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對腳底溫柔,更對環境友善:美商讓地毯從掩埋場第二大量的垃圾,變為100%可回收的產品

2017.04.13
瀏覽次數:

編譯:黃思敏

近年來,許多新的發明為人們過去理所當然的生活方式,提供了更永續環保的選項。例如:一間啤酒廠採用「可食用」的包裝環,以保護海洋生物;而瑞典的連鎖超市ICA則將水果上的標籤貼紙,替換成無紙的「雷射標籤」(laser marks)。(同場加映:被紋身的地瓜!這間超市以「雷射」取代蔬果標籤,碳排放量竟不到生產貼紙的1%

然而,減廢行動仍迫切地需要觸及到更多傳統產業。在美國的垃圾掩埋場裡,廢棄地毯所佔的容量僅次於嬰兒尿布。根據統計,美國每年丟棄了35億磅的地毯。然而地毯由種類複雜的化學物質所組成,因此幾乎無法被回收。

堆積如山的廢棄地毯。

傳統工法繁複:只負責製造,然後丟掉

美國第二大地毯製造商Mohawk,決定挑戰廢棄地毯回收的議題。Mohawk與荷蘭化學原料製造商帝斯曼集團(DSM)及科技新創公司Niaga合作,研發出使用單一原料——聚酯纖維(Polyester),並且能100%回收的地毯。

Mohawk將這樣的科技加入公司的新產線「Airo carpets」,並於2017年1月舉行的美國地毯及鋪地材料展覽會(International Surface Event)獲得產品設計及創新的獎項,而相關的新產品將於今年上市。

於1950至1960年代盛產的傳統地毯,從家戶的硬木地板被剝除、送至掩埋場後,會在地板上留下許多刻度痕及刮痕。「大多數的人都不了解,地毯是個工程精密的產品。以傳統工法製造的地毯分成許多層,而每一層都含有多種不同的物質。」DSM北美專案業務經理Bruce Petrovick於fast coexist的報導中表示。

傳統地毯的製程相當複雜,幾乎無法回收。

以構造最單純的傳統地毯為例,其最少會有2層:背面和正面。正面通常由尼龍、聚酯纖維或聚丙烯所構成;背面則是以聚氯乙烯或乳膠製成,2層再由聚丙烯及碳酸鈣接合在一起。

Petrovick表示:「在過去,沒有人會考慮回收,或這些化學物質是從哪裡來的,我們只負責製造東西,然後把它們丟掉。」(同場加映:讓衣櫥中的舊衣重見天日!美國戶外品牌Patagonia推新方案促進二手衣回收

讓舊地毯成為新地毯的原料

即便人們對於回收及永續的意識逐漸提升,廢棄地毯仍是一個棘手的問題。若想回收地毯,則須經過許多繁複且代價高昂的程序,包含分解、純化地毯中的不同物質。因此唯有提高售價,傳統地毯才有機會被回收處理,然而Petrovick認為消費者不會願意支持。

Mohawk、DSM與Niaga合作挑戰這個議題時得到的共識是:整個地毯產業用了錯誤的方式看待回收這件事。然而,嘗試回收設計不良的產品不是夠的,產品本身需要被重新設計。

Airo carpets利用單一原料——聚酯纖維來完成整塊地毯,當地毯廢棄時,便可送回至製造廠還原成原料,再製成新的一塊地毯。當產品的生產過程形成「封閉循環」,也將穩定價格。

聚酯纖維是從原油中提煉出來,Petrovick認為Airo carpets的技術能於生產時減少開採原油的需求,顯著的改善環境問題,使地毯產業邁向永續的循環經濟。

Niaga的工廠生產新型態的地毯。

待Airo carpets上市後,Mohawk將測試消費者對於這項新產品的反應。Airo carpets除了使用永續的原料外,於鋪設時不需要使用釘子固定,可以直接覆蓋於木頭或油毯上,而不會破壞原本的地板。

Petrovick表示,廢棄的Airo carpets將擁有地毯廠商想要運用的經濟價值,而且不會傷害地球。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The First 100% Recyclable Carpets Are Here

延伸閱讀
>> 市售的環保水壺真的「環保」嗎?來自荷蘭的Dopper水瓶,從裡到外都落實環境永續
>>「邪惡的不是塑膠,而是錯誤的使用方式」跨國企業打造「新塑膠經濟」,讓回收率可望達70%
>> 種植棉花需要戴防毒面具?看Patagonia如何改造生產線,達成100%有機棉製衣目標

