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想在屋頂裝太陽能,租屋族也辦得到!德國創新策略讓房客、房東、投資者都獲利

2017.09.0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陳文姿(2017 年 8 月 25 日)

德國漢堡一座綠藤攀爬的白色公寓 FRISE,40 多名藝術家租下公寓在此創作與生活,並打成藝術工作室與展示畫廊。屋頂上裝設的 32 塊太陽能板,裝置容量雖僅有 8.32 KW,卻是租屋族也能加入再生能源的指標。

德國長期鼓勵再生能源,鄉間屋頂到處可見太陽能板,但用電多的都市反而不常見。原因就在德國房屋自有率很低,法規限制讓房東裝設意願更低。為了讓綠能之路通往廣大的租屋族,德國政府與民間正積極打破關卡,FRISE 模式正是一個創造多贏獲利的一個嘗試。

租屋族想綠大不易 法規多、利潤低、意見更複雜

德國的房屋自有率約 5 成,在歐盟中列為最低,都市房屋自有率更低。只要房東不想裝太陽能,廣大的租屋族就難以加入綠電生產與消費行列。

房東不愛裝設太陽能原因很多,法規限制是其中之一。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專案執行樂夫勒(Stefan Löffler)解釋,依據德國法令,房東裝設太陽能板並將電力賣給房客,房東就變成發電業者。除了需要辦理發電業登記並與電力調度業者聯繫,還會因此失去租金免稅的資格。

除了法規限制,德國近年對綠電的保證收購價格也降得非常低,安裝屋頂太陽能不容易回本,更別提房東、房客間複雜的意願問題。

FRISE 的藝術家們對於投入綠電毫不猶豫。不過,如何在法令與利益的夾縫中,尋得投資業者跟房客都能獲利,並且不損及房東權利的模式?FRISE 與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展開試驗計畫。

租屋族的綠能路: 找尋房客與投資者的共贏模式

這計畫的重點是要找到各方都不賠錢、甚至能賺錢的商業模式,如此才能將經驗複製到其它租屋大樓。

首先,為了避免房東失去免稅資格,太陽能板的產權不能屬於房東。在 FRISE 個案中,由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向 FRISE 租用屋頂,成為太陽能板的所有人。

其次,要找到投資方與用戶均能獲利的模式。以 FRISE 的個案,向電網買綠電每度約 27 歐分,使用自家屋頂綠電只要  22 歐分,等於每度電便宜 5 歐分(台幣 1.7 元)。對投資者而言,賣電給政府每度電約 6 至 7 歐分,賣給用戶反而每度電可賺 16.6 歐分(台幣 6 元),這個價差就可以用來支付太陽能的建置成本與屋頂租金。估計約 15 年回本(註一)。

這個模式比較特別的是,賣電給政府很難獲利,必須盡可能讓用戶使用。因此裝置容量是以用戶白天的用電量為基準去設計,而不是越多越好。所以,FRISE 裝置容量僅有 8.32 KW。

德國立《房客電力法》去障礙  房客樂於加入綠電行列

一般而言,大樓住戶人多意見多,要達到共識並不容易。不過,住在 FRISE 的挪威藝術家哈根(Ole Henrik Hagen)表示,FRISE 住戶大會開會時,大家一致贊同這個計畫。

多媒體創作家哈根在德國居住已經超過 10 年,他謙虛地說自己對太陽能技術並不了解,只知道這對環境好,對房客也好。

哈根說,裝設太陽能板後,不僅感受到自己變成發電者,也會在太陽大的時候打開洗衣機,好好利用太陽能。

FRISE 太陽能板於去年 9 月裝設完成,目前約 85 % 太陽能直接供住戶使用,多餘的電力仍是送回到電網。

對於鼓勵租屋族加入能源轉型,政府也在努力。德國 2017 年 6 月通過《房客電力法》(Gesetz zur Förderung von Mieterstrom),鼓勵房東架設太陽能或小型發電設備,每度綠電可以得到 3.8 歐分(約台幣 1.35 元)的補助。據德國聯邦經濟及科技部分析,近 380 萬件住商不動產將因此法受惠。

