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全球第一個完全透明的太陽能發電「窗」,沒有大屋頂也能收集太陽能

2017.10.0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編譯:鍾藝

近日,一家致力住宅區能源節約的高科技公司 Physee 為荷蘭銀行的總部配備了世界上第一個可商用的、完全透明的太陽能發電窗,這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

太陽能發電並不是一個新鮮話題,大家所熟知的黑色太陽能板就是其一,但是這樣的太陽能板總是破壞建築的美感而且一般只能用在屋頂上。Physee 發明的太陽能發電窗則不同,Physee 可以在完全透明的玻璃上覆有一層太陽能熒光收集器,這些能量被玻璃彙集到邊緣,藏在邊框里的光伏電池再將其轉為電源。

Physee 的首席執行官和聯合創始人 Ferdinand Grapperhaus 表示,傳統的大型商業地產消耗了大量的能源,如果想利用太陽能減少能源的消耗,而又沒有足夠大面積的屋頂來承載那麼多的太陽能板,那利用建築物的外牆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根據 Grapperhaus 的說法,這些窗戶可以產生 8 到 10 瓦的功率。也就是說,每平方米窗戶所產生的電量夠住戶每天給手機充電兩次。Physee 為荷蘭銀行總部鋪設了 30 平方米的太陽能發電窗。荷蘭銀行的員工可以使用 USB 埠將智能手機插入窗戶來充電。荷蘭的其它公司也已經在排隊準備接受這項創新的太陽能技術對建築物的改造。Physee 也隨著成為世界經濟論壇「2017 年技術先驅」的上榜企業。

今年 6 月末,阿姆斯特丹慈善公司的荷蘭郵政彩票總部也配備了太陽能發電窗。之後,Physee 還將推出他們的第一個大型項目:為位於阿姆斯特丹的大型新建住宅區安裝 1800 平方米的太陽能發電窗。

Physee 並不滿足於現在已有的成功,他們已經在開發新一代技術,這將使太陽能發電窗的發電效率提高 3 倍。第二代太陽能發電窗的表面將塗上一種特殊的材料,把可見光轉變成近紅外光,然後將其傳送到窗戶邊緣的太陽能電池。  Grapperhaus 說:「隨著時間的推移,由於太陽能發電窗的發展以及更多的應用帶來的規模經濟,我們的效率將進一步提高。現在,我們正在世界各地建立標誌性項目,以此證明美學和節能是可以合二為一的。」

除了太陽能產品外,Physee 還擁有一項智能窗的創新產品,該智能窗可以通過數據收集,讓用戶擁有更好的生活體驗。比如說當室外溫度過低時,智能窗可以自動控制加熱器對房屋進行加熱;當室外光線充足時,又會自動降低室內燈光亮度或直接關閉燈光,減少能源浪費。

最後,Grapperhaus說:「10 年前,可持續發展並沒有被非常重視,風險投資家、政府、大公司都一樣。但過去 3 年,我所看到的是,企業越來越重視社會責任,政府給予了越來越多的支持,風險投資家也越來越關心可持續發展,這是一個很好的勢頭。」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原文標題:能發電的窗戶

延伸閱讀
>> 新一代智能變色窗戶
>> 生物燃料研發又進一步:可用於柴油發動機了
>> 翻新屋頂對抗全球暖化:特斯拉推出「太陽能瓦片」,立志讓所有家戶擁有乾淨能源


《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由初衷到藍圖,由理想到行動,盤點台灣社企發展的篳路藍縷。不唱夢想成真的高調,也不高舉社企是唯一解方,而是真實地告訴每位逐夢/築夢者,每次創業都危險。這10堂課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大勢,廣納資訊與個案,且深得其情,才能精煉出這10顆社企功力大補丸。讓前人走過的腳印,都成為後繼者前行的引路地圖。→ 點此搶購!

歷經核災 30 年後,車諾比想把核電轉綠電,造太陽能廠走出核災陰霾

2017.10.04

1986 年位於烏克蘭車諾比的核電廠爆炸,釋放出大量的放射性物質,釀成史上最嚴重的核災。時至今日屆滿 30 年,災區仍無法住人、耕種,甚至是伐木。然而這個廢棄城市,即將藉著太陽能翻轉命運?

編譯:黃思敏

車諾比要脫離從核電反應爐釋放出的致癌放射性物質:鈽(plutonium)的同位素所造成的污染威脅,起碼得等上 2 萬 4 千年。然而烏克蘭政府,希望能把昔日廣大的核災隔離區另作用途,打造為太陽能發電廠。

讓太陽能帶給廢棄核電廠第二春

事實上,隔離區具備了幾項發展太陽能的優勢。首先,沒有任何發展條件的這裡,地價非常便宜。其二,原先為核電廠而設,用來傳輸電力的現成昂貴設備仍可投入使用。其三,車諾比距離擁有將近 300 萬人口,能源需求量最大的烏克蘭首都基輔(Kiev)相當近。

若經過全面性的開發,隔離區共能產出逾十億萬瓦的太陽能,相當於一個核電廠發電量的 1/4,並且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太陽能園區。(同場加映:核能大國風向轉! 法國立法極力發展再生能源

荒原般的車諾比。

然而仍有不少業界人士對於這項計畫存有疑慮,建設除了需要資金外還需把工人送進隔離區施工。此外,隔離區位處烏俄邊界,俄羅斯的持續威脅仍帶來變數。再者,隔離區並非烏國境內日照最充足的地方。

「車諾比並非打造大型太陽能園區的最佳地點,因為它位處國家的最北端。在烏克蘭南方有更多比較理想的地方,相較之下產能效率可比車諾比高上 10 倍。」烏克蘭太陽能公司 Rentechno 的營運長 Dmytro Lukomsky 表示。

位於車諾比的新建物。

發展太陽能,脫離對核能、強權的依賴

其實烏克蘭太陽輻射量(solar radiation)更勝德國,德國的太陽能發電卻達到 390 億瓦的規模,而目前烏克蘭的太陽能發電僅有 10 億瓦,全國仍有半數電力來自核能。烏克蘭計劃擴建 34 座太陽能廠,期望至 2020 年再生能源的使用能達到 11%。

克里米亞(Crimea)境內擁有數座大型太陽能發電廠,然而其於 2014 年脫離烏克蘭併入俄羅斯後,烏克蘭便失去這塊太陽能來源。唯有興建更多太陽能廠,才能使烏克蘭漸漸脫離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

「雖然無法和德國這樣的國家比較,不過我們仍在太陽能中看到希望,這對我們國家而言是一個良性的產業,也是一個願景。」Lukomsky 說。(同場加映:邁向非核家園 全民自己發電

核稿編輯:黃培陞、林冠吟

資料來源
Chernobyl's Radioactive Wasteland Could Become The World's Largest Solar Farm

延伸閱讀
>> 下雨天也能發電的太陽能電池 中國科學家:「未來可應用來解決能源危機」
>> 日本推動「災區教育旅行」讓學生親訪浩劫重生後的福島
>> Google Map變身太陽能藏寶圖!告訴你自家屋頂可以接收多少日照、省下多少電費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