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讓家裡的閒置家電循環再生:多元管道回收廢棄 3C,將成科技公司新品製作材料

2018.08.0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賴品瑀( 2018 年 7 月 18 日)

環保署長李應元 18 日宣布,量販店、便利商店、3C 電子連鎖業、品牌業者、處理業等多家企業,都可以接受家電、3C 資訊用品等電子廢棄物回收。除了更便利於回收,更會有購物抵扣金、獎勵金大回饋、舊換新等多種優惠。

「電子廢棄物多元回收計畫」由環保署結合量販店、便利商店、3C 電子連鎖業、品牌業者、處理業等多家企業。既有全國販賣 4 機(電視機、洗衣機、電冰箱及冷暖氣機)業者,必須應依規定在民眾買新機時,免費回收同品項同數量的廢 4 機。環保署這次再針對 3C 資訊用品,和宏碁、大同、燦坤、全國電子、統一超商、全家、愛買、家樂福等企業展開合作。

多元回收計畫將以增加回收品項、購物抵扣金、獎勵金大回饋、舊換新等活動,提供多種的優惠或回收服務,替民眾創造更方便、簡單的回收管道,回收來的廢家電和廢資訊物品還可成為循環再利用的基礎。

據環保署資料,目前公告列管的家電類項目,包含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冷暖氣機及電風扇;資訊類則包含了,電腦主機、筆記型電腦、平板電腦、顯示器、印表機及鍵盤。

透過社區民眾、回收商、回收基金及地方清潔隊參與,2017 年回收處理量已達 13.7 萬公噸,回收率達 61.57%,已超過 2016 年 WEEE 指令目標值 45% 及歐盟成員國-德國 2014 年回收率 42.9%。

環保署建議民眾閒置的家電或資訊物品勿隨意棄置,盡快妥善回收除了促成資源循環外,透過電子廢棄物多元回收計畫,還能獲得參與計畫的企業所提供的回饋獎勵。

李應元表示,環保署希望這些企業加入回收計畫後,能再衝高回收率。盼透過資源循環達到零廢棄目標,讓地球重金屬、貴金屬及所有資源,都能做最少的開採,讓世世代代子孫永遠享有地球的資源。

宏碁企業表示,7 月起旗下 24 家服務中心、燦坤 288 家門市和失親兒福利基金會 14 個服務中心,全台將有共計 326 個據點進行跨管道回收。當民眾將乾電池和不限品牌的平板電腦和筆記型電腦送到上述據點回收,經專業處理後,宏碁將運用這些回收物作為新品的材料,形成資源永續循環迴圈。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廢3C小七全家也幫收 宏碁諾回收物將作新品材料 

延伸閱讀
>> Dell 電腦將跨界賣珠寶,原料來自手機裡的秘密寶藏——電路板
>> 辦公室裡的循環經濟:日本影印機龍頭與台灣廠商合作,讓影印機轉生為手中的筆
>> 一年幾千噸的電子廢棄物,是垃圾山還是「礦山」?長期而言,重新設計供應鏈才是關鍵

想過零廢棄生活,可是自備容器好麻煩?「好盒器」打造容器租借服務,讓環保不再是件麻煩事

好盒器」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好盒器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與挑戰。

文:郭潔鈴

 

人們於炎炎夏日出遊時,來杯沁涼的飲料是人生一大樂事,可是旅遊時不方便自備環保容器,又盼望能避免製造一次性垃圾,面對此種兩難的抉擇,有沒有更便利的選項?

被譽為「容器界 YouBike」的「好盒器」團隊,推出「甲地借,乙地還」的容器租借服務,為使用者一口氣解決環保容器攜帶不便、清洗不便的困難之處,使人們用更方便的方式,達成零廢棄生活。

不帶環保容器的 3 大痛點:沒有意識、不方便洗、不方便帶

好盒器的兩位創辦人宋宜臻、李翊禾,皆為工業設計背景出身,大學畢業後,兩人不約而同地進入 3C 產業,卻目睹了令人痛心的產品製造流程。

「我在 3C 產業第一線,目睹了資源變成產品,交給消費者使用後,卻不到一兩年就變成垃圾的整個流程,」宋宜臻表示,「流程中不只天然資源被耗損,更讓我難過的是,人力資源也同樣被耗損。我看著同事沒日沒夜加班,創造出筆記型電腦、手機等產品,但是產品到了使用者手上,用了一兩年就被淘汰。」(同場加映:全球電子廢棄物的反思——荷蘭設計團隊回收廢電器,打造前衛的循環辦公傢俱

