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美國新創將碳排化為魚飼料:讓魚兒吃掉二氧化碳,而不是吃光其他的魚

人類不只為了盤中飧而過度捕魚,更為了餵飽養殖漁場中的魚,而捕撈更多的魚。在這個海洋透支的時代,一家新創公司將碳排化為魚飼料,讓養殖漁業消耗碳排,而不是海洋生態。

整理/黃思敏

隨著人類對海鮮的需求量激增,海洋中的魚類資源正逐漸萎縮。全球超過 85% 的漁場皆因人類過度捕撈而使生態系統過載,意即人類捕撈的漁獲量,遠高於魚群能透過繁殖補充的數量,其中漁獲市場上的重要魚種如大西洋黑鮪魚等早已瀕臨絕種。

面對全國漁業的危機,各國政府開始尋找解方。以全球具規模的秘魯鯷魚漁場為例,過去秘魯政府不曾有任何捕撈限制,然而近年來政府為了減緩過度捕撈,已輔導 2 千位漁民轉換行業。

過度捕撈導致海洋生態失衡。

全球 1/3 的漁獲須用來「餵養」養殖漁場

另一方面,近年來海洋漁獲的銳減正好與養殖漁業的擴張呈現對比,養殖漁業的產量已在過去 17 年成長了 2 倍以上,雖然養殖漁業有助於減少捕撈、保育特定野生魚種,然而有一個矛盾始終存在:

養殖漁場的魚飼料,仍有很大的比例需用大海中捕撈的小型魚種製成(目前全球有 1/3 的野生海洋漁獲被製成養殖魚飼料),也就是說,養殖漁業的成長也將使加速海洋資源的浩劫。

根據統計,至 2030 年全球的漁獲需求將比目前增加 2700 萬噸,其中一半以上的漁獲將來自於養殖漁業。

一家致力於提升養殖漁業飼料生產效率的新創公司「NovoNutrients」,決心把養殖漁業的矛盾、過多的碳排等兩大全球議題一網打盡:用工廠排放出來的二氧化碳培養微生物,進而製成魚飼料。

養殖魚場的新食物鏈:碳排、微生物和魚

「我們可以把工廠排放的廢氣輸送到我們的處理廠中,而不是排到大氣層裡。」NovoNutrients 的執行長 David Tze 表示,將碳排化為魚飼料的技術已通過實驗,團隊也正在將該系統規模化。(延伸閱讀:這座瑞士工廠每年從空氣中「捕獲」900噸二氧化碳,用來滋養農作物更能阻止暖化

NovoNutrients 利用天然發酵(Fermentation)的機制將二氧化碳轉化為魚飼料,其與人們熟悉的發酵加工食品如:豆腐、啤酒、優格等有異曲同工之妙。在發酵的過程中,非基改的單細胞微生物將捕捉二氧化碳,進而生產出比自身複雜的有機物質如:蛋白質、脂肪和碳水化合物等。NovoNutrients 將發酵完成的產物收集、烘乾、切粒、包裝,產品能為養殖漁業,甚至是其他畜牧產業提供出零魚肉成分的飼料。

整個發酵的過程,都在與(水泥等)工廠連結的數個管線中發生,並直接輸往隔壁的魚飼料工廠。過程中,更利用太陽能將水電解,產生的氫氣為整個系統提供能源。

碳排不只能餵魚吃,更有無限商機

NovoNutrients 將全球最主要的溫室氣體,從廢氣轉變為有價值的商品。「全球每年有 360 億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人們卻沒把心思放在使用商業手段大規模利用碳排。」Tze 表示。(延伸閱讀:對抗全球暖化 這間公司直接把溫室氣體變塑膠,大規模減少碳排放

二氧化碳可說是零成本的原料,有些公司如水泥廠、煉油廠等甚至願意付錢給回收碳排的公司,因此與傳統魚肉飼料相比,NovoNutrients 的原料成本相對較低。隨著人們對養殖漁業需求上升,魚飼料的市場也將炙手可熱,而 NovoNutrients 的產品具相當的競爭力,過去每噸魚肉飼料能轉換為約 1 千美元(約台幣 3 萬 2 千元)的價值,然而由微生物製成的飼料價值則高達每噸 100 萬美元(約台幣 3200萬元)。

以一座標準的水泥工廠為例,NovoNutrients 能將其每年排放多達 1 萬噸的二氧化碳,製成 50 萬噸的飼料。然而,即便每年全球有數億噸魚飼料的需求,將溫室氣體製成魚飼料,也只能有限地解決碳排現況而已。

「不幸的是,每年 360 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仍是相當沉重的數量,我們需要除了將碳排化為養殖飼料之外的更多解方。」Tze 表示,NovoNutrients 希望能發揮小而重要的影響力,並期待更多組織投入解決問題。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這雙用「藻類」製成的赤足鞋,不僅能淨化湖水更能減少碳排
>> 海藻妙用多多!澳洲研究新發現,餵牛吃海藻有望減少99%甲烷排放量
>> 那些餐桌上的海鮮廢料—蝦殼、蟹殼、魚皮,現正化身高價商品 席捲全球市場

