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立志做小,就是我設計的有機小農模式」他用 2.5 個員工撐起 1.2 公頃有機農地,盼複製到每個社區

2017.09.2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陳禮龍

頤禾園有機農園,是一個只有 2.5 位員工、以家庭為核心的小農家:幫農大哥一名、村姑(也就是我太太)一名,外加我這個只有一半效率的 0.5 名。不過,別小看這 2.5 人的人力,可是足以撐起 1.2 公頃有機農地的生產與銷售,並且還能將觸角伸及有機農產推廣課程與活動、地方特色產業發展、社會企業(慈善)等多元化營運。

「立志做小」,就是我所設計的創新有機小農模式。

我一再強調,從事有機農業的動機應該要很單純,就是從友善自然、環境、人們的「善」出發,而不是以「綠」(有機)為名的炒作與大型營利規模。既然動機很純粹地只有「善」與「綠」,就無需抱持做大的野心,只要時刻切記保有「初心」。

由於規模很小,產能也有限,所需要的產銷支持就能輕易獲得滿足,所承受的風險也相對小;對於有心從事有機農業的人而言,一旦能夠有效掌握銷售和風險控制,堅持下去的力道也會強些。

然後,從每一個 3 人的小農家做起,好好經營自己的農園、照顧好自己的土地、贏得社區的認同與支持,以預購訂單進行計畫性的生產與銷售,配送路線在方圓幾公里之內一氣呵成,既可達到低碳、低旅程食材目標,也能讓消費者吃到最新鮮、最安全、最信任的有機食物。

小農,小發展,不必做大,而是將這樣的模式一再複製、擴散,直到每一個社區都有一個這樣的有機小農,那麼友善栽種的面積就會一點一點地擴大。由於小農和支持者(消費者)之間有信任與承諾關係,自成一個綠色的食物圈,所以小農與小農之間也就沒有競爭的利害立場,彼此可以和諧共處,甚至教學相長。

之所以會設計這樣的「小農」模式,當然也是基於這十年來的親身經驗──因為做有機農業實在是非常辛苦,所以一定要有一位親密伙伴的無怨無悔支持,若是能再加上一名具有專業技能的幫農,3 人齊心協力就很完美了。

人力就只有區區 3 人,要如何最大化這極有限的人力,在整體營運上發揮出極致的作用?首先,時間管理很重要。以頤禾園為例,耕作是日常的例行,而某些作業的時程則是極為固定的:星期一,採摘;星期二,包裝;星期三,配送;星期四,種植;星期五,播種、除草;周末,彈性安排,或辦活動。如此規律地按表操課,久而久之,你的身體就自然而然地發展出一套省時省力卻最有效率的做事方式。

其次,是現代人才享有的科技和管理輔助工具。在農園裡建置無線網路環境,將田間記錄即時上傳,建立行動品質監控平台,還可遠端監看農園動態;架設網站,並透過社群媒體,如: FB、LINE、部落格、直播等,進行網路行銷與活動宣傳。

3 人的小農場,不大的耕作面積,計畫性的生產與銷售,土地上的農作物產值當然有限,因此必須要為農場創造附加價值,由生產有機農產品開始的一、二、三級產業連動,提升至六級產業化的休閒農業,開創多元化的收入來源,提高所得,才算是成功的創新有機小農模式,也才有(被)複製的意義。

在頤禾園,我親自實驗了農業六級產業化發展策略:以一級產業的農業尊重大自然的智慧,產出安全的有機農產品;運用二級產業的工業品質化、制度化與標準化措施,升級農場的品質;並導入三級服務業的 3 大特質:資訊、流程與品牌符號;最後,進階為六級連動化產業,成為融入美學、文化、創造的新創農業。

而今,頤禾園不只是座有機農園,也是結合了環境教育、有機農業推廣與培訓、觀光(輕旅行與深度旅遊)、國際研習與交流,並兼具文化與美學等多功能的休閒、體驗、教學示範型農園;我的角色也變多重,既是有機農夫,也是講師、導覽員、顧問。成果應可證實,農業六級產業化發展策略是可行的、成功的。