由於在 3C 產業的經驗,使兩人深深盼望將資源更有效循環利用,於是她們開始觀察生活中有哪些常見的資源浪費問題。她們發現,人們習於使用免洗餐具,但是在方便的背後,卻製造了大量垃圾。

欲解決一次性垃圾問題,並非製造更多的環保容器如此簡單。兩人持續觀察後發現,一次性垃圾問題背後,始終藏著一個未能突破的盲點。「其實每個人家裡可能都有不只一個環保容器,我們發現大家不是缺環保容器,不使用它們才是核心問題。而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大家不用環保容器?這是我們想要一一破解的難關。」

宋宜臻將消費者不自備容器的行為,歸於 3 大原因:一為「沒有意識」:消費者過於習慣使用方便的免洗容器,未能意識到自己其實正在製造垃圾;二是「不方便洗」:願意嘗試使用環保餐具,卻因容器需帶回家清洗太麻煩最後放棄使用;三為「不方便帶」:平常有自備容器的習慣,卻因臨時忘記攜帶容器、或是容器體積太大放不進包包等理由,而沒將容器帶出門。

「我們想用一套服務解決這 3 個問題,」宋宜臻意念堅定地表示。因此,工業設計系畢業的兩人,不以設計環保容器為創業題目,而是將心力放在設計出便利的環保容器租借服務,解決消費者不願攜帶環保容器的痛點。

打造最有效率的容器租借模式:讓顧客走到哪還到哪

在此願景之下,「好盒器」於 2016 年底正式成立公司,並於 2017 年 1 月在美食林立的台南正興街區,首次推出「正興杯杯計畫」,採用「甲地借,乙地還」的容器租借模式,讓機動性高的遊客可以「走到哪,還到哪」。

因觀光人潮而造成垃圾過多的正興街區店家,與好盒器一拍即合,願意一同以垃圾減量為目標,實踐零廢棄的理想。「當時我們把它當成一場社會實驗,試看看這樣子的容器循環機制,大家會不會使用。」

而容器租借服務若要順利循環運作,包括兩大關鍵角色:店家與消費者。

在店家端,好盒器需擔任容器清洗站與店家之間的物流橋樑,確保容器有效率地在對的時間、有對的數量、被送到對的地點。

不過每家店的容器需求量皆不同,該如何管理?宋宜臻說明道,「我們會用後台管理系統,知道每家店需要的量有多少,清洗站人員洗完容器後,會依據店家需求裝進密封箱,送上運送車後,再由我們送到各個店家。我們一個禮拜會配送一次,但每天都會收回用過的杯子。」

除了物流之外,金流也是另一大難題。「正興杯杯計畫」的借還模式,經歷了三階段的轉變,第一階段採用押金,第二階段改用會員制,第三階段則是暱稱「良心制」。

宋宜臻坦言,一開始採用押金,是擔心無法承擔杯子遺失的風險,可是消費者將押金交給甲店家,卻於乙店家歸還杯子並拿回押金的流程,使好盒器後續盤點押金時,需花費極大的時間成本,因此使團隊開始思考租借模式的轉型。

「我們發現,不處理押金才會更有效率,因為金流是大家最在意的議題,所以不用押金,就能從根本解決管理上盤點金額的問題。沒有押金的話,我們收兩個杯子跟收 5 個杯子,其實沒什麼差,在運作上就會順暢很多。」

第二階段,好盒器推行會員制,消費者可用手機號碼上網登錄會員,店家用雲端紀錄會員編號和被取走的杯子 ID,既能追蹤杯子去向,又可省去收押金的步驟。

然而這樣的模式實行後,才發現並不適合於正興街落實。由於正興街區多為初次來訪的遊客,大部分遊客到櫃台才會知道好盒器的服務,若在大排長龍的情況下,顧客現場才加入會員,會帶給店家不小的壓力。