當街賣者不再說「請幫幫我」、憨兒變身設計師——點點善建構「天賦城市」,盼讓弱勢不再存在

「點點善」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點點善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李沂霖

這天,我們踏進點點善位於松菸的辦公室,召集人葉文宏(Mark)笑盈盈地朝我們走來並遞上名片,低頭一看,姓名之上,排列著「用心人」3 個字取代了職稱。Mark 說:「在點點善裡,沒有位階、高低之分,一如我們看待這個社會,也非用階級或是高低區分。」

一切的開始,要從 「2016 年臺北世界設計之都」說起。

時序拉到 2015 年冬末,那時台北市正如火如荼進行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籌備,「社會設計」為當時火紅的話題,引發許多討論,因緣際會之下,Mark 與朋友吳孝儒(現為點點善成員)受邀參加一個工作坊,要做的是陪憨兒們畫畫,實踐設計與社會關懷的結合。「參與工作坊的期間,我們第一次發現憨兒的繪畫線條很可愛,圓的不圓、直的不直、不受限制,要我們畫還畫不出來。」從此,Mark 充滿創意與行銷思維的腦袋就開始不斷運轉著:憨兒的天賦,該如何對自身及社會產生價值?

透過設計師的巧手上色,憨兒獨特的手繪線條成為一個個獨一無二的圖像,Mark 與夥伴陪伴孩子創作的同時也將心思轉向企業,與「陶作坊」合作,將憨兒的繪畫運用於陶瓷杯器上,獲得了廣大的迴響,也證明了他們將創意整合與社會結合的思維成功,「由於企業的合作通常是階段性的,於是我們就開始思考如何將這件事情持續下去。」

2016 年總統就職典禮那一天,「點點善」正式成立,加入社會企業的行列,推行「發現被隱藏的天賦:點點善陪伴創作行動計畫」,致力於讓被貼上弱勢標籤的憨兒發展他們獨有的天賦,從一般認定的社會資源消耗者,轉化為擁有無窮創意的創作者,顛覆一般認知中公益商品的看法,讓憨兒也成為創作供應鏈的一環。

點點善成立不久,迎接他們的是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設計進站」計畫,點點善負責設計國父紀念館 5 號出口,正好給了他們一個更大的舞台,讓憨兒的作品被更多人看見。

「我們實地觀察,發現這些孩子的畫作是能讓人目不轉睛的,吸引了很多人駐足,甚至回頭。」Mark 談起憨兒,總稱他們為「大孩子」,原先沈著的口吻也變得柔軟起來,他提到:「畢卡索曾說,自己終其一生都在學習孩子天馬行空的創作。」這些「大孩子」不正具備著我們所缺乏的天賦嗎?不將憨兒視為「弱勢」的一方,而是放大他們被隱藏的天賦,是點點善深信的的核心價值。

憨兒的作品在臺北世界設計之都打開知名度,於設計師週亮相的「五小福」分別為:好奇的魚頭先生、忠誠小黃、勇敢的犀牛隊長、幽默的貓頭鷹與快樂的開心果,成為點點善的吉祥物,進一步發展為點點善的咖啡、馬克杯等商品包裝,更成為 2017 年世大運的周邊商品

由憨兒進行創作,點點善協助商品化,經由商品販售以及圖像授權產生收益,並將盈餘回饋到憨兒的陪伴創作計畫之中,讓計畫同時產生「陪伴」與「利潤」兩種重要的核心價值,真正落實善的循環。點點善強調「讓公益融入生活」,簡單來說,今天一個人去捐款、當志工,是在生活中做一件公益的事,而讓公益融入生活,則是指讓公益、好事自然地成為生活的一部分,而非「特地」去做某件具有公益價值的事。

Mark 舉例,點點善期許開創的商品讓人「因為喜歡所以想購買」,而非因為「憨兒很可憐需要同情才買」,這就是讓公益融入生活了,「公益不僅是幫助與施捨,更是將公益融入生活,讓所謂的弱勢不再存在」是點點善一直努力的目標。

細看點點善的英文名稱為「agoood」,共有 3 個 o, 分別代表:消費者、企業以及社會中被貼上「弱勢」標籤的群體,點點善則扮演串連這 3 個點的角色。Mark 進一步說明,點點善身為社會企業,「社會」與「企業」應分開來談,

「『社會』由人構成,我們要做的是對人有益的事情;企業則講求經濟循環,所以點點善要做的,就是『對人有益的經濟循環』。」

在「天賦城市」裡,弱勢不再存在

點點善致力投入善的循環,一步一步建構出心目中的城市藍圖,在這裡,憨兒可以成為設計師而街賣者則成為專業的銷售人員....在這座「天賦城市」中,沒有所謂的「弱勢」,每個人都有能力為自己,也為社會創造價值。

