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不是慈善事業—而是帶著使命和專業,拚命解決社會問題

2015.05.13
瀏覽次數:

文:鄭景尤/圖:社企流

社企創業的馬拉松是孤獨卻充滿社會使命的過程。活水社企開發共同創辦人陳一強於社企流三週年論壇與四位平均創業五年以上的社會企業家,暢談創業的酸甜苦辣。主持人陳一強與四位社企創業家有志一同地認為,社會企業不是慈善事業,而是帶著一股解決社會問題的使命,持續披荊斬棘地前進。


不賣故事和同情 社企用專業創造商業模式

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主任張英樹表示,社企創業家需看到自己與社會問題間的連結是什麼,才能穩定地堅持信念,而本身同為身障者的張英樹想做的事,即是持續開發身障者的就業機會,將身障者當作家人,帶給他們對生命的自信,讓身障者可以跟一般人一樣地生活;他強調,勝利賣的不是故事、不是同情,該公司接觸市場的手段是專業,透過滿足客戶的需求進而得到市場的認同。

多扶接送創辦人許佐夫亦認同上述說法,他認為多扶與其他服務業無異,僅僅是發現一項社會需求後,建立一套商業模式,讓乘客付費因而得到有尊嚴的服務。他認為,多扶沒有退場機制,因為多扶明白,台灣有七千至八千個家庭需要多扶的協助,若因為太累而放棄,這些家庭將無從持續得到服務:許佐夫帶著這樣的社會使命感,未來的目的即是要把多扶的商業模式做起來,讓年輕人看到多扶獲利,也願意投入身障服務的行列。

堅持的力量長跑社企馬拉松

小鎮文創負責人何培鈞在剛退伍時,即憑著一股想要改造南投竹山鎮百年古厝的熱情,從跑業務、打掃房間等最瑣碎的事開啟他創業的開端。他認為,「當你找到你人生最想做的事,你一定可以努力去適應你不喜歡的事。」而這樣的堅持,讓他在十年的創業路中一步一步打造出台灣最美民宿「天空的院子」。

生態綠創辦人余宛如相信,社會企業的創業過程將奠定信仰,而信仰將帶來力量。生態綠是華文地區第一個取得公平貿易認證的台灣公司,致力推動倫理消費。余宛如指出,當農民對她說「公平貿易將陽光帶進我的生活。」及聽到來生態綠喝咖啡的顧客帶給她的正面回饋等種種經歷,皆成為她創業過程中的暖流與堅持信念的原因;過去八年余宛如天天在消費者心中種下改變的種子,而去年生態綠也開始損益平衡,未來她的目標不只是將生態綠做好,而是做到很好,讓消費者相信自己也有改變的力量。

民調顯示:台灣民眾對社企概念仍不熟悉

根據聯合報願景工程社會企業普查結果,台灣有八成以上的民眾沒聽過「社會企業」一詞,且其中真正理解社會企業含義的只有4%,因此,在台灣推廣社會企業路仍十分漫長。儘管如此,有超過七成的台灣民眾認同兼顧獲利與追求公益的經營模式,未來也願意多付5%-10%的價錢支持社會企業的商品及服務,而台灣正有愈來愈多的社會企業家正持續堅持做對的事,努力透過各種社會企業的產品與服務替社會點一盞明燈。

同場加映:
>>2個大男生和一位身障發明家 創造出74座森林和200多項發明
>>來自果醬與App的創業智慧:使命一句話就夠,商業模式一周就知生死
>>李開復:社會企業不能「社會很多,企業不足」﹔讓網路、志工與名人代言,成為社企的三大奧援
>>英國與台灣經驗:三個方法,社企家找到堅持的力量
 

來自果醬與App的創業智慧:使命一句話就夠,商業模式一周就知生死

2015.05.12

社企流在三周年論壇首度推出「國際選手村」工作坊,來賓有英國Rubies in the Rubble創辦人Jenny Dawson、南韓Tree Planet創辦人Kim Hyung Soo及Jeong Mincheol。前者讓賣相不佳的蔬果重生成果醬,後者用手機App推廣種樹,他們與現場不只來自台灣,還有香港、馬來西亞、中國大陸甚至墨西哥等地的觀眾深度對談,分享社會創業心法。


