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灣最大型的生態廊道:連接兩條山脈,架構野生動物回家的路

2018.04.03
瀏覽次數:

環境資訊中心/廖靜蕙(2018 年 3 月 19 日)

我們以為中央山脈和海岸山脈是兩條平行不相往來的山脈,其實不然。在人類尚未大幅進駐開發之前,兩山脈間是廣袤的森林綠帶,有如連體嬰般緊密相連,野生動物得以自由穿梭。如今卻因道路開發、河岸工程水泥化而切斷兩者的交流。

為了重新串聯兩者之間的關聯,農委會啟動的國土綠網計畫,開啟台灣第一條海岸山脈到中央山脈,長達 2.5 公里、接近 500 公尺寬,國內最大尺度的生態廊道。今年 3 月 12 日植樹節當天,總統府的中樞植樹也首度移師東部舉辦,地點選在馬太鞍與太巴塱傳統領域因台 9 線阻隔所造成的破碎帶植樹,種下可生產糧食或有利動物棲息及覓食的林木或矮灌木,以此宣示國土綠網政策目標與決心。

植樹前,馬太鞍、太巴塱部落頭目、祭司以以族語稟告祖靈,並以地主的身分歡迎貴賓。當天總統蔡英文因母喪未能主持,由總統府秘書姚人多代表,但他未公開發言。

種回縱谷原生樹種,架構野生動物回家的路

「讓野生動物穿梭兩山脈時,有一條平安回家的路,相信祖靈也十分樂見。」太巴塱部落總頭目楊德成以母語致詞說,這天是特別的日子,全國第一條生態廊道就在部落傳統領域內。過去鐵路、公路不僅阻斷野生動物棲地,也深深影響原住民傳統生活環境;他樂見政府重視、理解原住民傳統智慧對生物多樣性的助益,並期待政府再接再厲,創造原住民宜居的原鄉。

今年啟動「國土生態綠色網絡建置計畫」,其中一項重大工程,就是以生態廊道,重新將海岸山脈和中央山脈縫合串聯起來。

農委會林務局長林華慶致詞時表示,2009 年農委會與台糖公司平地造林,如今初具綠帶形式,如今進一步規劃長達 2.5 公里長、300~500 公尺寬的綠帶,增加兩山脈野生動物交流的機會。「這是台灣第一條大尺度生態廊道,透過跨部會合作,期待未來會有第二條、第三條,由點到線到面,構築越來越綿密的綠網。」

此次植樹的樹種,以花東縱谷原生樹種及蜜源植物為主,茄苳、烏桕、光蠟樹、苦楝、樟樹、青剛櫟、月橘、樹蘭、厚葉石斑木、木槿等,並諮詢部落意見,增加九芎(阿美族語Du li/Tolik/lalidec)、台東火刺木(阿美族語alemet)阿美族常用的植物。光臘樹吸引獨角仙,開花時是很好的蜜源;茄冬的種子是鳥喜歡的食物,也能涵養水源。

部落耆老說明,俗稱狀元紅的台東火刺木是野生動物喜愛的樹種。花蓮林管處也未來將透過樹種特性,營造從地被到喬木鑲嵌排列的複層林,並於部落耆老建議下,保留草生地,以符合當地環境原貌,恢復生物多樣性。

國內最大型生態廊道,部落、跨部會一起合作

「自強外役監獄到台 9 線間,沒有農地、村落,兩旁就是平地森林。整個縱谷線能連結中央山脈和海岸山脈,大概只剩下這個區塊!」花蓮林管處育樂課長紀有亭現場說明,這個區位也是長年來野生動監測得知的生態熱點,建立這個生物活動熱點是重要關鍵。

「有人會問,野生動物真的照你的安排走嗎?其實現在還不知道,但是會透過監測調整計畫內容。」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長楊瑞芬說,選擇這個廊道,是林試所和東華大學長達 8 年的監測的結論,不同的調查得出重疊的熱點。

當中仍有兩處因低矮地、草地等因素,不利動物躲藏、覓食的破碎帶需縫補。一是自強外獄監早期的畜牧場,過去種植牧草已廢耕,未來自然演化次生林,即可加寬廊道;如此一來,海岸山脈稜線上的動物下來直奔平森;另一處則是新舊台9線交替處,新富橋高架後,有助於野生動物穿越,舊橋功成身退後,則拆除水泥構造、減緩坡度,營造野生物適宜的通道。

去年 11 月,由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召開跨部會平台,邀集權益關係人一起開會討論,參與者除了馬太鞍、太巴塱周邊部落,還有台灣糖業公司花東區處花東區處、 交通部公路總局第四養護工程處、 交通部台灣鐵路管理局、法務部矯正署自強外役監獄、經濟部水利署河川局、農業委員會林業試驗所、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中心、農業委員會花蓮林區管理處,共8個中央單位投入。