因此目前發展到第三階段,顧客不用押金、也不用登記會員,只需要依循自己的良心,用完容器後記得歸還即可。

而看似令人憂心的「良心制」借還模式,虧損金額其實並沒有想像中得多,宋宜臻語帶笑意地說,「有趣的是,不管是哪個階段,杯子遺失率都在 6% 左右。」出乎意料的結果,使好盒器更加相信未歸還杯子的消費者,並不一定是刻意帶走,而是遇到不便利的狀況才沒有歸還,因此不用押金制仍是可行的做法。

吸引使用者的殺手鐧:用玻璃杯讓乾淨「看得見」

在消費者端,好盒器不僅需確保物流順暢,使消費者想用容器時,皆有乾淨杯子可以用,更要先降低消費者對租借容器的疑慮,才能吸引消費者使用。

好盒器認為消費者心底最大的疑慮,是租借容器的衛生問題,對此好盒器除了定期做 SGS 食品安全檢驗,更決定先採用玻璃杯做為容器,讓容器的乾淨「看得見」。

「好盒器一開始在正興街推出服務時,就用了玻璃杯,我們想透過玻璃杯跟消費者溝通『乾淨』這件事,我們要告訴大家好盒器的容器是乾淨的,所以要讓大家看得到『乾淨』。」

而第一步提升消費者的使用意願後,如何讓容器「有處可還」,是好盒器需處理的另一個環節。為了讓提高還容器的便利性,好盒器積極拓點,短短一年間已跟 18 間店家配合,且範圍不僅限於正興街區,更橫跨鄰近的台南市中西區、東區等區域。

找到價值定位,盼提供和一次性容器一樣便利的服務

好盒器成立一年多以來,總計已減少 2 萬 2 千件一次性垃圾。然而儘管在減少一次性垃圾上取得佳績,在創業路途上,好盒器則經歷了一段漫長的商業模式摸索期。

回憶起去年申請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前夕,宋宜臻望著待填的申請表單,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當時還沒有收入,商業模式一直寫不出來。」宋宜臻苦笑道。

不過在同為台南社會企業、又是 iLab 學姊的 1982 法式冰淇淋創辦人吳書瑀的鼓勵下,宋宜臻鼓起勇氣完成育成計畫申請,不僅順利入選,更在與眾多導師跟同學的交流過程中,找出一條適合好盒器的營運之道。(同場加映:吃一口冰、配一個環境故事——台南老冰店第三代創業,讓冰淇淋化身「環境代言人」

「對我影響最大的是,一位導師幫我們找到我們的核心價值,原本我們認為自己提供的是租借服務,但後來她幫好盒器重新定位,她認為我們在做的,其實是服務流程的設計,設計讓大家更方便的服務流程。」

因此宋宜臻認為,在 iLab 最大的收穫,是能從老師、同學、社企流等各路人馬之間,獲得不同的觀點,進而找到好盒器自身的定位。「我們剛加入 iLab 時,只有粗略的商業模式,現在比較明確知道哪些路可以走。」

目前好盒器以在大型活動、市集擺攤,向主辦單位收取費用的方式,做為主要的獲利來源,然而街區的租借服務仍會並行,絕不放棄。

「因為好盒器的終極目標,是希望讓大家在日常生活中買東西時,根本不用意識到要選擇便利還是環保的兩難,我們希望讓你自然而然地在生活中落實環保。」

宋宜臻透露,好盒器的終極目標,是當消費者外帶食物時,店家直接用環保容器盛裝,讓消費者自然而然地接受環保容器,使用完畢後,可將容器放入就近的自動回收站回收。「舉例來說,如果你叫了用好盒器盛裝的便當,用完就可以投進自助回收桶,這樣就完成一次使用循環。」

為了達到終極目標,好盒器將於今年下半年開始建置自助回收站,預計擺在社區中、或辦公大樓的樓下。而長期來說,好盒器盼望將此套模式複製到台南各區,甚至擴及到 6 都。

「如何讓好盒器的服務,跟一次性容器的便利性競爭,是我們希望達到、也是正在努力的方向。我們希望可以很驕傲地說,好盒器可以跟一次性容器一樣便利。」宋宜臻眼神發光地說。

核稿編輯:李沂霖

延伸閱讀
>> 小琉球「無塑島」計畫:旅客自備環保用具,還給當地永續環境
>> 竹牙刷+食物袋幕後推手:當環保像刷牙吃飯一樣簡單,每天都是環保的「好日子」
>> 紙杯其實不環保——德國串聯上百間咖啡館,推出環保又便利的「押金外帶杯」制度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