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區塊鏈」的社會公益應用:健康領域最廣泛、能源領域最具潛力

2018.05.11
瀏覽次數:

「區塊鏈」被認為是一項革命性的技術,將能影響從選舉到農業等各個領域的發展。然而,是不是也有可能被媒體過度炒作?我們對「分散式賬本」(distributed ledgers)和「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ies)的期望是否過高?而他們能否真的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整理/李沂霖

區塊鏈是一種去中心化資訊儲存工具,具備「去中心化」、「開放性」、「獨立性」、「安全性」以及「匿名性」5 大特色,根據 MBA 智庫指出:

ㄧ、去中心化
區塊鏈技術不依賴額外的第三方管理機構或硬體設施,沒有中心管制,除了自成一體的區塊鏈本身,通過分散式核算和儲存,各個節點實現了信息自我驗證、傳遞和管理。

二、開放性
區塊鏈技術基礎是開源的,除了交易各方的私有信息被加密外,區塊鏈的數據對所有人開放,任何人都可以通過公開的介面查詢區塊鏈數據和開發相關應用,因此整個系統信息高度透明。

三、獨立性
基於協商一致的規範和協議,整個區塊鏈系統不依賴其他第三方,所有節點能夠在系統內自動安全地驗證、交換數據,不需要任何人為的干預。

四、安全性
只要不能掌控全部數據節點的 51%,就無法肆意操控修改網路數據,這使區塊鏈本身變得相對安全,避免了主觀人為的數據變更。

CloudMile 提及,區塊鏈中的每一筆資料一旦寫入就不可以再改動,只要資料被驗證完就永久的寫入該區塊中。其技術是透過 Hashcash 演算法,由一對一的函數來確保資料不會輕易被竄改。

五、匿名性
除非有法律規範要求,單從技術上來講,各區塊節點的身份信息不需要公開或驗證,信息傳遞可以匿名進行。

研究並預測科技趨勢的顧問公司「 Gartner 」表示,根據「技術成熟度曲線」(註一),目前區塊鏈剛經過「過高期望的高峰值」階段(註二),正在走向一個不可避免的「泡沫化的底低谷期」(註三),而且,據 Gartner 的觀點,區塊鏈距離「實質生產的高原期」(註四),還需幾年的時間。

史丹佛大學商學研究所(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講師 Doug Galen 剛開始在評估那些宣稱有「社會目的」的區塊鏈專案時,也曾持懷疑態度,他猜想,有些專案可能被媒體過度炒作,亦或是其公關目的可能大於社會目的。

然而,在看過 193 項提案之後他開始改觀,「事實上,有許多項目真的值得關注,」他說。

根據分析指出,這 193 項提案中有 2/3 將在未來 6 個月發揮影響力;有 1/4 具「變革性」潛力;還有 1/5 正爲一些問題提供解方——這些問題若沒有區塊鏈便無法解決。

「我原本以為會有更多的炒作,但這些專案卻比我想像中還要踏實,」Galen 表示,「如果你的計畫是要解決透明度、欺詐、降低移動資金或身份成本等問題,區塊鏈確實有很大的潛力可以協助。」

Galen 與研究生團隊合作,研究了 7 個「社會公益」領域的區塊鏈應用,包含:民主與治理、土地權、慈善與援助、健康、農業、普惠金融(註五)以及能源與環境。他發現大部分的應用是在健康領域,佔了總數的 1/4。區塊鏈正被應用於創建新的醫療記錄格式以及藥物追蹤。舉例來說,新創公司「 Modum.io」即利用區塊鏈追蹤藥物的供應鏈,以證明藥品在運送途中以正確的方式保存。

根據《區塊鏈革命》一書中提及,「區塊鏈可應用於個人醫療紀錄的保存,可以理解為區塊鏈上的電子病歷。目前病歷是掌握在醫院手中而非患者自身,因此病人就無法獲得自己的醫療紀錄和病史情況,對未來的就醫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但若以區塊鏈技術來進行保存,就有了個人醫療的歷史資料,未來看病或對自己的健康做規劃就有資料可供使用,而這個資料真正的掌握者是患者自己,而非某個醫院或協力廠商機構。」

根據分析指出,那些運用區塊鏈改善民主和治理的專案,是所有研究項目中進度最領先的,預計 62% 的項目將在未來 6 個月內實現,其中包括移動投票平台「Votem」公司,該公司已與蒙大拿州政府合作,允許軍方和其他海外選民進行電子「不在籍投票」(absentee ballot),也就是運用區塊鏈,提供原本因故無法到指定投票所投票之人民,一個合法又安全的投票途徑。

