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海底垃圾竟比預估多10倍:「海洋吸塵器」創辦人延長計畫,預計10年清除太平洋垃圾帶

2016.12.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陳文姿、許惠婷(2016年11月29日)

太平洋中有個廣達百萬平方公里的垃圾帶,遍布塑膠垃圾與海洋廢棄物,重達十萬至百萬噸。怎麼清?當大家都說「不可能」時,柏楊.史萊特(Boyan Slat)決定大膽挑戰。2013年,他提出海洋吸塵器(Ocean Cleanup Array)概念,估計以5年時間清除太平洋垃圾帶。當年,他才19歲。

史萊特離開大學,成立荷蘭海洋潔淨基金會(The Ocean Cleanup)。3年來,在志工與專家的投入與無數次的研究、測試、修正後,海洋吸塵器計畫更見成熟。昨(11月28日)史萊特受經濟部邀請,來台參加國際創新論壇。環境資訊中心專訪史萊特,請他說明這項史上最大海洋垃圾清除計畫的最新進展。

海洋吸塵器(Ocean Cleanup Array)示意圖。

垃圾比預期多10倍! 清理海廢不能等

中途島信天翁以及海龜胃裡塞滿塑膠垃圾的影像,是一張張殘酷且現實的無言控訴。減少海洋垃圾勢在必行,但不同於一般的海岸淨灘,史萊特直闖海洋,以清除太平洋垃圾帶為目標。

「海洋廢棄物量比之前預估高10倍,問題刻不容緩,不馬上清除,這些垃圾將成為不定時炸彈,危害海洋生物,更將危及人類。」史萊特語重心長的說。

史萊特展示,這袋塑膠都來自海龜的胃。

海洋廢棄物的真實狀況一直是個謎。海洋潔淨基金會出動30艘船並加上飛機,進行超大型的海洋垃圾探險計畫,以更清楚掌握現況。

研究資料與試驗計畫,讓史萊特看清任務的艱鉅,他將早期推估的5年延長為10年,且時間可能隨計畫規模與設計再變動。

但即便如此,海洋吸塵器的點子依舊令人驚艷。若以傳統船隻拖網清理海廢的方式估算,得花上79000年,才能將太平洋垃圾帶清理完畢。因此這項計畫很快地被時代雜誌評選為2015年世界最佳發明之一,史萊特本人則得到聯合國最高階環保勳章的殊榮。

清垃圾也要顧生物  海洋吸塵器持續進化中

不過,許多人擔憂,在海洋吸塵器清除塑膠垃圾時,會不會引來另一場浩劫—例如,捲入海洋生物?而這也是史萊特計畫的核心考量。

史萊特解釋,海洋吸塵器不是使用漁網式的網狀格子去攔截廢棄物,而是使用「漂浮柵欄」(floating screen),所以不會產生鳥或海龜被纏住的問題;浮游生物則會隨海流從漂浮柵欄下方通過,不受影響。

海洋吸塵器(Ocean Cleanup Array)2016年設置北海測試點 前方藍色帶狀即為漂浮柵欄。

實際測試後,計畫團隊發現,浮游生物不會附著在被攔截的塑膠上,所以目前已取消早期以離心機分離浮游生物的設計。事實上,為了更快、更有效、更安全,海洋吸塵器的設計仍持續進化。史萊特透露,明年4月將發表重大更新。

而除了太平洋垃圾帶,史萊特也將其他4個規模較小的海廢漩渦列為下一階段目標。他同時提出從河道就開始攔截塑膠垃圾的構想。

如此繁重任務,除了靠海洋潔淨基金會來執行,是否能公開研究資料與技術公開,或是讓更多組織也製造海洋吸塵器,以擴大清理規模?對此,史萊特大方表示「是的,我們已經列入考慮評估中。」

消費者支持  海廢清除更永續

對於從海上回收的這些塑膠垃圾,史萊特也有想法。他這次來台,便隨身帶了一副「全球限量」,以海廢塑膠製造的太陽眼鏡。

回收塑膠再製物品並不稀奇,但海廢塑膠卻因其類別混雜、鹽分高、部分甚至附著藤壺等海洋生物,處理成本比一般塑膠廢棄物高出甚多。以台灣為例,國際油價重挫後,塑膠回收商都興趣缺缺。但史萊特卻表示,有上百家歐、美公司等著收購他回收來的海洋廢棄物,理由何在?

