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你隨手丟的垃圾,能給街友光與熱:這款「公共保暖提燈」 為街頭帶來如家的溫暖

2017.04.1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林姿含、許婷宜(2017年4月5日)

「我想試著用設計來幫助人。」台北科技大學創意設計研究所陳姳蓁與李育陞,秉持著這個信念,研發出了「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結合日常生活中再普遍不過的丟垃圾行為以及焚化熱發電的技術,讓在街頭無家可歸的人們能夠透過焚燒垃圾產生的光與熱,感受到世界的善意與溫暖。

設身處地為街友著想 確立設計方針

「要設計一項產品前,要先了解使用族群的需求。」李育陞說,自己一直有個夢想,就是透過自己的專業,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便決定這次的設計要從身邊的街友族群開始。雖然一開始已經很明確地知道要設計一項幫助街友的產品,但要如何真正「符合使用者需求」卻讓他們苦思許久。

因此,他與陳姳蓁先對街友做了許多觀察,也在網路上看了許多國內外以街友關懷為主題的資料,而李育陞也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察覺,因為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性,東方人在幫助街友時,普遍不會直接在大庭廣眾之下給予對方關懷,而是偏向在暗地裡默默給予協助,這是和西方國家不同之處。

另外一個觀察點則是遊民的生活方式,他發現,街友們晚上睡覺,會用到的東西就是薄薄一片的瓦楞紙跟破舊的棉被,考慮到街友的自尊心,如直接給予關懷,像是贈送一條棉被,街友們或許會因為不想接受施捨以及憐憫而有拒絕的可能。

因此,考量到東方人的文化性以及街友的心理和生活方式,他們決定以路上隨處可見的垃圾桶為發想,研發出了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利用人們在路上行走時隨手產生的垃圾,轉換成可以幫助遊民的力量。

不僅溫暖人心 同時解決垃圾焚燒汙染

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大小也與一般的公用垃圾桶無異,但與一般垃圾桶不一樣的是,當投入非資源回收垃圾時,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能讓每個投擲下去的垃圾都能被焚化燃燒,產生的電能則可以提供被裝載的4個可攜式保暖燈電力,街友們或是需要的人就可以自行從燈座提取充飽電的可攜式保暖燈。

Caring Lamp公共保暖提燈裝載的4個保暖燈,就像是一個個會發熱發光的抱枕,給予他們溫暖與照明,同時也兼具了環保與社會關懷的功能。

一個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能夠裝載4個保暖燈,其80%是由矽膠製成,而為了讓提燈能夠適用於抱、坐、壓等動作,將保暖燈的內部設計成鳥骨結構,不但能輕量化與增加強度,又同時能夠保有矽膠材質的韌性與彈性,發光並散發熱來給予使用者溫暖,考慮到整體重量以方便拿取,保暖燈的提把則是採用鋁合金製作而成,不但輕量且耐用 。

至於容量的部分,整個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能裝載約120公升的垃圾量,當裝滿時便會開始焚燒垃圾,將產生的熱能轉換成電能,提供4個可攜式保暖燈照明的電力與保暖功能,當燃燒垃圾時會顯示紅色警示燈,告知使用者現在正在執行電能轉換的過程。

盼能拋磚引玉 吸引出更好的設計

「設計就是為了解決某項問題,但是並沒有唯一的解法,只有更好的解法。」李育陞引用上課時老師所說的話,替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下了註解。

雖然在2015年時獲得了台灣國際學生創意設計大賽的產品設計類銀獎,但他說,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被設計出來的目的並非得獎,而是希望能透過此項產品,讓街頭的流浪生命能夠被重視。

他也說,雖然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依現有的技術,還無法將焚燒產生熱能再轉換成電能這整個過程濃縮在可攜式容器的體積內,因此無法完美製作出來,暫時只能停留在概念發想階段,但他相信,Caring lamp 公共保暖提燈就如同一塊磚頭,拋出去後,一定能激起更多關懷弱勢的共鳴,引出更棒的設計。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公共保暖提燈 給予街友生命溫暖

延伸閱讀
>> 買不起房不要緊,這位澳洲建築師讓你用20%的成本 「蓋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
>> 街友的外表並不總是蓬頭垢面!這名倫敦街頭理髮師,用剪髮專業助街友找回自信
>>「扭轉貧窮者的命運」:英社企Social Bite欲打造「街友村」,讓街友安居樂業

澳洲科學家捨棄上千美金的尖端設備,用立頓茶包監測濕地的固碳力

2017.04.11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蘇瑋佳編譯、鍾友珊審校(2017年3月31日)