區塊鏈除了在健康領域被廣泛運用之外,普惠金融也是另一大應用範圍。如獲蓋茨基金會(The Gates Foundation)資助的「 Mojaloop」——一種開源代碼,旨在降低發展中國家電子支付成本;或是「 BanQu」 一個金融科技公司,用區塊鏈技術整合個人身份、錢包與經濟紀錄,幫助那些仍然沒有銀行帳戶的數十億人進行經濟活動。

而能源領域與區塊鏈的結合,則被認為具備極大的潛力。未來,將能創造新的電網形式,無需公用事業的介入。不過要實踐這樣的網絡可能至少還需要兩年,因為建立可再生能源基礎設施需要很長的時間。Galen 表示,像「Grid Singularity」和「Power Ledger」等公司雖早已投入營運,其中可能有超過一半的專案須等待至少兩年才能發揮影響力。

未來區塊鏈的運用範圍將持續地顛覆我們既有的生活習慣,這場科技革命仍持續進行中。

註一:技術成熟度曲線(The Hype Cycle),又稱光環曲線或炒作周期,是指對某一特定技術的成熟度、市場接受度和商業應用程度的圖形表示。 自1995年起,Gartner 運用光環曲線來表示各項新技術發展的生命周期,分為科技誕生的促動期 (Technology Trigger)、過高期望的高峰值(Peak of Inflated Expectations)、泡沫化的低谷期 (Trough of Disillusionment)、穩步爬升的光明期(Slope of Enlightenment)以及實質生產的高原期(Plateau of Productivity)5 個階段。(資料來源:Wikipedia

註二:過高期望的高峰值(Peak of Inflated Expectations)
這一時期為典型的大眾狂熱期。往往由於個別成功的案例,使社會大眾對新技術過於狂熱,產生了一些不現實的期待。(資料來源:MBA 智庫

註三:泡沫化的底谷期(Trough of Disillusionment)
這一時期技術進入了低谷,由於不能滿足大眾的期望而逐漸地被人遺忘,各種媒體業很少出現相關的文章和技術討論,新技術的效果受到較普遍的質疑。(資料來源:MBA 智庫

註四:實質生產的高原期 (Plateau of Productivity)
在此階段,新技術已經趨於成熟,新技術被廣泛應用,技術逐步穩定地占有市場,成為一種廣為熟悉的普通技術,其應用價值被普遍接受。(資料來源:MBA 智庫

註五: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又稱為包容性金融,其核心是有效、全方位地為社會所有階層和群體提供金融服務,尤其是那些被傳統金融忽視的農村地區、城鄉貧困群體與微小企業。(資料來源:MBA 智庫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用科技解決兒童問題 聯合國資助新創公司
>> 未來的城市必須自給自足!6 大要素打造跨界共創的「Fab City」
>> 水、電、光與空氣皆一手掌控:這套物聯網技術替商辦大樓一年省下 200 萬電費

專訪蘇文鈺:想讓偏鄉變成樂土,從看見自己的家鄉開始—— Program the World 計畫,讓程式與生命教育並行

2018.05.07

感受、想像、實踐、分享,「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Design for Change Challenge,簡稱 DFC 挑戰)認為,只要掌握這 4 步驟,每個人都能擁有解決問題的超能力!

DFC 臺灣更相信,若能活用這 4 步驟,人人都能化身探索者、冒險者、實踐者、拓荒者、指路人 5 大超級英雄,而成大教授蘇文鈺,便是教育界中的「冒險者」,他大膽地「想像」程式教育的不同可能,不僅帶給孩子學習一技之長的機會,更盼望偏鄉能因此翻轉,成為讓人安居樂業的樂土。

文:郭潔鈴

一般大學教授的日常生活,多半忙於做研究、發表論文,不過成大教授蘇文鈺的「課後活動」很特別,他長年開車往返離台南一小時車程遠的嘉義小漁村,只為了教當地的孩子寫程式。

有感於台灣資訊科技教育的不足,2013 年蘇文鈺創辦「Program the World」計畫,帶領研究生走入偏鄉教孩子寫程式,盼望孩子藉此學會一技之長,翻轉貧窮人生。

計畫推行多年後,如今他更希望從程式教育轉為生命教育,讓孩子不只是學會寫程式,學成後更懂得回饋家鄉,替偏鄉創造正向循環。

感受:大學生的迷惘,從小學就開始

曾於美國留學多年,回台後於成功大學任教的蘇文鈺,經歷 20 多年在教學現場的觀察,他感受到台灣的教育現況,並不太符合世界進步的趨勢。然而龐大的結構性議題,絕非一人之力可以解決,於是蘇文鈺決定從自身的專業背景——資訊科技開始思考,該從何處著手改善教育的問題。

