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食蟲」風潮席捲全球:芬蘭百年麵包坊推出「蟋蟀麵包」,好萊塢巨星也愛上吃昆蟲

2018.02.0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戴羽

當你到餐廳用餐時,發現你的湯裡面有一隻蒼蠅、或者青菜裡面有一隻菜蟲,你一定會把餐廳員工叫來教訓一頓。就算你再「溫良恭儉讓」,大概也會要求更換餐點,而不是默默的繼續吃下去。但是,不久的將來搞不好你不但不為餐點裡的蟲子生氣,而且還會特別到餐廳點「蟲子大餐」呢!

本文 5 大重點:1.  人口和食物成長速度有落差,昆蟲可以成為主要蛋白質來源。2. 昆蟲營養價值高,而且養殖也很環保。3. 蟋蟀做成麵包,百年老店讓人們可以漸漸接受食用昆蟲。4. 用黃粉蟲為原料做豆腐,只要很少的土地就能養活很多的人。5. 改變偏見要從小做起,美國「Brooklyn Bugs」慶典讓小朋友不再厭惡和恐懼昆蟲。

1. 人口和食物成長速度有落差,昆蟲可以成為主要蛋白質來源

根據聯合國人口調查統計,到了 2050 年,地球人口將突破 90 億(去年 10 月的統計,目前人口為 76 億),即是從 1980 年開始,到了 2050 年,地球人口就成長了超過一倍。但令人擔憂的是食物產出的速度,好像沒有跟上人口增長。

因此,科學家正在努力的尋找新的食物來源,特別是除了肉類以外的主要蛋白質來源,而「昆蟲」正是他們期望的答案!而聯合國的調查也顯示,在 2013 年,全球已經有 大約 20 億人平常就會食用「昆蟲」。其實,如果你到過泰國、越南、印尼、柬埔寨等國家旅行,你應該發現將蠍子、蜘蛛(雖然蠍子和蜘蛛嚴格來說不是昆蟲)、蚱蜢、甚至是蛆當成小吃是很普遍的事。

不但如此,美國巨星安潔莉娜裘莉在去年(2017)拜訪柬埔寨時,更親自下廚,教導如何烹飪蠍子及蜘蛛。不但如此,他之後更和一班朋友及小孩一起分享她親自烹煮的「昆蟲」大餐。

除了安潔莉娜裘莉,墨西哥裔的美國演員 Salma Hayek 在  2010 年時,也在美國著名節目《The 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中透露,由於她在墨西哥長大,所以,她從小就開始「食用昆蟲」。她同時也透露她喜歡吃「油炸螞蟻加酪梨醬」和「煙燻蚱蜢」!

2. 昆蟲營養價值高,而且養殖也很環保

如果名人加持還無法消除你在餐桌上見到昆蟲的恐懼感,或許它們的營養價值可以!

根據研究,昆蟲含有豐富的蛋白質、鐵質、鈣質、B12 以及 9 種人體需要的氨基酸,營養成分不會比「傳統蛋白質」來源—肉類遜色。更重要的是,它們不會有來自大型養殖廠的肉類所面對的問題,例如:超標的抗生素、激素、瘦肉精。所以,食用昆蟲很可能比一般肉類還健康!

另外,養殖昆蟲也比傳統的養殖業耗費更少的水和土地。同時,比起牛羊豬雞,昆蟲也排放出更少的「溫室氣體」。例如,豬就比黃粉蟲(麵包蟲)多排放 10 到 100 倍的「溫室氣體」。所以,食用昆蟲不但對我們好,對日漸升溫的地球也好。

在這個講究 CP 值的年代,其實,食用昆蟲也是 CP 值極高的事。這是因為昆蟲只需要少量的飼料,就能夠長很多「肉」。以牛為例子,牛要吃 8 公斤的飼料,才會增加 1 公斤的重量。但是,昆蟲只需要 2 公斤的飼料,就能夠成長 1 公斤了。單看這個數據,昆蟲的 CP 值就比牛高 4 倍!