對於有意投入有機農業的人,我的建議是,一定要取得家人(尤其是另一半)的全力支持。一個人先下來做,另一個人仍保有收入,至少歷經一年(一個春夏秋冬)之後,再依實際情況考慮夫妻兩人一起做。所以,第一年是關鍵考驗,可以確定能否繼續無怨無悔地堅持下去。

本文摘錄自《「立志做小」的農夫CEO》,欲了解更多請參考原書

延伸閱讀
>> 無農藥殘留就是「有機」?一次搞懂台灣有機農產品規範
>> 有機田害蟲多? 研究:南安部落「生態系除蟲」大勝噴農藥
>>「我們想要回到1百年前的農業生產方式」:土耳其出現首個「慢食區」,用友善土地的農法對抗速食文化

如何令孩子自願吃下健康餐盒?這間公司讓學童「菜單自決」,改變上千間學校的餐點選擇

2017.09.28
合作轉載

文:張沛筠

想必每個家長都會有一個煩惱──如何令孩子吃得健康?肥胖問題一直是個頭痛的問題,尤其是在美國,肥胖人口比率冠絕全球發達國家,從 1980 年至今,青少年的肥胖率增加了 3 倍至 17 %。有學校膳食供應商挑戰垃圾食物霸權地位,成功說服學校、 學童、家長轉向健康飲食,助過千間學校的學生擺脫肥胖危機。

學校膳食供應商食物革命公司(Revolution Foods)提供健康及營養食物給學童,兩位創辦人姬絲汀(Kristin Richmond)和姬斯滕(Kirsten Tobey)於大學修讀 MBA 課程的時候認識,不約而同地以「為學生提供健康食物」作研習項目,於是抱着把美國食物體系轉型的信念,由學校着手,決定於 2006 年創立一間改變學童飲食習慣的企業──食物革命。至今食物革命已有超過 1 千名員工,分發中心涵蓋美國 7 個州份,服務多達 20 萬名中小學生。

聽到健康餐盒,不少人會問:營養膳食如何能夠打進學校主流市場?的確,食物革命在膳食供應市場面對不少挑戰,主要有:1. 如何說服學校購買他們的服務;2. 公司怎樣可以從眾多供應商中脫穎而出。對於這兩個憂慮,食物革命以非傳統的營運模式,造就了非一般的成功秘方。

非傳統營運模式造就成功

學校絕對是食物革命能否成功的其中一個關鍵,對於學校行政層面而言,他們或許會對這間供應商感到困惑,食物革命的餐盒以健康作主打,例如糙米、蒸雞肉及新鮮蔬菜,沒有添加劑和含糖飲料,學校擔心學生寧願選擇罷食午餐,都不會吃即使健康但不吸引的營養食品;然而,學生的反應和食物革命的配套漸漸釋除學校的憂慮。

在食物革命到校舉辦的烹飪課中,導師示範以蔬果作調味,大部分小孩都贊成導師建議的搭配,惟獨曾有一個男孩反對:「這樣的搭配不好!」導師回應:「你認為怎樣才更好?」他的回答道出了吸引學童健康飲食的方案,就直接讓學童決定自己的菜單。

食物革命的團隊定期探訪學校飯堂與負責膳食的人員,進行營養及飲食習慣教育,例如清晰指出肉類和蔬果的均衡比例、餐單中各種蔬菜的營養價值等,逐步讓學生接受變化。此外,公司會邀請學生參觀工場廚房,親自體驗製作餐盒的過程,並舉辦親子煮食比賽,廣納學生對膳食的意見,讓他們能夠參與餐單的構思,這樣不但增加學生進食健康餐單的興趣,更能循序漸進地讓學生和家長明白公司的用意,以及健康飲食的重要性。

