相較於政府僵硬的法規,倆佰甲提供一個彈性的平台,讓對農業有興趣的人得到機會,經營自己的田地和品牌。

77 年次的陳幸延畢業於聖約翰科技大學資訊系,從小在南投水里生長的他,對自然環境十分嚮往。在資訊工程單位工作一兩年後,不習慣在辦公室的生活,便決定轉換跑道,進入農業生活。辭去工作後,他決定定居宜蘭,不熟悉農事的他,從租地、播種、插秧、收成,一樣一樣從頭學起。透過倆佰甲的引介,和在地小農謝佳玲的幫助下,他開始到處無薪幫工,學習農耕技術並認識村民。

「一開始只是因為自己想學習,到處看之後才發現,原來人力在農村是一件寶貴的事。」陳幸延開始找了幾個志同道合的小農,用互相換工的方式,有空的時間就到別人田裡幫忙,發現互相幫助的模式能讓農務更有效率,因此萌生建立小農應援團的念頭。

農業政策捨本逐末 缺工問題難以解決

當友善耕作的小農越來越多,政府提出許多政策想要幫助農業,為他們設立農業改良場、提供農業諮詢,同時補助機器和溫室,但是陳幸延認為「科技無論再發達,只會讓耕作面積越來越擴大,人力資源還是沒有得到滿足,小農不可能單打獨鬥」。

「缺工問題都火燒屁股了,還談什麼增加農業產值?」陳幸延表示,由於農業缺工嚴重,許多農民都希望政府能開放外籍移工解決問題。而農委會在 2016 年初推動「新農業創新推動方案」,旨在推廣穩定產銷的溫室栽培法,提升農業行銷能力,但農民期望的外籍移工議題卻在農委會卡關了,政策推動與現實需求背道而馳。

除了缺工的問題,陳幸延認為民間團體比政府更適合擔任媒合的角色,「政府跟在地農友並不那麼親近,農務士和農友個性不一定契合。」他相信透過第三方的力量尋找人力,會比等待政府幫助來得更有效率,「因為我們跟農友比較熟,知道農友需要的是什麼」,小農應援團就此成形。

推動小農應援團 謝佳玲不遺餘力

謝佳玲是小農應援團成員之一,也是目前社團運作的主要推手。她負責盤點新農需要的人手,再媒合對種田有興趣的「援農」,實際下田幫忙,提供機會和平台,讓許多對農業有興趣,卻不知道從何做起的新手一個學習管道。藉由成立臉書粉絲團,吸引想要體驗農村生活的人真正走進農田,和農夫交朋友之餘,也彌補農村勞力的不足。

謝佳玲坦言,媒合的工作並不容易,每次下田體驗課程前,她往往要花課程 3 倍以上的時間設計行程、準備器材和與小農溝通協調,「以農事而言,天候會讓預計的工作節奏不斷變化,敲定的行程常在前一天改變。」除了行前的準備,活動結束後也要花時間檢討。「但這個就是我的挑戰」,對謝佳玲而言,看見參與的學員在體驗前後表情從無感到興奮的轉變,就是促使她保有能量持續做下去的動力。

結合大學體驗課程 引領學生認識農業

過了春夏的農忙時期,冬季休耕時,農夫可以自由安排想做的事,但是謝佳玲並沒有閒下來,透過小農應援團舉辦許多一次性課程,例如:教導北區新世界領袖培育營的高中生耕田、採收洛神花──南澳自然田、溪南小小農等等;也會參加講座,例如「你和農業的一百種關係」講座、「農這條路」鄉村農業體驗講座等,除了宣傳小農應援團的理念,她也學習農業新知識,隨時更新小農應援團資訊。目前則擔任台大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鄉村農業體驗」課程助教、輔大社會企業學程業界講師。

除了結合校園課程外,小農應援團也會開放打工換宿的名額,換宿時間最少需要兩個星期,才符合農友們花時間教學的成本,提供農友有效率的幫助。清大原子科學院學士班學生在大一時一次打工換宿的經驗,讓她喜歡上了種田的感覺,「種田能讓我感覺逃離原本的生活,重新充電」,持續兩年半的農忙時期她都會前來幫忙,偶爾還會帶同學一同體驗,成為小農們得力的助手。