會議中決議,公路總局將新富橋(台 9 線新路段)下空間交由林務局處理。經專家現勘後,指出通路後仍有汙水沿著管線下到地面,而油污、污染物的氣味會影響動物通行的意願。因此公務局將接管排放到固定地方收集,不讓它漫流。

其次,鐵路局委託廠商維管邊坡時會噴殺草劑,未來則改為人工砍草;台糖每年修剪枝條,使得林木變矮,動物沒得躲、不利用這塊棲地,因此協調撫育頻度降低,或者動物熱點就讓它自然生長。

紀有亭說海岸山脈原來有黑熊,1980 年代最後一隻黑熊被獵後。生態廊道的建構、讓動物交流,目的是增加基因多樣性,增加對疾病的抵禦能力和抗體。最近從監測資料也發現自強外役監外,海岸山脈的山羌、山豬、幼獾都出現了;山羌和野豬也來到鐵路的周邊,期待未來能不斷往外擴展。

不過也有學者認為不需急著改變現況,分隔也許也有好處,這點也納入評估的範圍。

友善生態,讓萬物都安全的道路

交通部公路總局第四區養護工程處玉里工務段長陳景揚表示,去年開始思考適合的東西橫向生態廊道時,專家學者現勘後認為這個區塊十分適合,整個工程也因此比原路段增加 350 公尺高架路段,目的是增加兩個山脈野生動物交流的機會。

平面道路則保留箱涵,除了排水也有助於動物穿越;箱涵增加斜坡設計,完工後取代台 9 線。高架底下增加地被植物,舊台9線則於施工完成後拆除。陳景揚解釋,通常橋下區塊擔心被民眾占用,因此會有一些防範措施;未來則配合林管處經營植被,交由地方認養,結合社區巡守。

交通部公路總局副局長許鉦漳說明,除了此案,未來花東景觀道路也將依據地區特性,營造讓兩山脈野生動物交流環境。例如往南的路段,每年四月有成群燕子飛舞,就會增加避免燕子路殺的防範,讓公路設計越來越重視生態保育。(前往續篇

什麼是生態廊道?

野生動物的棲地,常因各種道路及土地開發,導致形成不相鄰的小塊狀棲地,就是棲地破碎化,因此阻隔了野生動物的自然遷移。

生態廊道的概念是運用綠帶或是通道,串聯原本不相連的區塊。保育上的生態廊道包含可讓野生動物自由移動的涵洞隧道、或田埂、道路、河溪兩側的樹籬綠帶,及可串聯森林的大面積造林。而所採用的綠帶植物種類均為原生植物,讓野生動物不僅可以棲息、還可以覓食及繁殖。(資料來源:林務局)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國土綠網再邁步:在傳統領域種樹 以生態廊道縫合海岸、中央山脈

延伸閱讀
>> 「種樹救地球」不再只是口號,而是未來的新興行業!
>> 用「里山經濟」串起台24線的珍珠 看部落與山林共好共生
>> 野生動物將在城市中出沒?肯亞新創以「動物版 Pokémon GO」喚醒民眾保育意識


【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 】 邀你為亞洲提出解方!

今日亞洲,正共同面臨許多未解之題,明日亞洲,如何用社會創新翻轉難題?

聚焦 4 大主題(食農、銀髮、弱勢就業、環保綠能),安排 2 場主題演講、4 場電影欣賞、9 場大師工作坊、16 場平行論壇,邀請 15 國、超過 30 位國際講者共襄盛舉,希望與您一同參與,為明日的亞洲尋找改變的契機。

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讓口香糖不再把鞋弄髒,而是化為你的鞋底——英國設計師花費 10 年才成功的口香糖回收計畫

2018.03.29

編譯:郭潔鈴

這雙預計今年上市的鞋款,其鞋底竟是用意想不到的資源——回收口香糖製成。這項創舉其實是一位英國設計師 Anna Bullus 的最新計畫,她花了將近 10 年的時間研究如何將黏在人行道上的口香糖,轉化成有用的資源。

Bullus 就讀於設計學院時,便開始思考關於口香糖垃圾的問題。「當時我正在關注人行道上常出現的各種垃圾,並試著理解這些垃圾有什麼樣的回收方式,而我完全無法找到口香糖的回收管道,」Bullus 表示,「我能夠提出無數個證據,證明處理口香糖垃圾消耗了我們多少成本,然而過去我們做的行動,僅僅是永無止盡地打掃社區環境,並沒有出現一個能真正解決問題的市場機制。」