一般校園供應商因迎合大眾喜好而剔除營養菜單,漠視兒童飲食問題,加上菜單上的食材都含極高油分及糖分,長遠影響小孩健康。從膳食供應、到校教育以至加強家長及學生的參與,都充分顯示食物革命對打入學校膳食市場的決心和熱誠。這些親和的措施終獲得不少學校欣賞,公司首年營運已取得 28 份合約及 100 萬美元收入,成績令人鼓舞。

姬絲汀憶述公司剛營運的情況:「當時我和姬斯滕只能邀請自己的 4 位朋友幫忙,我們一起設計餐單,一起煮食、包裝、運送餐盒,向學校介紹我們的理念,所有東西我們都親力親為。」

食物革命開始時缺乏人手,規模較小,產量少,初創階段,公司只有來自天使投資者及創辦人積蓄的 50 萬美元資金,加上公司目的不符合傳統風險的商業模式,很難吸引投資。一般投資者着重的是市場回報率,食物革命的運作模式對他們而言缺乏吸引力,難與擁有完善規劃的大型供應商匹敵。

American Online 創辦人注資

在生產難及資金少的情況下,食物革命終能脫穎而出在於其核心價值。奧克蘭市政府留意到食物革命可為社區帶來就業機會,向食物革命提供 50 萬美元的低息貸款,公司得以建造更大的工廠,聘請額外 40 名員工擴大規模。透過政府的資助計劃,食物革命維持每個餐盒 3 美元(約台幣 100 元)的價格,讓低收入家庭的學生能夠負擔,令到 8 成的學生都能享受免費或低價膳食。

姬絲汀在專訪中提到創立食物革命的初心:「我們都抱着教育的熱誠,認為『提供健康、美味、能負擔的食物』是孩子們成功的起點。」

食物革命所追求的,不但令小孩的飲食習慣有所改善,更重要的是由校園膳食起步,慢慢影響其他學校、食材供應商及家長,讓大眾關注更多有關健康飲食的資訊,逐步重整國家的飲食體系。

憑着創新及獨特意念,食物革命終於成功吸引更多資金。美國著名互聯網供應商 American Online 創辦人 Steve Case 在 2014 年向食物革命投資逾 3 千萬美元並加入董事會,他說:「食物革命發動了一個健康飲食革命,成功建立一個具標誌性的品牌,是一件值得孩子們、家長、老師和社區慶祝的事。」由 2006 年營運至獲得 Steve Case 投資,食物革命營運 8 年終得償所願,讓公司能夠向前邁進。

影響擴至供應及零售商

食物革命想較普通供應商做得更多,盡力規劃完善的生產鏈,並與具同樣使命的食材供應商合作,為學校提供新鮮有營養食物,例如食物革命會從本地牧場獲得雞肉,牧場亦有依照可持續式的方法飼養牲口,使用無添加抗生素的飼料,「與這類公司合作,能夠讓彼此走得更快,因為我們都有熱誠去擴大我們的影響力。」姬斯滕說。隨着業務慢慢擴展,食物革命不斷聯繫更多公司,把影響擴至整個生產鏈。

每個星期食物革命都會供應超過 1500 萬份營養膳食給學生,服務對象涵蓋美國 30 多個城市、超過 1 千間學校,年收約 1.25 億美元,如今,食物革命更拓展業務至零售行業,遍布全國 400 個零售點,讓大眾都能享受健康餐盒。

2011 年,食物革命榮獲共益企業(B Corp)認證,以第三方機構認可公司的使命。姬絲汀說:「我們認為共益認證能夠充分證明我們是一個具使命感的企業,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力。」食物革命之名當之無愧。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學童餐單自決 掀美國飲食革命

延伸閱讀
>> 他從科技新貴變為飲食革命家,Tesla 創辦人弟弟獲選 2017 年度社企家!
>> 澳洲「食農教育」:城市小學打造蔬果農場,讓孩子種出自己的營養午餐!
>> 推廣「一所學校、一畝校田」:苗栗「神農計畫」串聯各方資源,助食農教育扎根校園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