史萊特說,除了企業社會責任、企業形象外,使用回收海廢製品還可以得到特定消費者的青睞,對企業來說,也是一種行銷。而這些收益將回饋到清除海洋垃圾計畫,以延續並擴大計畫。

不過,海洋吸塵器目前仍在試驗階段,還沒有大量的海廢。所以,想買海廢的廠商還要再等等了,「大概要到2018年初吧!」史萊特估計。

改變全世界  失敗又何妨

無疑地,史萊特走在一條很不一樣的道路上。他曾說,因為個性急,等不及畢業就想完成夢想。他不鼓勵每個人都跟他一樣,但他建議,把解決問題當做新創事業,甚至鼓勵選擇高風險、高報酬的事。

「我也可以選擇加入垃圾廢棄物回收宣傳這樣的計畫,但小計畫即便成功,影響也有限。而海洋垃圾清除計畫一旦成功,將是扭轉世界的大發明。」

至於失敗,史萊特堅定的說,「那又如何?至少,我已經讓世界看見清理海洋垃圾的重要性。」

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高中時去希臘潛水,體認到海洋垃圾問題後,毅然而然從大學輟學,投入海洋垃圾清理計畫。現年22歲的史萊特,已是海洋潔淨基金會執行長,忙碌的生活中,是否還有機會享受潛水樂趣?

「確實,大概一整年都沒潛水了,不過,這週在台灣可能有機會。」而在這趟追尋夢想的過程中,除了辛苦之外,還有什麼收穫?史萊特想了一下說:「能有機會和很棒的人一起工作,做有意義的事。每個人都想把時間花在有意義的事情上,不是嗎?」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海廢比預估多十倍,再不清就來不及了——專訪海洋吸塵器發明人

延伸閱讀
>>「史上最大淨化海洋計畫」將於明年啟航,清潔速度快上7千多倍 成本只要3%
>> 鯊魚出沒?這隻「Waste Shark」在鹿特丹港口巡遊,一天蒐集500公斤的海洋垃圾!
>> 全球首發3D列印跑鞋 海洋塑膠垃圾做的

【柏林現場】「總不能只靠媒體來認識他們吧?」四個大學生用烹飪撕掉媒體的標籤,翻轉人們對難民的成見

文:劉致昕/圖:Über den Tellerrand kochen

社會設計的範疇中,重新設計人與地方、人與城市的關係是許多計畫的目標,在柏林,我們遇見了4個大學生挑戰重新設計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他們的目標不是一般的群體,而是柏林市民與等待庇護許可中的政治難民。

他們的媒介,竟是吃和烹飪。

「其實我第一次去難民營,就是被食物給徹底改觀,」接受社企流專訪的是Über den Tellerrand kochen的共同創辦人Gerrit,他一邊回憶一邊說明他們名字的由來,

Über den Tellerrand kochen的定位是「一座讓你思考跳脫框架的廚房」,就是希望透過廚房中的互動、體驗,翻轉人跟人之間的印象、重新定義關係。

(推薦閱讀:美國「矛盾廚房」專賣有政治衝突國家的菜肴:用食物打破文化隔閡與偏見

媒體標籤的背後,難民的帳篷裡竟是⋯⋯

時間回到2013年的柏林,就在市中心的Oranienplatz,一座座帳棚成為當時城市中的衝突之處。「那時候媒體上面都是難民跟抗議民眾的新聞,全部都是負面的字眼,」佔領、衛生問題、衝突等,一般市民都採取敬而遠之的態度。

修讀傳播的Gerrit跟一般人一樣,對那一座座帳棚下的生活感到陌生甚至害怕,但他想著,「總不能只靠著媒體來認識他們吧!」帶著照相機,以「笨拙的觀光客模樣」來形容自己的Gerrit緊張地靠近難民聚集的地方。

「你猜後來怎麼了?」我搖搖頭,「後來我8個小時之後才離開!」Gerrit笑說,原來他才一靠近,就被邀請進了一個大帳篷,裡面是一個20幾個人的大家族,60歲的長者笑著邀請他一起晚餐,從煮菜到吃飯,眾人聊的不可開交,直到天黑了才結束。