文:蔡業中/圖:社企流

社企因使命而存在,因務實而存活

代表東、西方社企智慧的這3位創革家,在活動開始前即依據各自的創業心得準備了風格迥異的多項提問,當天更積極地引領、激發現場觀眾的相互討論。

例如Kim與Jeong邀請有志於社企的夥伴,一起思索使命宣言(mission statement)來梳理自己的社企願景,他們舉Tree Planet的使命為例:「找到方法讓世界各地的人懂得種樹,別人砍樹我們就種樹,思考出創新價值。」

具備私募基金工作背景的Jenny,則提醒大家世界上沒有不務實的社會企業家,務必要「貼近現實」,好比她請現場已在構思商業模式的夥伴,想像一周該賣出多少產品才足以打消成本。她以專業的口吻表示:「對於許多消費者而言,永續性仍是次要考量,因此社企產品必須與主流產品進行比價。」

賣支牙刷也需要真功夫

舉手調查後,現場兩、三百位觀眾中,至少有數十位有意願甚至已著手創辦社會企業。像是希望發揚在地音樂文化表演,以建設偏鄉經濟的大學教師、發想出口墨西哥農產品到美國聖地牙哥的墨西哥夥伴等,還有夥伴現場展示以竹子當柄、豬鬃毛當刷毛的環保牙刷。

3位講者讚許現場奔放的社企創意,但也不忘提醒務實的重要性。以環保牙刷為例,如果竹牙刷賣100元新台幣,須先釐清客源在哪裡,會有回頭客嗎?比如鎖定學生客群的話,如何讓產品貼近學生?每周該賣出多少支竹牙刷才能攤平原料、生產、倉儲、物流、經銷成本?雖然議題看似千頭萬緒,Jenny仍強調:「商業計畫書應該愈簡單愈好,兩、三頁就該呈現出重點。」

結對盟好比結對婚

規模小巧的社企須懂得活用外部資源。Tree Planet所在的南韓遊戲產業發展蓬勃,一款遊戲可能才上市2個月就得面臨新遊戲的競爭,因此技術開發人員很重要。Tree Planet的創辦人本身沒有開發App遊戲的技術,因此他們到大學校園找合適的人才,甚至與迪士尼合作。由於推廣種樹才是他們的核心價值,外包周邊事務是更具效益的選擇。

結盟對象的重要性也獲得Jenny 的共鳴。因為果醬的保鮮期很長,可在通路賣場的架上擺很久,加上消費者習慣將果醬放到冰箱,存放更久,結果拉長回購週期,賣得很慢。但一旦讓餐廳採用Rubies in the Rubble的果醬,每天用,消耗快,不僅提升結盟夥伴的企業社會責任形象,善用社群媒體的話,更有加乘效果。

辦社企有面子

社企議題永遠有超越商業操作的細膩面值得探討,例如Tree Planet的兩位男性創辦人,在韓國有無碰到「搞社企是件不夠成功的事」的異樣眼光,引起現場觀眾的好奇。

有趣的是,Tree Planet正是打破社企刻板印象的個案。社企可以分為「social venture」,常見的使命是協助弱勢就業,以及Tree Planet所屬的「social innovation venture」。Tree Planet的獲利以百萬美金為單位,即便在首爾精華的江南區也享有名氣,因此雖然10年前的韓國年輕人較嚮往大企業,但如今也想追求工作的意義。

世界上沒有保證成功的社企模式,但來自英國與南韓的實業家都同意,有個持續調校理念、使方向得以一致的團隊,並讓夥伴發揮彼此間的互補功能,才能正視社企在市場存活須處理的關卡,以達成使命。

同場加映:
>>2個大男生和一位身障發明家 創造出74座森林和200多項發明
>>李開復:社會企業不能「社會很多,企業不足」﹔讓網路、志工與名人代言,成為社企的三大奧援
>>英國與台灣經驗:三個方法,社企家找到堅持的力量
>>社會企業不是慈善事業—而是帶著使命和專業,拚命解決社會問題

 



 

主題
看更多主題