再加上飼養昆蟲需要的技術、設備、地點的要求都比飼養其他家禽來得低。所以,就算貧苦地區,也能夠有效的生產出大量的昆蟲,讓人民能夠有足夠食物可吃。

3. 蟋蟀做成麵包,百年老店讓人們可以漸漸接受食用昆蟲

雖然用昆蟲取代肉類有那麼多的好處,但是,很多人還是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將各種形狀的昆蟲放入口中,畢竟,很多人從小就被灌輸「昆蟲 = 噁心」這個觀念。

為了要讓人們更容易接受食用昆蟲,芬蘭一家名為 Fazer Bakery 的百年老字店,決定在去年 (2017) 11 月推出了用蟋蟀做成的麵包。

Fazer Bakery 是一家從 1891 年就開始營業的烘培坊,目前在芬蘭有 15 家分店。根據 Fazer Bakery 創意總監 Juhani Sibakov 的說法,他們在 2016 年的夏天就開始嘗試製作「蟋蟀麵包」。一直到今年才推出,是因為當時,芬蘭法律規定不能販賣任何用昆蟲為原物料的食品。

這條法規一直到今年 11 月才被取消,讓專門為食用而養殖的昆蟲,可以在市場上合法的銷售。同時,歐盟中的其他 5 個國家,包括英國、荷蘭、比利時、奧地利和丹麥,也都通過了同樣的法律。

每條 Fazer Bakery  的「蟋蟀麵包」都用了 70 隻蟋蟀,曬乾、磨成粉後,混合了麵粉、小麥和各種植物的種子而製成的。由於加入了蟋蟀,這些麵包含有的蛋白質,會比一般的麵包來的高。而且,試吃過的客戶也宣稱他們無法分辨出「蟋蟀麵包」和「一般麵包」在味道上有什麼差別。

根據 Sibakov 的說法,Fazer Bakery 決定要這樣做,最主要的原因是讓它的客戶能夠吸取更多的蛋白質,以及從熟悉的食物開始,接觸以昆蟲為原物料的食物。

4. 用黃粉蟲為原料做豆腐,只要很少的土地就能養活很多的人

除了 Fazer 的 「蟋蟀麵包」,美國康奈爾大學,食物科學系的研究生 Lee Cadesky 也帶領了其他 3 位學生,在 2015 年成功用黃粉蟲當原料,製造出類似豆腐的食物,他們稱之為「C-Fu」。根據 Cadesky 的說法,會取名 「C-Fu」是因為他們一開始打算採用蟋蟀做原料,所以用蟋蟀英文名稱 (Crickets) 的第一個字母 「C」來命名。

Cadesky 也說明,雖然「C-Fu」長得很像豆腐,但是它的味道和豆腐一點關係都沒有。它的味道很清淡,又帶有一絲堅果的味道,而 Cadesky 和朋友們最愛將它油炸來吃,或者是將它加入飯菜中,取代奶製品和雞蛋。

最後會選擇黃粉蟲當原料,是因為它的味道比蟋蟀好,而且也超容易飼養。只要劃出大約 3500 平方公里(類似台東縣的大小)來養殖黃粉蟲,就能餵飽大約 20 億人口!不但如此,黃粉蟲也能靠食用其他產業的廢棄物來生存,例如發泡膠。在 2015 年,美國史丹佛大學的研究人員就發現 100 條黃粉蟲一天就可以吃掉大約 35 克的塑膠,而曾就讀台中女中的曾依晴,也在 2009 年發現了「黃粉蟲可分解保麗龍」。

除了容易養殖,黃粉蟲也具有很高的營養價值。根據 Cadesky 的研究,「C-Fu」的蛋白質含量相當于等重量的雞蛋,而且它還含有很多的「好脂肪」包括 Omega 3 和 Omega 6。

另外,由於「C-Fu」並沒有使用任何「動物」原料,所以,很多的素食者其實也不抗拒它,而且還將它當成補充蛋白質的好食材。

5. 改變偏見要從小做起,美國「Brooklyn Bugs」慶典讓小朋友不再厭惡和恐懼昆蟲

雖然食用昆蟲看起來好處很多,但是,對一般人來說還是太難接受。

美國到府外燴餐飲公司「 Dinner Echo」的創辦人,Joseph Yoon 認為,要徹底改變人們對食用昆蟲的印象,必須要從小開始。於是,他在去年 (2017) 9月 1 日開始,舉辦了為期 3 天的「Brooklyn Bugs」慶典,將食用昆蟲介紹給小朋友們。