和農夫們交朋友 開啟農業新模式

在深溝村群聚的小農 90% 以上來自宜蘭以外的地區,大多數來自台灣各縣市,少數來自國外,成員過去的社會經驗幾乎都來自都市,很少有親自下田耕作過的。

來自香港的小農阿何,因為厭倦原本的都市生活,毅然決然脫離舒適圈飛往台灣,人生地不熟的她來到了宜蘭深溝村,深深被農村生活吸引,喜歡上這種不受拘受的生活。透過許多農民的協助成功學會種田,至今已有 4 年的經驗,現在阿何和小農應援團有密切合作,除了享受和其它小農交流的時光,也常常請有興趣的學生來田裡幫忙,耐心的花時間教學,讓更多人體會到務農的樂趣和辛苦。

小農應援團除了填補人力空缺,讓農忙時期更有效率,對小農而言,還可以藉由這個機會到別人田裡看看,互相參考田區操作。「在農務過程中互相陪伴,會輕鬆很多。」

小農陳祥豪認為,小農應援團的理念,很像前幾年美濃推行的「交耕」制度。「今天我到你田裡幫忙,哪天換你到我田裡幫忙」,一種不建立在金錢上的橫向交流,讓新農不用再單打獨鬥,同時也能集眾人之智慧,激盪出更多農業新方向。

採訪側記

實際換上農襪、戴上斗笠,踩進水田裡插秧、抓福壽螺,我們才做不到一小時便覺得腰酸背痛,難以想像農民們常常頂著大太陽,在農田裡工作一整天有多辛苦。午餐時間和農友們一起坐在田邊吃飯,聽他們聊著各自田裡的插秧進度,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其實很簡單,在深溝村保留了滿滿的人情味,不管世代再怎麼進步,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才是一切的根本。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小農應援團出擊 突破農業人力困境

延伸閱讀
>> 菲律賓青年創辦「農業版」群募平台:讓群眾和農民站在同一陣線,共享報酬也分擔風險
>> 從「微氣候天眼通」到「阿龜誌」:台灣新創用科技助小農掌握農務紀錄,解決農業問題
>> 兩個 MBA 畢業生用新品種「Jasberry Rice」翻轉泰國稻農困境:抗氧效果比莓果更好,還助稻農收入 10 倍跳

這間餐廳匯聚來自世界各地的「奶奶廚師」,用文化和情感烹調最溫暖的家鄉菜

編譯:郭潔鈴

在紐約市的一座餐廳,提供了來自不同國家的家鄉味料理,這些由奶奶們親手烹調的佳餚,充滿對故鄉和親人的愛意。

許多年前,Jody Scaravella 面臨了人生中的低谷,他的母親和姐姐在一年之內相繼過世,頓失親情的 Jody 內心不斷掙扎,試圖重新尋找人生的意義。7 年前,Jody 的祖母也過世了,為了讓哀傷之情慢慢痊癒,Jody 渴望有一個宣洩悲傷的出口。

Jody 生長於義大利裔的移民家庭 ,從小住在紐約布魯克林區,他的媽媽 Maria 和祖母 Dominica 總是透過煮出美味的料理,來傳達對家人的關愛。不僅如此,滿懷心意的傳統料理,也是 Maria 和 Dominica 將義大利的知識寶藏傳遞給下一代的方式之一。

為了尋求心靈上的慰藉,Jody 重憶起自己的童年時光,並在 11 年前於紐約史泰登島的歷史街區開設了一家名為 Enoteca Maria 的餐廳。Jody 開餐廳的目的,不只是提供顧客豐盛的義大利佳餚,更希望將紐約的義大利奶奶們都聚在一起,一同烹飪出只有奶奶才煮得出來的愛心料理。(同場加映:Oma’s Pop-up—荷蘭暖男打造「阿嬤快閃廚房」 用食物搭起兩代的橋樑

「老實說,這一切都是因為悲傷所做出的行為,我猜我只是想重新創造有親人在身邊的溫暖。」Jody 表示。

至此之後,許多從未接受過專業廚師訓練的義大利奶奶們,紛紛到 Enoteca Maria 餐廳,輪班烹飪自己的私房料理。對於 Jody 來說,符合邏輯的下一步,就是擴大餐廳的理念,邀請來自不同文化的奶奶到餐廳來貢獻所長。(同場加映:美食無國界!這間布魯克林新潮咖啡廳,廚師全是難民