「我想,我們應該讓更多人可以這樣子認識他們才對。」於是Gerrit跟3個朋友一起開始了計畫,與難民社群聯絡,每兩週一次透過「烹飪」為元素,不論是路邊的擺攤、室內的烹飪課還是純粹共同晚餐,讓這些城市中的陌生人彼此認識。

「食物的好處是任何人都可以說上些什麼,」先是卸下彼此的心防,讓彼此從家鄉的料理開始瞭解對方的國家、文化,接著,才帶入嚴肅的難民問題,從一道巴勒斯坦料理進行到以巴問題的討論。

慢慢的,人們因為食物而靠攏,每個參與者的入場費也成了這些還在等待庇護許可的難民唯一的收入來源。也因為食物,活動的氣氛不帶嚴肅、也沒有社運團體中常有的沈重使命感,越來越多不知道難民議題、不了解難民本質的人們,因為食物而有了解,更多人進入了互相幫助的圈子中。

吃出一個真誠的社群

「我們發現,這裏最寶貴的是長期的互動,我們不強調幫助,只要大家放下成見,真誠地互相認識,而要做的,不過就是做菜跟吃東西!」Gerrit強調。

久而久之,Über den Tellerrand kochen成為一個品牌,有餐館打開廚房,邀請難民進去當客座廚師,當天的客人們一邊用餐一邊聽難民的故事。也有活動中心提供給難民們烹飪課,企業合作、擺攤等等,一瞬間四個大學生的計畫成了城市中的焦點。

討論難民,除了他們的街頭抗議、與警方的違法衝突,還多了吃他們的家鄉菜、跟他們學煮菜、聽他們說故事等方式。

現在,Über den Tellerrand kochen正式成為社會企業,除了繼續每兩週一次的活動,還在募資平台上出版難民食譜—14個國家、29位難民、36道菜,每一份食譜旁邊,都寫著這道菜對難民的意義,他為什麼、怎麼來到柏林,他眼中的未來等等。

專案推出至今,兩本厚厚的彩色精裝書並不便宜,卻賣出了1萬2千本。

難民、大廚、人,從食物開始貼近真實人生

「更重要的是這些『大廚』,他們全都卸下了媒體貼上的一致標籤,現在每個人有了自己的面貌。」Gerrit說,透過烹飪,他們努力地試出這座城市與難民之間可能有的互動,未來,他們將成立自己的廚房,長期的讓更多種互動、關係在空間之中建構。

「最終的目標是凝聚一個社群,一群在城市中彼此關懷的人。」

現在的Über den Tellerrand kochen已經衍生出足球、舞蹈、語言課等4種模式,像搭起了4座橋,重新探索新來的難民們與在地的互動可能性,也希望用大眾都能參與的媒介,如踢足球、民族舞蹈、說德語等,讓更多人願意理解難民。

修讀傳播的Gerrit如今回頭看,他們從一個社會問題開始,透過烹飪的媒介,創建出了不同的對話方式,讓參加的眾人一起重新設計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內涵,並且把互動過程記錄下來(成為食譜),把互動過程標準化(開烹飪課),把經驗分享給更多人,重新定義難民在城市中被瞭解的方式與角色,也一步步的重新設計難民跟這座城市的關係。漣漪在一張張嘴之間散開,希望能化解造成衝突的社會問題。

「我剛剛有沒有說煮菜是很神奇的事?」Gerrit回憶這一年多他們學到的事, 「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彼此認知的可能性,更是千變萬化、變化多端,」如果美味只需張開嘴就能品嚐,Über den Tellerrand kochen的實驗也證明了,人與人之間的成見,張開嘴之後,要化解其實沒那麼難。

核稿編輯:金靖恩

同場加映:
>>【柏林現場】專訪世界最大前衛設計展DMY創辦人:我的下一步,社會設計
>>【柏林現場】義大利設計教父Enzo Mari,讓難民用自己的雙手 重新詮釋大師設計
>>【柏林現場】這個團隊把貧民區中的老公寓,打造成創意人最愛的文創基地——專訪德國Agora創辦人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