政府與民間的努力尚在起步階段,能否創造租屋族投入綠能的新商機仍待觀察。

註一:以 FRISE 的個案,住戶買公用電網送來的綠電一度電約需 27.1 歐分,用自家屋頂生產的綠電只要 22.6 歐分,便宜了 5 歐分(台幣 1.7 元/度);對綠色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而言,賣電給公用電網每度電 6 至 7 歐分,賣給住戶可收到 22.6 歐分,等於賺了 16.6 歐分(台幣 6 元/度)。在太陽能跟系統建置,綠色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投資近 2 萬歐元,還要支付屋頂租金,估計約 15 年回本。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租屋族也能裝綠電 德新創模式讓房客、房東、投資者都獲利

延伸閱讀
>> 芝加哥打造出世界上最大的屋頂溫室,朝城市農場邁進
>> 太陽能路面正夯!荷蘭太陽能自行車道SolaRoad繼續擴建中
>> 使用綠電不用投資幾百萬:「陽光伏特家」創公民電廠募資平台,萬元便可成為合夥人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處理電子廢棄物的新點子:冰凍它,再粉碎它

2017.08.29

電子廢棄物回收後難逃非法棄置的命運,科學家有了新點子:冰凍它、再粉碎它。

編譯:蔡業中

人類每年丟棄大約 4500 萬公噸的老舊智慧型手機、電腦及其他電子廢棄物到垃圾堆。阻燃劑、稀土金屬與其他危險化合物使這類廢棄物多帶有毒性。雖然有許多方法可以回收電子廢棄物並再使用零件,但這些方法以及要求與執行回收的規範,很難跟得上大量累積的電路板和零件。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警告,倘若管控電子廢棄物不力,將會導致駭人的健康與環境後果。

根據 Daniel Akst 為《華爾街日報》所作的報導,一組科學家提出了可能的解決方案:將電子廢棄物冷凍起來,再粉碎成奈米尺寸的碎片。

這雖算不上是稱心如意的解決方案,但可能讓電子廢棄物回收起來更容易,也更有利可圖。這些優點或許有助於改善廢棄物處理商經常收費集中電子廢棄物,最後卻非法棄置的問題。

德州休士頓萊斯大學的科學家,聯手印度班加羅爾的科學理工學院科學家,一同測試這個新解決方案。他們把舊光學電腦滑鼠拆解出的電路板放進灌滿氬氣的鋼鐵盒中,並將液態氮導向這個盒子,使置於其中的滑鼠降溫至攝氏 -119度,接著並花 3 個小時搖晃這個盒子。

零件會因為物質加熱而融化,進而相互融合。冷凍則使它變得易碎,伴隨著些許的嘎嘎聲響,滑鼠分解成迷你至奈米尺寸的微粒。根據學者在期刊《Materials Today》的報告,這些微塵因為是由單一物質組成,因此有助於回收的效率。這些奈米顆粒可套用目前回收廢棄物的方法進行分類,包括淹在水中讓密度較高的物質下沉,以及運用磁性。

如果是傳統的粉碎法,仍常常留下較大塊且混合不同物質的電子廢棄物。其他方法有時依賴化學品或加熱,但這組科學家團隊的成員 Chandra Sekhar Tiwary 告訴《華爾街日報》:「燃燒或使用化學品會耗費許多能源,且仍會遺留廢棄物。」

如果擴大這個新方法的規模,它將能夠解決一個大問題。

根據《Popular Science》雜誌 Alexandra Ossola 的報導,雖然電子廢棄物僅占廢棄物掩埋量的 2%,卻占了所掩埋有毒廢棄物量的 70%。《Popular Science》得到的意見是:「電子產品富含能源與有毒物質,因此我們千萬不能將它們扔進垃圾堆,否則就是嚴重地在破壞環境。」

核稿編輯:李沂霖

資料來源
Scientists Want to Freeze and Pulverize Your Old Computers

延伸閱讀
>> 當「現代煉金術士」遇上電子廢棄物,他們用專業讓台灣躍上世界舞台
>> 可以用一輩子的行動電源!紅點設計大獎得主,讓舊手機電池擁有燦爛的第二春
>>  一年幾千噸的電子廢棄物,是垃圾山還是「礦山」?長期而言,重新設計供應鏈才是關鍵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