「許多來這裡享用料理的客人,其實並不是義大利人,」Jody 表示,「我希望這種體驗是兼容的。」

自從 2015 年擴大理念後,目前已有來自巴西、日本、阿根廷、敘利亞以及更多國家的移民奶奶在 Enoteca Maria 餐廳工作。

「這群女性能真的代表她們自己的文化,她們就像一艘艘滿載文化寶藏的大船,讓文化得以不斷傳承,」Jody 表示。

現在這間餐廳內部分成兩個廚房,位於樓下的廚房由義大利奶奶負責,位於樓上的餐廳則由其他國家的奶奶們經營。「當新來的奶奶第一天上工時,我們會請另一位已經有工作經驗的奶奶擔任「代表」,帶領新員工熟悉流程,」Jody 如此解釋,「代表就像是傳聲筒的角色,她會向新夥伴說明這一切如何運作。」

儘管奶奶們之間可能會有語言上的障礙,但是她們總是能設法創造出非常獨特的回憶。「有次我發現,這些奶奶們完全不理解彼此說的任何一句話,但她們仍然一起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Jody 表示,「她們只是單純地一起煮飯並互相分享自己的文化。」

就像 Jody 當初創立餐廳的原因一樣,許多奶奶來到 Enoteca Maria,是為了懷念已逝去的親人,或是與遙遠的故鄉重新產生連結。(同場加映:台北車站旁的印尼街,讓移工在都市縫隙中找到家鄉味

一位希臘奶奶 Ploumitsa Zimnis 在歷經喪夫之痛後,她的女兒 Maria 為了幫助母親克服悲傷,便推薦她到餐廳工作。「某天我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廣告,寫著徵求來自不同文化的奶奶們,我看見 Jody 正試圖用這種方式,與自身文化和過往親情產生連結。」Maria 表示。

在女兒的協助下,Ploumitsa 每個月固定會造訪餐廳一次,為餐廳的客人烹煮食物。「第一次到餐廳時,我煮了希臘焗烤茄子千層派(moussaka),有時候我會做魷魚沙拉(calamari salad),或是用葡萄酒和洋蔥佐章魚,再加上果仁蜜餅(Baklava)當做甜點。」Ploumitsa 表示。

對外人來說,Ploumitsa 母女與 Enoteca Maria 餐廳的相遇看來像一場巧合,不過對她們來說,這段經歷更像是命中注定。「我們到餐廳的第一天,碰巧發現餐廳位於聖喬治鎮,我父母在希臘的出生地,也剛好就位在希俄斯島(Chios)上一座名為聖喬治的村莊,」Maria 表示,「所以我們認為,這絕對是來自天上的訊息,是我爸爸給我們的徵兆,我們注定要經歷這段旅程。」

這些關於家常菜餚的回憶,一代一代地傳承下來,喚醒人們的懷舊情懷,並激起人們尋根的渴望,Jody 表示,「當祖父母傳授下一代如何製作一道傳統菜餚的同時,子女們也見證了一段歷史的傳承。」

2015 年時,Enoteca Maria 與出版社 Simon and Schuster 合作出版一本集結故事與食譜的書籍《Nonna’s House: Cooking and Reminiscing with the Italian Grandmothers of Enoteca Maria》(奶奶之家:在 Enoteca Maria 餐廳與義大利奶奶們一同烹飪與追憶),目前 Jody 正在籌備續作《Nonnas of the World》,將收錄世界各地的奶奶家常食譜。

「所有的知識都集結在此,不僅僅是料理方式,更重要的是傳承下來的文化,」Jody 表示,「這代表了我們全部的生活,如同呼吸一樣自然。」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The Restaurant Where Grandmas Cook to Share Their Cultures

延伸閱讀
>> 法國這間餐廳,讓難民在異鄉煮出敘利亞的家鄉味
>> 美國「矛盾廚房」專賣有政治衝突國家的菜肴:用食物打破文化隔閡與偏見
>> 20年前,這群南洋姊妹手拿麥克風在街頭抗議;20年後,她們用麥克風唱出自己的夢:「我並不想流浪」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