你隨手丟的垃圾,能給街友光與熱:這款「公共保暖提燈」 為街頭帶來如家的溫暖

2017.04.12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林姿含、許婷宜(2017年4月5日)

「我想試著用設計來幫助人。」台北科技大學創意設計研究所陳姳蓁與李育陞,秉持著這個信念,研發出了「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結合日常生活中再普遍不過的丟垃圾行為以及焚化熱發電的技術,讓在街頭無家可歸的人們能夠透過焚燒垃圾產生的光與熱,感受到世界的善意與溫暖。

設身處地為街友著想 確立設計方針

「要設計一項產品前,要先了解使用族群的需求。」李育陞說,自己一直有個夢想,就是透過自己的專業,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便決定這次的設計要從身邊的街友族群開始。雖然一開始已經很明確地知道要設計一項幫助街友的產品,但要如何真正「符合使用者需求」卻讓他們苦思許久。

因此,他與陳姳蓁先對街友做了許多觀察,也在網路上看了許多國內外以街友關懷為主題的資料,而李育陞也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察覺,因為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性,東方人在幫助街友時,普遍不會直接在大庭廣眾之下給予對方關懷,而是偏向在暗地裡默默給予協助,這是和西方國家不同之處。

另外一個觀察點則是遊民的生活方式,他發現,街友們晚上睡覺,會用到的東西就是薄薄一片的瓦楞紙跟破舊的棉被,考慮到街友的自尊心,如直接給予關懷,像是贈送一條棉被,街友們或許會因為不想接受施捨以及憐憫而有拒絕的可能。

因此,考量到東方人的文化性以及街友的心理和生活方式,他們決定以路上隨處可見的垃圾桶為發想,研發出了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利用人們在路上行走時隨手產生的垃圾,轉換成可以幫助遊民的力量。

不僅溫暖人心 同時解決垃圾焚燒汙染

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大小也與一般的公用垃圾桶無異,但與一般垃圾桶不一樣的是,當投入非資源回收垃圾時,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能讓每個投擲下去的垃圾都能被焚化燃燒,產生的電能則可以提供被裝載的4個可攜式保暖燈電力,街友們或是需要的人就可以自行從燈座提取充飽電的可攜式保暖燈。

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裝載的4個保暖燈,就像是一個個會發熱發光的抱枕,給予他們溫暖與照明,同時也兼具了環保與社會關懷的功能。

一個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能夠裝載4個保暖燈,其80%是由矽膠製成,而為了讓提燈能夠適用於抱、坐、壓等動作,將保暖燈的內部設計成鳥骨結構,不但能輕量化與增加強度,又同時能夠保有矽膠材質的韌性與彈性,發光並散發熱來給予使用者溫暖,考慮到整體重量以方便拿取,保暖燈的提把則是採用鋁合金製作而成,不但輕量且耐用 。

至於容量的部分,整個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能裝載約120公升的垃圾量,當裝滿時便會開始焚燒垃圾,將產生的熱能轉換成電能,提供4個可攜式保暖燈照明的電力與保暖功能,當燃燒垃圾時會顯示紅色警示燈,告知使用者現在正在執行電能轉換的過程。

盼能拋磚引玉 吸引出更好的設計

「設計就是為了解決某項問題,但是並沒有唯一的解法,只有更好的解法。」李育陞引用上課時老師所說的話,替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下了註解。

雖然在2015年時獲得了台灣國際學生創意設計大賽的產品設計類銀獎,但他說,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被設計出來的目的並非得獎,而是希望能透過此項產品,讓街頭的流浪生命能夠被重視。

他也說,雖然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依現有的技術,還無法將焚燒產生熱能再轉換成電能這整個過程濃縮在可攜式容器的體積內,因此無法完美製作出來,暫時只能停留在概念發想階段,但他相信,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就如同一塊磚頭,拋出去後,一定能激起更多關懷弱勢的共鳴,引出更棒的設計。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公共保暖提燈 給予街友生命溫暖

延伸閱讀
>> 買不起房不要緊,這位澳洲建築師讓你用20%的成本 「蓋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
>> 街友的外表並不總是蓬頭垢面!這名倫敦街頭理髮師,用剪髮專業助街友找回自信
>>「扭轉貧窮者的命運」:英社企Social Bite欲打造「街友村」,讓街友安居樂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