英國各地的地方政府每年估計花費 6 千萬英鎊(約 24 億元台幣)來剷除、或用蒸氣清洗機(steam cleaner)去除人行道上乾硬的口香糖。某些情況下,清除一個口香糖的人力成本大約需要 2 美金(約 60 元台幣),而口香糖本身卻只需要 4 美分(約 1 元台幣)。

在全球,有少數地區因耗費成本過高而禁止口香糖,像是迪士尼主題公園和某些機場,皆為了避免額外的清潔開銷,不允許店家販售口香糖;在新加坡,人們甚至必須擁有處方箋才能購買口香糖。

不過像倫敦這樣的大都市,很難明令禁止口香糖,因此 Bullus 盼望替口香糖垃圾找到新價值。她發現口香糖的主要成分,其實就是合成橡膠,這與腳踏車的內胎材質相同,因此很有機會可以重新回收再利用。

「我花了很多時間實驗,」Bullus 表示,「整個過程有點像在烹飪。」經過 4 年與專家學者一同努力後,她終於成功研發出一種從口香糖回收再製的材質,可用於工業生產中。

Bullus 製造了一個粉紅色、如同泡泡形狀的口香糖回收桶,放置在市中心的街道、火車站以及其他交通繁忙的地方。由於回收桶本身即是以口香糖製成,因此當桶子裝滿、送至回收廠後,再挑出菸蒂和其他垃圾,就能與桶內的口香糖一起回收再製。最後成品為顆粒狀的橡膠,可用於大部分以塑膠做為原料的生產設備中。

若回收桶的擺放位置經過策略性的考量,很有可能成功改變人們丟棄口香糖的行為模式。Bullus 表示,她的公司 Gumdrop 正在學習如何將回收桶擺在最佳的位置,使人們正想丟掉嘴裡的口香糖時,回收桶就會剛好出現在眼前。(同場加映:他們曾以上百萬寶特瓶蓋成「環生方舟」,如今推出新科技——可四處移動的塑膠回收站

在倫敦的希斯洛機場,正實際應用這款口香糖回收桶,估計每年可減少 8 千美元(約 23 萬元台幣)的清潔費用。有間大學在旗下的三個校區使用了回收桶,估計已節省了 2 萬 4 千美元(約 70 萬台幣)的開銷。任何組織欲使用這款回收桶,皆需付一筆使用費,但是這筆費用仍然會比各組織過去支付的口香糖清潔費還少。

除了較大型的桶子外,Gundrop 還設計出可隨身攜帶的鑰匙圈吊飾,讓人們能隨時蒐集吃過的口香糖,並可於吊飾裝滿後寄回 Gumdrop 公司。

Gumdrop 用口香糖再製而成的材料,製作了梳子、飛盤、咖啡杯等產品,而這當中最被人們接受的就是鞋子。「當你跟人們說明口香糖可以回收再利用,並製成各式各樣的產品時,有些人心理上會有點難突破,他們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願意碰觸這樣東西,」Bullus 表示。

「我認為將口香糖再製成鞋子,背後有很好的故事背景,可以讓人理解這麼做的原因。在街道上的口香糖,如影隨形地跟著你的鞋子,這種常見的經驗使兩者的關聯顯而易見。」

最近這間公司開始製作全新產品——兒童版的威靈頓雨靴,當這雙靴子耗損後,顧客可以將它寄回給公司,Gumdrop 便會將舊產品重新回收製成新靴子。

不過,若要用口香糖生產某樣產品,必須要有穩定的原物料來源。舉例來說,一個回收桶大約需要 70 塊口香糖和其他回收材料混和製成,為此 Gumdrop 除了回收路上的口香糖外,還與口香糖生產商合作,回收他們售出產品前就已產生的大量耗材。「其實目前我們回收了太多的廢棄物,還無法處理完它。」Bullus 表示。(同場加映:回收再生正夯,廢棄啤酒麥粕變身環保建材

Bullus 盼望將口香糖轉化成新商品的行動,能帶給消費者更多的刺激,使他們再也不將口香糖丟棄在路上,甚至影響人們更積極地回收其他垃圾。「激發我們行動的原因是,如果我們能成功讓人們改變這種微小的生活習慣,那麼我們將更有機會解決其他垃圾處理的問題。」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The Soles Of These Shoes Are Made From Recycled Gum

延伸閱讀
>> Dell 電腦將跨界賣珠寶,原料來自手機裡的秘密寶藏——電路板
>>「梨理人農村工作室」將廢棄梨梗製成筆,助農村脫離煙害陰霾
>> 這座墨西哥釀酒廠,每個細節都是為了「循環經濟」而設計——要為一切廢棄物找到新用途


工業化時代後,大量的碳排放和垃圾,讓人類所處的環境和生態岌岌可危。透過「永續能源」、「循環經濟」、「減塑消費」,我們尋找與地球永續共存的創新模式。

環保綠能議題的最佳解方,都在【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