蘇文鈺從身邊的學生開始觀察,「我觀察我大學部跟研究所的學生,大概是教改前後那幾屆,他們比較傾向問封閉式的問題,表示這個問題侷限在一個範圍內,而且是有答案的。他會期待老師把後面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都講清楚了,才開始動手做。」

他發現許多學生習慣被動地等待標準答案,較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往往因此喪失探索不同可能的機會。蘇文鈺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我國小六年級就自己去買烙鐵、電子零件來焊了。」反觀現今的小學生,往往期待師長替自己安排生活中的大小事。「追根究柢,這個迷惘不是從大學才開始,而是從小學就開始迷惘了。」

因此蘇文鈺認為,假如想訓練孩子獨立思考,需從教育的源頭做起。如同 DFC 挑戰 4 步驟的第一步「感受」,蘇文鈺依據自身的教學經驗發現問題,並進一步探索背後的原因。

想像:突破既有框架,落腳始料未及的地點

DFC 挑戰的第二步,是透過創新與創意思考解決辦法。蘇文鈺認為程式設計是培養邏輯的開始,有了基本的邏輯,才能進一步深度思考,再加上本身的資訊專業背景,從一開始蘇文鈺就決心以推動程式教育為目標。

不過蘇文鈺坦言,一開始對教授程式設計的想像,只侷限在菁英教育,因此原本想從台南一中、台南女中等學校做起。不過由於高中升學壓力大,學校很難開放額外的時間讓學生上程式設計,蘇文鈺的首次嘗試便處處碰壁。

山不轉路轉,「當時跟我一起發起 Program the World 的兩位研究生,在聊天的時候想到,為什麼不從弱勢的孩子開始?」蘇文鈺十分贊同這個想法,因為學習程式設計不僅能培養邏輯思維,還能培養專業,讓弱勢孩童們未來有機會自行創業,翻轉人生。

因此蘇文鈺突破既有的思維,改變目標對象,從台南市附近的育幼院接洽起,不料,這些育幼院也難以接受讓小孩學程式的點子。「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奇怪的想法,『我們的小孩連國語英文都不懂,為什麼可以寫程式?』」在接洽了許多單位、打了無數通電話之後,最終 Program the World 計畫的落腳處,在嘉義東石鄉一處偏遠小漁村裡的過溝基督教會。

實踐:前往偏鄉,陪伴孩子學習程式教育

2014 年暑假,蘇文鈺帶著兩位研究生第一次踏入過溝教會,打算教授 Scratch 程式。這款程式將程式碼化為圖像化的積木,小朋友只需透過拖拉積木就能寫程式,因此是初學者最容易上手的程式設計工具。

蘇文鈺懷著興致勃勃的心,將電腦發給 15 位過溝學生,沒想到學生彷彿脫韁的野馬,一心一意只想上網玩線上遊戲,甚至和鄰座好友開起同樂會。吵雜混亂的情況,讓從沒管過上課秩序的大學教授十分頭疼,最後課沒上成,只好灰心喪志的返家。

第二次上課,蘇文鈺和研究生努力思考後想出妙招,將學生的座位前後錯開,使他們無法回頭跟後面的同學互動,更把較愛講話的同學兩兩拆開。最後教室的確變「安靜」了,不過孩子們卻只是靜悄悄地打著電動,依然沒有專心聽課。

第三次上課,蘇文鈺決定發動人海戰術,多帶了 7 位研究生前往,上課時每位學生後面都有一位老師盯著,這次學生終於肯乖乖上課了。之後每星期學生都會調整座位,課堂上不斷上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戲碼,卻也加深了師生之間彼此的了解。

蘇文鈺體會到,孩子學習更重要的是細心陪伴。傳統課堂上一位老師對上數十位學生,難免有學生脫隊、甚至被放棄,最後連學生也自己放棄自己。

為了避免上述情況發生,一整個暑假的課程,師生比始終維持在 1:1.5,儘管幾乎耗盡了整個實驗室的人力,但是學生的確慢慢步入軌道。最後蘇文鈺設計的過關考試更是別出心裁,考試期間可以上網、可以看書、可以自由進出考場,只要在規定時間 8 小時內寫出要求的程式就過關。

原本學生興高采烈地想要翻書找答案,卻發現怎麼找都找不到,蘇文鈺的巧思正是想要告訴學生,並不是凡事都有標準答案,而且解答也不一定只有一種。

通過過關考試後的學生,可以在下一個寒暑假選讀進階課程,例如 APP Inventor 或 Arduino 課程,繼續往程式設計的路精進。

反思:想使偏鄉變成樂土,需帶動正循環

在成大和過溝之間披星戴月地往返兩年之後,蘇文鈺漸漸發現了新的問題。「我到那地方最大的感想是,政府不管投再多的資源到弱勢地區,它就像無底洞一樣,你沒有辦法救他,你給他釣竿都沒有用,(因為)他釣完魚就離開了。」