濕地捕捉及儲存碳的功能非常重要,固碳量是同面積雨林的50倍。然而,每塊濕地的固碳能力都不同,有的甚至會排碳。

科學家便想出一個辦法——在濕地中大量埋放茶包,以監測碳吸存量。茶葉如果分解得快,代表土壤釋放了大量的碳;分解得慢,則代表土壤可以有效儲存碳。

根據英國衛報報導,這項計畫由澳洲科學家發起,由維多利亞省迪肯大學 (Deakin University )藍碳研究室的科學家麥克里迪 (Peter Macreadie)擔任主持人,號召各國公民科學家加入,以瞭解不同濕地捕捉及儲存二氧化碳的效率。目前除了南極洲以外,國際上已有500多位科學家響應。

有些濕地的固碳能力會比其他濕地好,然而有些濕地甚至會排放碳,這可不是什麼好事。麥克里迪說明,團隊需要找出最佳的固碳濕地,以便決定如何分配保育資源。

這一向是科學家的大難題。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濕地,若要以同一基準來比較碳吸存量,光是安裝監測設備就得花上數千美金。不過,麥克里迪博士發現文獻提及,埋放在土壤裡的茶包可以監測碳釋放到大氣中的速率。「於是我想,」麥克里迪說,

「我們何不把這招用在濕地呢?大家總認為創新就是要運用很炫的尖端科技,但有時最簡單的方法最好。」

麥克里迪等人的研究選用的是立頓茶包。一則是因為各國科學家在研究陸地上的碳吸存時普遍選用它,它在濕地中分解的速率也很具代表性,而且研究所需的茶包種類在世界各地都買得到。

立頓公司提供麥克里迪博士5萬個茶包,讓他的團隊埋放在維多利亞省的嘉迪娜溪濕地 (Gardiners Creek wetlands)和西港灣 (Western Port Bay)。

監測期3年 每個茶包都有身分證和定位標記

計畫協調人塔克特博士 (Stacey Trevathan-Tackett )在土裡鏟出深約1公分的缺口,並放入茶包。每個茶包都有編號和標記,並將埋放位置記錄在全球定位系統。每處樣區約埋放40至80個茶包。

塔克特對衛報記者解釋,研究團隊使用的是綠茶和紅茶,它們成分不同;綠茶沒多久就會分解,而紅茶分解得慢很多。「我們在同一個環境下使用這兩種茶包,一方面可以比較兩者的分解速率,另一方面也可以和其他環境下同組茶包的分解速率加以比較。」

這些茶包的監測期是3年,研究人員定期會將茶包挖掘出來,以計算分解速率。

一旦研究人員找出哪些濕地固碳效率最佳,人們便可以集中精力保護或復育這些濕地,確保它們不再受到人為干擾。麥克里迪博士指出,濕地如果遭受破壞,可能在短短幾個月內釋出封存數千年的碳。

麥克里迪感嘆,多人不喜歡紅樹林或長著海草的濕地。人們為了美觀或發展農業而把濕地的水抽乾,或在溼地上修建道路、機場和大型足球場。數以萬計的濕地已經消失,「我們不知道這是多大的損失。」

濕地周邊居民也能當公民科學家

住在濕地附近的民眾也能參與研究計畫。若有人向藍碳實驗室表達參與意願,他會收到內含茶包和埋放須知的材料包。目前除了立頓所支援的茶包,研究是在沒有補助的情況下進行;團隊希望隨著不同更多國際參與,可以吸引到更多資金。

「我們也希望透過鼓勵專業和公民科學家的參與及宣傳,可以讓更多人瞭解濕地對生物多樣性、碳吸存及污染防治有多重要。」麥克里迪博士說道。

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科學家、全球碳計畫(註一) 執行長卡納德爾( Pep Canadell)博士也讚許這個研究的想法;他認為,「濕地在世界各地飽受威脅,任何能夠突顯濕地有利於人類社會的科學證據,都有助於說服主管機關、政府和非政府組織投注資源保護濕地。」

註一:即 The Global Carbon Project (GCP )。GCP 是一個成立於2001年的組織,研究目標為勾勒全球碳循環的輪廓,包括生物物理及人為層面,以及兩者間的交互作用。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濕地真的可以固碳嗎? 問茶包吧!

延伸閱讀
>>「如果我們不保留,苦茶樹也許會在這世代消失」:茶籽堂立志用20年,找回台灣最好的苦茶油!
>> 你想來鄉村看什麼?比起走馬看花式的觀光,鄉村更需要與「在地連結」的創新產業
>> 從鋸木者變成生態保護家!墨西哥社區規劃螢火蟲生態之旅,拯救上萬棵樹木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