除了邀請在這方面的先驅到「Brooklyn Bugs」講述食用昆蟲的好處,Joseph Yoon 還請到在美國大力推動這個概念的非營利組織「Little Herds 」的主席 Robert Nathan Allen,在布魯克林知名露天酒吧 t.b.d. brooklyn 舉辦了一整天專門為小朋友設計的活動。這個活動除了讓小朋友能夠試吃各種用昆蟲製成的料理,還讓小朋友們能夠親自觸摸到這些昆蟲,希望能夠從小就開始減低小朋友對昆蟲的厭惡和恐懼。

根據 2013 年在西班牙的一個調查顯示,比起遵守和社交相關的規則(例如:不要在公眾場合挖鼻孔、大聲吵鬧),小朋友更願意遵守和大自然相關的規則(例如:不要在樹幹上刻名字、不要踐踏花草)。因此,比起大人,小朋友更可能因為「對環境好」,而選擇忽視一般人對食用昆蟲的偏見,漸漸開始接受這類食物。

很多人會認為吃昆蟲是一種「野蠻、未開化」的行為,但是,在數十年前的西方國家也認為吃生魚片是「野蠻、未開化」的。

昆蟲不但有營養、容易養殖、沒有其他肉類的隱憂、而且也對環境好。在台灣,就已經有業者開始養殖食用蟋蟀,並將它做成「方塊酥」、漢堡、鬆餅、披薩等食物。相信更多人會漸漸的加入這個「食蟲」的行列。或許,我們可以先去書店找尋烹飪昆蟲的食譜,開始如何將它們加入我們日常的菜單中。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美國巨星安潔莉娜裘莉愛吃昆蟲!這家芬蘭百年烘培坊推出健康的「蟋蟀麵包」,你敢不敢吃?

延伸閱讀
>>「農業版矽谷」在丹麥:「Agro食物公園」以農業創新滋養全世界
>> 用創新科技打敗黑心食品:台灣女孩創立中國第一間食品科技加速器
>> 無肉時代來臨:國際大型肉廠爭相投資千萬美元,要用更環保、永續的方式餵飽世界

Dell 建立全球海洋塑料的供應鏈:讓回收塑膠救海洋,不再只是企業公關的噱頭

2018.02.05

編譯:李沂霖

你還記得當初買新筆電時,盒子內層那片固定著筆電的塑膠隔板嗎?這被多數人遺忘的塑膠隔板,最終流入了海洋,嚴重影響著生態與我們的生活——而這只是海洋塑料的其中一個項目。Dell 在去年改變了這些平凡物件的命運,利用回收廢棄塑膠(25% 來自海洋塑料,75% 來自回收塑膠)重製那片包裝筆電的塑膠隔板。

利用回收材料對 Dell 來說並非新鮮事,自 2008 年至今,Dell 已重新運用了超過 5 千萬磅的塑料於他們的產品之中。Dell 雖已建立自身的「循環經濟」模式,將舊產品的素材轉而應用在新產品身上,然而,若還涉及了海洋塑料的處理,公司則需走出自己的產品領域,並建立一個全新的供應鏈。

有鑑於此,Dell 與海洋倡議基金會 Lonely Whale 合作,將目標放在減少海洋塑料的數量。 2016 年,Dell 首度於海地進行一項可行性研究,以確認公司如何從海洋及各水路中回收塑料,並研擬後續的清潔、處理方法,從而整合到供應鏈中。Dell 的包裝採購主管 Oliver Campbell 表示,初期在海地的工作使他們了解到此項行動要如何規模化,舉例而言,他們發現在陸地上攔截即將流入海洋的廢棄的塑料,要比打撈海洋中的塑膠更有效益。(同場加映:拒絕塑膠吸管比你想像中簡單:7 種友善環境的替代方案