當長期關懷街頭弱勢者的「人生百味」找上點點善,原是希望能授權點點善五小福作為商品讓街賣者販售,一如先前與知名設計師、插畫家合作的口香糖、香氛片的方式。然而,經過點點善與人生百味多番討論與實地勘察,認為目前街賣者的困境不僅在於販售的商品沒有優勢,還有形象不親民及資訊不對等的問題。

「以往所做的都是改變街賣者的商品,但是就算將一項具優勢的商品交給他,他依然是放在塑膠袋、塑膠籃中,不擅表達與銷售;加上曾有不肖業者濫用,讓街賣者背負詐欺、假殘障等污名,種種因素導致社會對於愛心街賣普遍不信任。」

於是,一場由點點善、人生百味以及新巨輪服務協會聯手推動的改革行動就此展開,他們發起「天賦城市街賣募資計畫」,望能從根本改善街賣者的處境。

「街賣者除了販售商品,還有沒有別的可能?」Mark 分享他心中所想:「試想今天突然下雨,你身上卻沒有雨具,一名街賣者迎面而來,不是拿著面紙對你說『請幫幫我』,而是遞給你一把愛心傘。他看見你的『需要』所以幫助你,他不再只是『受助』的角色,你們之間存在的是城市互助的精神。而當你要歸還愛心傘時,能夠輕易的在街口找到街賣者,信任感就能從此慢慢建立起來。」

談到街賣者,點點善看到的,是他們坐在椅子上的優勢,他們是城市中的移動者,在街頭中與行人們最為靠近,利用輪椅,他們可以承載貨品、甚至因輪椅具備電力,還可提供他人行動充電的服務,「就如便利商店一般的概念,提供人們及時所需。」

「點點善期許『讓公益融入生活』,就是能讓環境變得更友善,對身處其中的人都是有益的。」

天賦城市計畫將從 3 個階段著手,改善街賣者現在的處境,首先,以聘僱制取代分帳制,提供街賣者勞健保及薪水、協助就職訓練、執行城市服務訓練,並在確定受培訓者可以完全獨立後才退出陪伴。

第二階段,改善街賣者形象,從產品、服裝到移動裝置做出完整形象規劃,並建立開放透明的販售者線上資訊,持續討論該如何讓街賣跳脫傳統雜亂的形象,成為更有保障的銷售行為。

最後,是將服務升級形成一個「善的產業」,串連社會企業合作夥伴、挑選友善商品生產製造,並使用身心受限者們創作的圖像作為產品包裝,擴大善的循環,連結更多弱勢族群。「點點善在做的不只是給魚、還給釣竿,並陪在一旁釣魚,釣到足夠的魚,我們能夠把多出來的去分給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比如憨兒的創作,能透過街賣銷售出去,讓所謂的弱勢不只是自食其力,還能互相幫助。這些事情會產生一個循環鏈,大家共同成長,是一個共好的概念。」

打造「善的產業鏈」形成共好的社會

這般「善的循環」也存在於各企業之間,「我覺得社會企業應該要變成一個產業鏈,而不是獨自去做。」Mark 表示,社會企業嘗試為社會問題找出創新解方,但一個社會問題不是由單一的社會企業就可以解決,「以天賦城市計畫為例,點點善負責計畫召集、巨輪協會負責人力管理、人生百味職掌教育訓練、 5% Design Action 透過設計或創意去找尋策略,而 KPMG 管理法律與財物。不僅是社會企業之間互相合作,也結合非營利組織和政府,大家各司其職,齊心協力。」

Mark 一再強調「產業」的重要,要形成善的循環,社會企業之間彼此串連十分關鍵,他表示:「參與社企流 iLab 計畫提供了很好的機會,讓我們能與其他社會企業交流,也能彼此激盪出新的想法,像這次天賦城市計畫我們想要改良街賣者的輪椅,因為社企流 iLab 計畫而認識的『輔具家』團隊就提供了良好的協助。」

成立不到兩年的時間,點點善踩著踏實的步伐前進,一路上碰觸的問題不少,皆秉著實現善的力量之初心,觸及領域包含陪伴憨兒的「翻轉天賦」計畫、幫助原住民部落的「時代部落」計畫、陪伴視障朋友繪畫的「微光世界」計畫以及今年改善街賣者現況的「天賦城市」。Mark 透露,未來「微光世界」計畫將會有更具體的行動及創意發生,令人十分期待。

點點善期許透過打造「善的產業鏈」實踐善的循環,持續將公益融入生活,讓弱勢不再存在,實現人人都具備優勢的天賦城市。


核稿編輯:金靖恩
影片製作:程芙蕖

延伸閱讀
>> 養小孩需要一個村子的力量:「小村子」組團互助,為媽媽打造喘息空間
>> 台北街頭的麥田捕手:「人生百味」維護街頭的包容性,守護那些暫時墜落的人
>>「甘樂文創」賦予70年老醫院新任務:化診間、病房為教室,助中輟生返回人生正軌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與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 手刀報名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