蘇文鈺感嘆道,讓孩子學程式設計,就像是給他釣竿,只讓一個人可以豐衣足食,卻沒有辦法解決整個村子的貧窮問題。「我希望偏鄉要變成樂土,」蘇文鈺口中的樂土,是鬼島、鬼村的反義詞,是人人都願意在此安居樂業、回鄉耕耘的土地。

想讓偏鄉成為樂土,蘇文鈺認為,一定要讓「正循環」開始轉動。「我們一直在灌輸(孩子)一個想法,你今天所得到的東西不是理所當然的,這個社會跟父母給你的東西不是理所當然的,那你長大之後願意回來,開始帶你的弟弟妹妹嗎?」

如此的反思,對蘇文鈺自己也帶來很大的改變,「我從一個認為 Programmimg is everything 的教授,變成 Programming 只是輔助工具。」蘇文鈺希望,讓程式設計成為配角,主角則是生命教育,讓孩子在玩科技的過程,跟家鄉產生更多的連結。

再加上,當時正巧教育部宣布要將資訊科技納入課綱,程式教育將成為國、高中的必修課,不少老師無所適從。「我也很害怕資訊科技或程式教育又會變成學科,」蘇文鈺面露擔憂的說,「本來我們希望訓練很多小孩會寫程式,把台灣變成一個科技大國,最後卻變成可能沒有小孩想要來寫程式了,(因為)你把他的胃口在國小國中都破壞掉了。」

種種因素相加之下,蘇文鈺決定使 Program the World 計畫的方向大轉彎。從 2016 年開始,Program the World 不再強調程式設計本身,而是強調程式能夠幫助學生完成的事;此外,Program the World 的主要目標對象,也改成培訓老師,協助老師開發程式設計教材,「我們希望幫老師變強。」透過培訓各地的師資,讓蘇文鈺理想中的程式與生命教育得以遍地開花。

分享:成為搭舞台的人,不斷擴散影響力

從 2016 年改變目標至今,Program the World 已跨出嘉義的小漁村,足跡遍布全台,在南投、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台東、花蓮等地區都有夥伴學校,共計 20 多間。

蘇文鈺自豪地分享道,每個地區的學校都會形成自己的地方特色,端看當地老師對哪個主題有興趣,例如彰化一所生態豐富、有著優美老樹的古老小校,就將「生態」與「樹屋」訂為教育主題。

眾多計畫中,目前發展最為完整的是南投的「看見家鄉」計畫和彰化的「老屋」計畫。看見家鄉計畫讓學生親自操作空拍機,從空中的角度去看見家鄉的各種樣貌,接著學生需要操作各式各樣的剪接軟體,將影像內容製作成一部紀錄片。

老屋計畫則是結合了木工、3D 列印、雷射切割、程式設計等知識,課程完成後,學生能更加了解家鄉內那些很有可能被拆除、或已經拆除的老屋構造,進而產生保護文化資產的意識。

不過並非每一個計畫都發展得順風順水,蘇文鈺表示,Program the World 無時無刻不在冒險,曾經發想的 8 個、10 個可能的專案,最後就只有一、兩個會存活下來。

「你接不接受那 80% 到 90% 的失敗?如果你接受,就努力去做,」自嘲是極端理想主義份子的蘇文鈺表示,「我們總是會覺得,那 1% 的可能性永遠都是最美好的。」

這樣抱持大膽、開放精神的「冒險者」特質,使蘇文鈺欣然接受失敗的可能性,即使未來某一天組織消失了仍會勇於面對。

「Program the World 這個組織,我覺得早晚是要消失的,但是老師這個職業不會消失,」蘇文鈺表示,「我希望 Program the World 是一個搭舞台的人,讓我們輔導過的老師站上舞台,去影響他的周圍。」

長年修習佛法的蘇文鈺感性的表示:「就像無盡燈的法門,你是一盞燈,一盞燈點亮10 盞燈,10 盞燈就可以點亮 100 盞燈。」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專訪葉丙成:讓學生有動力學習,是身為老師一輩子的追求
>>「解決這一代貧窮靠救濟,解決下一代貧窮則要靠教育」看偏鄉教育如何翻轉貧窮人生
>> 偏鄉科技教育,不是有電腦設備就夠了——印度 Zaya Learning Labs 用雲端裝置,讓師生與全球教育資源接上線


【第八屆 DFC 挑戰分享季】與孩子一起用設計改變世界

一起來看全臺孩子們都感受到並且解決什麼問題吧!

5/26-6/10,全臺超級英雄集合在花博園區-流行館,透過為期 16 天的問題解決故事展及一場故事分享大會,介紹隱藏在臺灣各個角落的超級英雄。

點此了解更多詳細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