在進行初步研究之後,Dell 和 Lonely Whale 將重心轉移至全世界海洋廢棄物堆積量最大的國家之一——印尼,開始在此建立海洋塑料的供應鏈。

要建立供應鏈並非簡單的任務——Dell 和 Lonely Whale 除了聯合全球非政府組織之外,也和雅加達當地的回收塑料供應商合作,並嚴格審查這些供應商是否給予旗下清理塑料的員工合理報酬及人道待遇;此外,Dell 和 Lonely Whale 還必須確認印尼的基礎回收設施是否能正常運作,以進行海洋塑料的清潔和處理。最後一步,才能將這些塑料化為可用的素材。

這些流程十分複雜,但 Dell 已不是建構供應鏈行動唯一的參與者了,在去年 12 月,Dell 和 Lonely Whale 公佈了一個開源計畫「NextWave」,邀請私營企業、科學家以及非政府組織參與,共同研擬出具規模化且可持續性的解方,將海洋塑料整合到消費產品當中。

參與的公司包含自行車公司 Trek Bicycle、傢俱公司 Herman Miller 和汽車公司 General Motor 等等,目前都還在嘗試階段,努力建立各自的使用案例——如 Dell 製的回收塑料隔板——以證明其模式的可行性。

身為率先進行海洋塑料整合的公司,Dell 如今將其研究及行動方法開源分享,可謂是幫其他企業開路,讓一些小型企業能夠較輕鬆地跟隨他們的腳步。Oliver Campbell 表示:「我們的策略基本上是在降低供應鏈的風險。」

進軍海洋塑料整合的企業還有 Adidas,他們與非營利組織 Parley for the Oceans 攜手,致力運用設計來推動永續的可能性,雙方聯名推出一款限量跑鞋,由海洋廢料編織成耐用的纖維製成。(同場加映:世界首雙「回收運動鞋」年底在台上市:運動品牌與環保團體合作,以創新呼籲海洋保育

然而, Lonely Whale 創辦人 Adrian Grenier 表示,NextWave 的目的並非局限於限量產品的領域,而是希望能讓海洋塑料進入標準化應用,「這個做法不是一個宣傳的噱頭,而是需要擴大至全球,產生真實的影響力,並不是要各企業互相競爭,而是需要大家團結一致。」

目前自行車公司 Trek Bicycle 已向 Dell 諮詢了回收海洋塑料的性能及潛在使用可能性,並進一步改良他們最初採用尼龍製作的運動水壺架「Bat Cage」,工程師 Stefan Berggren 表示,水壺架本身的外觀和功能並未改變,就如產品 20 年前剛發布時一樣,只不過現在的材質將更具永續性。

「我們才正要起步,目前我們將評估塑料的可用性,並持續找尋其他可運用的機會。」身為NextWave 計畫的一員,Trek Bicycle 將會向其他企業分享他們整合塑料的進展及想法,相對的,也能獲得其他公司給予的回饋。

Lonely Whale 希望能藉由多家企業合作的力量,同時為更多有意願加入的公司敞開大門,齊心為海洋塑料材料創造足夠需求,進而促成健全而穩健的供應鏈,NextWave 預期未來 5 年內將能處理約 200 萬磅的海洋塑料(相當於 6600 萬個寶特瓶)。

Lonely Whale 執行董事 Dune Ives 指出,全球 83% 的飲用水供給已經被塑料所污染。「我們對於海洋塑料議題的認識才剛要開始。」NextWave 計畫正是希望在污染情況越來越嚴重之前,著手進行改變,「關於廢棄物的材料整合,我們還有很多要學,包括毒性問題、人權問題,還有設計問題。」Dune Ives 表示,「要真正解決這些難題,我們需要一整個團隊的力量。」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To Keep Plastic Out Of The Ocean, Companies Are Starting To Add It To Their Products(Fast Company)


延伸閱讀
>> 不讓塑膠吸管傷害海洋,這間公司讓你喝完飲料直接把吸管「吃掉」
>> 這間新創的「海塑眼鏡」每賣出一副,大海裡就有半公斤塑膠垃圾消失
>> 第一款用「海洋塑料」製作的洗髮乳瓶罐,讓你清潔頭皮也同時清潔海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